第六百零六章:你想怎么死,本宗让你自己挑!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俊美无比,脸上带着圣洁光辉的四翼天使虚影将两名侍从牢牢的护在其中,熊宝一步跨上来,拳如蟒蛇吐信,毫不犹豫的狠狠的砸在了那四翼天使虚影的脸上。

    “咦?”

    望着在自己拳下毫发无损的四翼天使,熊宝轻咦了一声,要知道他刚才的一拳,看似普通,但是其中饱含的力量何止万钧,如此一拳下去,就是一座小岛都能被熊宝一拳轰沉,可现在打在这四翼天使之上,却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这边熊宝对四翼天使的防御力正感到有些惊讶时,两名侍从也没有闲着,口中的圣歌一刻不曾停歇,无数增益性的光辉疯狂的落在四翼天使之上,让其的防御力变得愈发恐怖起来。

    双臂垂下,面对两名西贝鲁侍从的防御,熊宝并没有选择强攻,而是双掌一合,缓缓抽出了一柄黑白两色,宽如门板的巨剑。

    注意到熊宝取出了自己的本命飞剑,李逍遥的眉头猛地一跳,神念传音给敖广,示意他注意。

    “霸剑道·阴阳断!”

    举起黑白巨剑,熊宝的一举一动都陷入了一股极静和极动的交织感中,那种感觉就像是当年白眉的斩天拔剑术一样,但却有包含了某种不一样的蕴味。

    缓慢的横斩一剑,熊宝的黑白巨剑剑锋之下,一道分割了阴阳的丝线缓缓定格住了熊宝面前的时空。

    上为阳,下为阴!

    一击阴阳断让熊宝硬生生的将面前的世界,分成了黑白两种颜色。

    像是剥离色彩的分割线,即使是两名西贝鲁侍从唤出的四翼天使,在这道分割线下,也仍然没有起到一丝的作用。

    身体被划分为了两个区域,上半身处于阳的世界,还保持着旺盛的活力,而下半生置于阴的世界,则已经灰白消离,陷入寂灭。

    无力的哀嚎着,被熊宝阴阳断击中的两名侍从,很快化作了一摊飞灰消散!

    可怕!

    这是在场的所有人,见识到熊宝阴阳断一击后的感受,其中也包括刘彻和圣格尼两名准造物主!

    能够将阴阳大道,如臂驱使的形成这般恐怖的分割之力,直接抹杀生灵。

    莫说是至尊天的修士,就是准造物主挨上这一击,也得重伤,这头黑白熊兽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目光灼灼的看着正在大喘息的熊宝,圣格尼心中杀念一起,掌心一道白金色的羽箭随即,呼啸着朝熊宝射去!

    叮!

    一拳粉碎了意欲偷袭熊宝的白金羽箭,刘彻一甩袖袍,满脸笑意的看着圣格尼:“好歹也是金丹大成境的修士,竟然下黑手偷袭一个后辈。

    你这种人是如何修至如今境界的?”

    听着刘彻毫不客气的嘲讽,圣格尼面色不动,身为准造物主,他显然不会因为刘彻的一两句话,就乱了心神。

    “贵界真是人才辈出啊,敢问这位……怎么称呼?”

    稍稍沉默,圣格尼随即开口,只是望着熊宝,他也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好了。

    “他……”

    被圣格尼这么一问,刘彻也是一时语塞。从李逍遥刚才的话语里,这头黑白熊显然是白眉的徒儿,之前刘彻调查的时候,也见过这头黑白熊。

    原以为他是白眉豢养的灵宠,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就在刘彻思考该怎么回答圣格尼的时候,这名面色始终一副和善微笑的老人,却突然将身上如同光线组成的白袍往熊宝的方向一扔。

    化作无数纯白光芒的长袍中,回响着至高圣洁的祈祷声,无数手捧圣典,面露虔诚的男男女女跪伏在这纯白的光芒里,咏唱着信仰的歌声,飞向熊宝。

    “此子与我西贝鲁教有缘,就让我来引领他倾听圣主的光辉吧。”

    望着已经被纯白光芒笼罩住的熊宝,圣格尼的脸上浮现了浓浓的满意之色,他的袍子里含有纯度极高的信仰之力,方才他将白袍里的信仰之力,对熊宝施展了一道至高禁咒——虔诚之主的垂怜。

    这道禁咒以如此庞大的信仰之力施展,莫说是至尊天的修士,就是准造物主陷入这道禁咒之中,都会被其中虔诚之主的神力,扰乱精神。

    眼看着自己就要多一位实力、潜力都是极强的侍从,圣格尼脸上崎岖的皱纹,仿佛都崩开了几道!

    “你……这是在找死啊……”

    面露一丝讶然,察觉到圣格尼施展的这道法术里,浓浓的众生愿力,刘彻万分之一秒便洞悉了这道法术的作用。

    “怎么,此子是阁下的人?”

    注意到刘彻震惊蓦然的表情,圣格尼微微蹙眉,因为他在刘彻的神色里,并没有看到痛惜的情绪,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幸灾乐祸。

    “你敢度化他的徒弟,你的胆子是真的大!”

    摇头看着圣格尼,刘彻拢起双手,竟然是不准备阻止圣格尼。

    作为白眉曾经的对手,刘彻对于白眉的行事作风那是十分的了解,像白眉这种行事霸道,却又心性多疑谨慎的人。

    这个黑白熊身为他的徒弟,白眉怎么可能不在他身上留下什么后手。

    果然,这边刘彻的念头刚想到这,另一边包裹着熊宝的纯白光球,骤然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

    “什么?”

    感受到虔诚禁咒正在被一股极为凶残的力量疯狂撕碎,圣格尼的脸色倏然一变,从这个力量中,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和凶厉。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度化本宗的徒儿?!”

    嗤啦!

    纯白光球的表面被一双白皙如玉的手,轻易撕开。

    唔!

    虔诚禁咒被这双手轻松撕开,一双雪白剑眉骤然映入了圣格尼的眼眸里,无法抑制的极凶之力涌现,圣格尼甚至连不及抵挡,便张口呕出了一道血箭,将自己洁白的胡子,都染红了大半。

    一手提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熊宝,从纯白光球里走出的白眉,轻轻一扔,将熊宝送回了蜀山里。

    安置好熊宝,白眉身形一闪来到了李逍遥的身旁,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脑门:“下次再欺负你宝师弟,为师就没收你的酒葫芦,罚你一年不许喝酒。”

    被白眉在脑门上敲出了一个大红包,李逍遥只得悻悻的缩了缩脖子,嘿笑点头说知道了。

    稍稍教训了一下李逍遥,白眉双手背负缓缓侧身看向了圣格尼,锐利的眼眸寒光凛然:“老杂毛,你想怎么死,本宗让你自己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