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一人之下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白眉的话语余音回荡在在这座空荡荡的宗主大殿之中,然后徐徐流进了姜明和李逍遥的耳朵里。

    “徒儿……徒儿,让师父失望了。”看出了白眉眼眸深处的一缕失望,李逍遥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犹豫踌蹴,让白眉彻底明白,他并不是一个合适的继任者。

    “罢了,你性子洒脱不羁,又情丝多缠。这次试你,为师本就没报多大的希望。”

    李逍遥自小跟着白眉,与白眉的感情最是深厚,其实白眉从一开始就知道李逍遥不会是一个完美的继任者。

    因为重于情义的李逍遥,缺乏一个掌权者最起码的冷静和淡漠。

    但是最后白眉还是给了李逍遥一个机会,不过终究还是事与愿违……

    “还有不到半年时间,为师就要约战曹天意。明日我会把立明儿为少宗主的意思,告诉夏忠、山海以及十大长老。但是暂时不对宗内宣布。

    这件事定下来后,为师便会闭关,以备接下来的约战。明儿,你每日除去修行后,便跟着夏忠和山海,熟悉管理宗内事务。

    逍遥,你身为大师兄,本宗要给你一个特别的任务。”与姜明嘱咐了一遍,白眉随即又撇过头看向了李逍遥。

    略一诧异,李逍遥好奇道:“什么任务?”

    “你既然无法接任我宗主之位,那我蜀山的传道人,便由你来吧。”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逍遥,白眉徐徐说道。

    “传道人……徒儿,怕是难以当此大任吧……”

    听到白眉居然要将他立为传道人,李逍遥神色一凝,陡感压力山大。

    一般顶级的宗门,都会在宗内选拔两名最为优秀的弟子,担任两个特殊的职务:传道人和护道人。

    担任这两个职务的弟子都是隐秘接受这份担子,全宗上下除了宗主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而二者的责任也十分重要,传道人和护道人都是在宗门遭到覆灭危难时,才可以被启用。

    护道人是整个宗门除了宗主之外,甚至是比宗主本身还要强大的存在,是作为整个宗门最后的底牌。

    传道人则是为了保存宗门薪火而设立的职责,实力同样非常强大,虽稍逊于护道人,但是传道人却保管着整个宗门的所有功法典籍,以此来让宗门在合适的时机,东山再起。

    由于蜀山是白眉创立,而白眉本身又是地央界最为强大的修士,所以蜀山护道人和传道人的位置,一直都是悬空的。

    现在白眉突然要将自己立为传道人,李逍遥的第一反应就是难当重任,毕竟即使是传道人也需要极为强大的实力,但是就李逍遥目前来说,还差得非常非常多。

    “没有谁是天生为某个位置而生的,你觉得困难之时,那便是你奋勇向前之际。此事,为师已经决定,你就不必多言了。”

    阻断了李逍遥的后话,白眉挥手让姜明和李逍遥退下。

    ……

    夜幕落下

    白眉一个人伫立蜀山金顶的广场前,银灰色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拖得很长,像是一条漆黑的斗篷。

    身旁的空间突然泛起了一阵涟漪,提着两瓶美酒的曹北风从中迈出。

    毫不客气的走到白眉的身旁坐下,曹北风用嘴咬开了酒瓶上的封口,递给了白眉:“别杵着了,这可是我从宫里偷拿的好酒。”

    低头看了一眼曹北风,白眉莞尔一笑,接过了酒瓶,俯身坐到了曹北风身旁。

    抿了一口美酒,白眉遥望着天上的明月:“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来找我喝酒啊。”

    “大魏和大汉现在闹得愈发凶了,也就你这蜀山幽州还清净些。我在宫里实在是待烦了,这不就跑出来了。”砸吧着嘴,曹北风随口答道。

    一言而过,白眉与曹北风之间陷入了沉默,两人对饮,却都不再开口,也不知是不知道说什么,还是知道说什么,但不知怎么开口。

    “你这次约战我皇兄,有把握吗?”

    沉默了小半天,曹北风还是问出了心里这个最大的难题。

    “稳胜一名元婴至尊,这种话恐怕连东海里的那位都没有这个底气吧。”笑看了一样曹北风,白眉道。

    “那你还……”生性不喜被束缚的曹北风,一直以来都看不透白眉和他皇兄曹天意,这样手握重权人的行事准则。

    “北风,有些事你不懂,是因为你站的位置不同。我约战你皇兄,并不是因为我们有私仇,也不是因为我看你皇兄不爽。

    其原因只不过是我们二人都不甘庸庸碌碌,都不甘坐那一人之下。”仰脖饮下了一口烈酒,白眉伸手指向了天空中那颗明亮的皎洁。

    “举目而望,月辉皎洁,群星为之陪衬。月亮和星星的本质一样,只不过月亮更为耀眼罢了。

    而我和皇兄却都想做那颗做闪耀的星星,但最字一说,本就没有并驾齐驱。所以我与你皇兄一战,是无可避免的。”

    目光复杂的看着身旁一脸平静的白眉,曹北风语气深沉:“可是这一战如果你败了,你想过后果吗?”

    “败?”笑着摇了摇头,白眉屈指在虚空缓缓划出一条条笔画:“未战而思败,挫之半矣!我白眉自踏入修行以来,剑挑九州,远征外界。

    生死危机遇过,困境绝境待过。但至今……未尝一败!”

    “白眉,我皇兄的底蕴你没有见识过,不说他本身就是元婴境的至尊,就是我曹家的周天神器万世丰碑,你拿什么抵挡。

    而且……而且……”说到一半,曹北风突然话语一顿,面露犹豫,似乎不知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而且你皇兄还有地央界的镇界柱,关键时刻,他甚至可以调动整个地央界的力量来镇压我,对吧。”轻笑的看着一脸错愕的曹北风,白眉笑道:“北风,你说的这些我会没有考虑过吗。

    我既然敢约战你皇兄,自然已经知晓他的实力。但是你皇兄是否清楚我的实力,你想过没有?”

    看着一脸神秘微笑的白眉,曹北风的心突然咯噔一下,就在这一刻,曹北风一下想起来,自己和白眉认识这么久,他的实力如何,似乎连他都不清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