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前朝余孽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浓密的黑色重云笼罩在蜀山之上,一阵阵蕴含着巨大腥味的狂风开始呼啸着狷急出现。

    察觉到外面的异状,正在蜀山宗主大殿内参加典礼的人,不禁都将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殿外,看到那乌黑的云彩和猩风之后,所有人都暗道,这是来者不善啊。

    敢在蜀山之主白眉的收徒大典上来捣乱,来的这伙人显然不是寻常之人。

    “请问蜀山之主白眉可在,我家门主有请!”

    一声朗喝,浓密的乌云里一名脚踩五彩琉璃琵琶的锦袍男子缓缓显出身形,遥遥俯瞰着整座蜀山。

    “何方宵小敢来我蜀山闹事,找死不成!”

    这边锦袍男子话音未落,数道剑光齐齐冲天而起,明晃晃的剑光相互勾连,隐隐凝成了一方七星大阵。

    七星子!

    原是玄州七星剑宗的七名太上长老,六年前加入蜀山。

    这七人乃是一母同生的同胞兄弟,天生心意相通,擅长合击剑阵。

    虽然七人最高修为不过神通境,但若是七人合力结着阵法,就是寻常的元胎大能也能斗上一斗。

    望着眼前这七名仙风道骨,长袍翩然的老者,锦袍男子呵呵一笑:“怎么,堂堂蜀山就只能派出这几只老狗,看来这蜀山并非我想的那般强大啊。”

    被锦袍男子当面辱骂为老狗,七星子却毫不冲动,到了他们这个岁数,什么场面没见过,若是对方随便骂两句,他们就什么都不管的冲上去,那才是真正的愚蠢。

    不急不慢的缓缓展开自己兄弟七人演练了一千多年的北斗七星剑阵,浓密刺目的剑光愈发高涨!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当七星子的北斗七星剑阵完全展开之后,一股庞大的杀灭气息开始重重的压向锦袍男子!

    看到自己身边逐渐凝聚起来的黑杀雾气,锦袍男子轻哼一声,脚尖轻轻勾动了五彩琉璃琵琶的琴弦。

    当啷

    悠扬的琵琶声中,一股隐晦却犀利的神魂之力徐徐荡漾开来,身为生魂门人,锦袍男子最擅长的自然是针对神魂的攻击。

    尤其是在地央界这个魂道遭受过莫名打击和抹除的世界,魂道手段几乎是所有修士都无法防御的强大力量。

    魂道手段,无色无相

    宛如一阵轻微的风徐徐拂过

    嘴角扬起一丝邪笑,这道荡魂引乃是他徐千秋的得意之作,哪怕是种道大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其击中,也会神魂动荡。

    更别说这几个半截身子都埋入黄土的老头子了

    呼

    清风拂过,七星子望着开始不断狂笑的徐千秋,面面相觑一眼,不明白好好的对手,怎么突然间就疯了。

    “老七,试试他。”

    北斗七星剑阵下,七星子七人的心意完全相同,看着莫名狂笑的徐千秋,天枢子轻声和摇光子说道。

    点了点头,摇光子扬手就是一道剑光轰出。

    压根没想到七星子会安然无恙的徐千秋,毫无防备的直接被这道剑光打中,也幸亏这只是七星子的试探,但就是如此徐千秋也被打的狂喷鲜血,连退数步。

    “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让阁下这么高兴,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开心开心如何?”

    惊骇的看着一点事都没有的七星子,徐千秋一把抹掉嘴角的血迹,骇然到:“你们没事?”

    “大哥,这小子是不是在晃我们?”

    听到徐千秋前言不搭后语的表现,脾气最为暴躁的天权子眯了眯眼道。

    “不管了,此人公然挑衅我蜀山。我等把他拿下,也好与宗主交代!”

    下定了决心,七星子随即催动起北斗七星剑阵,庞大恐怖的剑光轰然间将徐千秋淹没,完全没想到会这么情况的徐千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七星子活捉。

    宗主大殿内,白眉身形未动,但外面的那场战斗他却看的清清楚楚。

    早在当年知道生魂门乃是上古魂道余孽之后,白眉就一直着手在蜀山的功法之中,添加锻铸神魂强度,守心定魂的部分。

    为的就是防止有一天生魂门携魂道手段重返于世。

    如今看来,当年自己的未雨绸缪之举,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正当七星子活捉了徐千秋准备押往宗主大殿交于白眉的时候,那片浓重的乌云之中,一只幽青色的大手突然从云中探出,朝着七星子抓去。

    大手覆盖之下,七星子皆是面露惊惧,体内的神魂正在一股莫名力量的作用下,疯狂颤抖,让他们一身修为都无法动用半分。

    看到那只幽青大手出现,白眉哼笑一声,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化作一道炽白的剑光轰然离开了宗主大殿!

    噗嗤!

    一剑刺穿了那幽青大手,救下了神魂都快被震碎的七星子,白眉扬手一挥帮助七星子安抚了神魂,然后将他们送回了蜀山。

    负手面对着身前滚滚涌动的乌云,白眉一身威重森严的宗主冕服被那猩风吹动的猎猎作响。

    “生魂门主大驾光临,本宗有失远迎。但是既然来了,为何还要藏头露尾的,做那负壳之物呢?”

    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蜀山,听到白眉的言语,蜀山上前来观礼的人皆是发出了一阵大笑。

    白眉的话显然是在讽刺生魂门主畏惧他蜀山之威,宁可做缩头乌龟,也不愿露出真容。

    “白宗主,多年不见,还是这般强硬啊。”

    漫天的乌云缓缓散去,白眉的面前一名身着九龙黄袍,面貌如玉的年轻男子露出真容。

    看到露出了真面目的生魂门主,白眉略感惊讶,尤其是此人身上穿着的这套九龙黄袍。这套黄袍好像是前朝的款式

    注意到白眉的眼神,生魂门主呵呵一笑,缓缓展开双臂:“白宗主不必猜了,本座确实是前朝遗子,我的父亲就是大汉朝的最后一位帝王,汉忠帝刘玄武!”

    生魂门主此言一出,蜀山上下顿时传出了一阵哗然声。

    没想到一直与朝廷作对的生魂门,居然是前朝的皇族余孽所创,而且这个生魂门主这次来蜀山找白眉,似乎还另有目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