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白眉的异常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大魏朝弘厚历206年年末,统治了中原九州九千六百年的大魏朝,宣布覆灭!

    大汉世宗皇帝刘彻,以占据中原七州之地为本,成为了新一代的人族之主!

    大汉世宗历30年

    在登基后的第三十年,刘彻终于完成了谋划数千年的夙愿,覆灭曹家,推翻大魏,让大汉刘家再一次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人!

    彻底占据了中原之后,刘彻立即开始整顿国纪法理,好在这次曹天意是自行离去,没有大范围的刀兵交战,平民百姓们对于头顶上了换了一个新的人族之主,倒也不是特别排斥!

    同年四月,大汉铁军涌入玄州,协助玄州修士抵御魔潮的进攻!

    得到了大汉铁军的协助后,玄州边境一直被魔潮压着打的窘况很快得到缓解,三日便将已经快要登上玄州长城的魔潮打退回去,并且还俘虏了三百名魔道修士。

    但是好景不长,在这股子扬眉吐气的愉悦刚刚在肚子里还没转悠几圈的时候,魔潮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种新型的魔道傀儡。

    这种魔道傀儡,平常看似是人形,但一旦开始战斗,背后便会生出八只细长的刃脚,移动速度极快,行走山岭也如履平地一般,并且这种傀儡浑身钢筋铁骨,还绘满了各式的魔道符文。

    魔道修士称这种傀儡名为:蛛王将!

    交战起来,这种蛛王将甚至比一般的筑基修士还要强大,除了一些擅长近战搏杀的修士以外,其余的修士,几乎都无法处理这种,速度极快而且自身防御力还非常高的魔道傀儡。

    蛛王将一加入战场,玄州修士这边便遭到重创,短短半日,足有两百名修士阵亡在这些蛛王将的刃脚之下,无奈玄州修士只得后撤回防,放弃和这蛛王将继续交战。

    夜幕落下

    玄州大营内,玄州十大宗门的宗门以及大汉铁军的总帅齐聚营内,商议着该如何应对这些蛛王将!

    “诸位有什么好的建议,对付那些八只脚的怪物吗?”

    位居主位,身为刘彻派来的大汉铁军总帅,俞沛松的地位在刘彻成为人族之主后也水涨船高。

    “那些蛛王将,不仅速度快,而且躯体还是由精铁打造,又绘满了魔道符文。除非能够把它们的速度慢下来,否则普通的修士,三个人围杀一头,还有些吃力。”面露凝重,天灵九华宗的宗主说道。

    “这可不太好办,那些蛛王将身上绘制的魔道符文,都是失传已久的秘纹。可是有效的抵御道法的力量,依我看最好还是能找一批擅长近战的修士,让他们来对付这些蛛王将,才是最妥当的。”另一位十大宗门的宗门主说道。

    “这件事不比上一件简单多少,善于近战搏杀的修士本来就少,现在祖州全境的修士连同大魏朝廷一起消失,哪还有善于近战搏杀的修士。

    依我看,实在不行,就集结其他几州的宗门世家,直接以金丹大能碾压过去,我就不信一个区区的魔潮,真能敌得过我中原之力!”

    撇了撇嘴,一嘴火红色大胡子的融火北刹门门主道。

    “诶,说起近战搏杀。当今中原有一个宗门敢称第二,还没有人敢称第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天灵九华宗的宗主道。

    “你是说……幽州的蜀山剑宗?!”天灵九华宗主的话像是扔进平静湖面的一粒石子,一瞬间便在大营里,溅起了一阵涟漪。

    “可是蜀山剑宗远在幽州,而幽州也处在魔潮的辐射之下,他们不见得愿意抽调弟子,来我玄州助阵吧。”语气透着不自信,毕竟当年玄州可是组建过反蜀山联盟的,虽然十大宗门并没有参与,但是说到底,玄州都曾经得罪过蜀山。

    “事到如今,也只能试一试再说了。”

    沉吟了片刻,俞沛松随即和十大宗门的宗主联名给蜀山写了一封书信,希望蜀山能看在人族同胞之谊上,前来助阵玄州。

    信很快被送到了蜀山,随后被送到了总掌外事事务的长老手里,接着被递给了赵山海!

    仔细看过了玄州的来信,赵山海随即叫来了夏忠一同商议这件事:“老夏,这件事你怎么看?”

    手里把玩着一枚虎头紫金壶,夏忠缓缓摇了摇头:“不帮。”

    “这么果断?愿意呢。”没想到夏忠居然对这件事的看法如此直接,赵山海不禁有些好奇。

    “当年反蜀山联盟这件事,玄州十大宗门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显然也有默许的成分。现在不帮他们,是让他们好好反省自己做过的事。

    否则这次轻易帮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心存感激。”虽然修为资质较差,但夏忠看人看事的态度,反倒比常人通透许多,而这也是赵山海遇事,喜欢找夏忠商量的原因。

    “有道理,那就让他们再熬一段时间吧。”笑着点了点头,赵山海屈指轻弹,手里的书信随即化成了飞灰消散。

    “对了山海,前几日你不在,宗主带着那条大狗去了西陵禁地,临走时让我转告你,可以开始准备宗内的弟子比武,角逐进入演剑湖的名额了。”嘬了嘬手里的虎头紫金壶,夏忠开口道。

    “知道了,宗主带着那条大狗去西陵禁地了?”点头应了一句,赵山海道。

    “嗯,四天前走的。你不是去灵显宗访友去了吗。”斜靠在一张藤椅上,夏忠转着手里的紫金壶,眼神微微有些晃动:“山海,你有没有感觉,宗主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正反身取着一册典籍的赵山海,听到夏忠突然这么说,不由地疑惑道:“不对劲?哪不对劲?”

    “说不上来,就是隐隐感觉宗主可能在筹划一件大事,你没有发现,宗主最近老是一个人待在宗主大殿中,而且极少露面。

    有几次我去宗主峰找他,整个宗主峰都被隔绝了。”语气透着深沉,白眉的异常,让夏忠很心慌。

    从他拜入白眉门下,跟着白眉也有一百多年了,说实话他是头一次见到,白眉这种异常的举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