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屠一界,理所应当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并肩而行走在这大祭酒府中,不同于上一次来的小心谨慎,这一次已经和鼎王鸣鹿达成了合作的白眉曹北风,走在这富丽堂皇,颇有几分山水意境的府苑中,心情自然也是截然不同。

    “没想到大祭酒也是个素爱风雅之人,这塘里的鱼儿,品种不凡啊。”走在临近一方水塘的廊檐上,曹北风垂眸看着这清澈见底的水塘中,游曳的两三尾红白相间的锦鲤,细看之下这三寸有余的锦鲤儿身上,每一片鱼鳞上竟都有一副玄妙深奥的道纹。

    提起这道纹锦鲤儿,鼎王鸣鹿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自豪的感觉:“算你识货。这三尾寻道花鲤整个鼎王部族也只有我这里有。

    这花鲤天生便有筑基巅峰的修为,自身却无灵智丝毫不会动用自己庞大的力量。但每逢月圆之夜,这花鲤就会向月而舞,诞下一枚寻道珠。

    这珠子虽然对我等金丹大能无用,但却能夯实筑基基础,让筑基修士突破风火大劫的几率凭添一成。”

    听到鼎王鸣鹿的介绍,曹北风不禁咂舌:“这鱼儿还有这等神效,果真不是凡品。”

    “嗬,寻常罢了。”说着鼎王鸣鹿眼角升起一丝傲然,在鼎王部族他这个大祭酒虽然名存实亡,但说到底也还是一族之权重。

    鼎王弥龙虽然已经将他的权力架空,但是大祭酒一脉自古便存,怎么也有一些底蕴所在,并不是一两个人想掏空就能掏空的。

    跟着鼎王鸣鹿在大祭酒府上一路穿行,最后来到了鼎王鸣鹿的书房中。

    示意白眉和曹北风落座,鼎王鸣鹿侧身坐在了主座上道:“后天便是鼎王弥龙所说前往镇墟山内部的日子。

    这几天我也查到了一些信息。

    这一次前往镇墟山内部出了我鼎王部族外,还有四个部族一同前行。只不过和我鼎王部族不同的是,这四个部族都只有一个名额。”

    “还有四个部族?是哪个四个部族,又是什么人知道吗?”曹北风追问道。

    点了点头,鼎王鸣鹿道:“这四个部族分别是九牛部族、信风部族、亡童部族、邪伽部族。九牛部族和亡童部族来的都是他们的族首,九牛如命和亡童涧。

    信风部族和邪伽部族来的则是他们的大祭酒,信风听雨和邪伽宏图!”

    “邪伽部族?”一听到鼎王鸣鹿说的四个部族里居然有邪伽部族的存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白眉,眼中突然闪烁了一阵摄人的寒光。

    察觉到白眉的异常,曹北风疑惑扭头询问道:“怎么了?”

    收敛起眼中的寒光,白眉摆了摆手:“没事。”

    “也就说加上这四个人和那个不知道深浅的玄奇,你们这次一共有八个人进入镇墟山内部?”曹北风蹙眉道。

    “嗯,加上你们俩正好十人。”鼎王鸣鹿轻点头道。

    “这四人的实力深浅你知道吗?”揉捏着眉心,白眉轻声问道。

    “九牛如命和亡童涧我都不熟,这两个部族原本和我鼎王部族并没有多少交集,是因为这次的百族联盟才渐渐熟络起来,所以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层次的元胎大能,我也不清楚。

    信风听雨六百年前和我一样都是第二层次的元胎大能,但是此人中间闭关了四百年,不知是否是有了奇遇,现如今的实力如何,无人知晓。

    至于这个邪伽宏图……

    他是鼎王弥龙的至交好友,实力比鼎王弥龙稍逊半筹,也是第三层次的元胎大能。”鼎王鸣鹿一一说道。

    “那好,等到你们后天出发的时候。我二人会以秘法隐藏在你身上,你什么都不要管。就按你平时一样即可,等到你进入镇墟山内部,我们的合作就算完成了。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自己了。”

    “嗯,这样最好。”点点头,鼎王鸣鹿起身说道:“这两日你们就暂住在这间书房里,没有我的吩咐没有人回来这里,所以很安全。”

    说完鼎王鸣鹿便离开了书房,留下白眉和曹北风独自待在了这间屋子里。

    起身在这间书房里转了转,曹北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拦腰:“还有两天啊……”

    “北风,等到任务完成。你先行离开镇墟山,返回破界点等我。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

    靠坐在椅子上,白眉轻声说道。

    “嗯?你有什么事?”面露一丝诧异,曹北风走到白眉身旁道:“刚才鼎王鸣鹿说话的时候,我就感觉你有些不对劲,到底怎么了?”

    “其实也什么……”目光略微黯然,白眉将酒剑翁的事情简单扼要的说给了曹北风:“当年杀害剑翁的凶手,我一直都没有找到。

    这一次接受陛下的任务,其实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来这阴土,将那笔血仇清算干净。”

    “你打算怎么做?”白眉虽然说得轻松,可是语气里凛冽的寒意却让曹北风的手背上都起了一层白毛汗。

    “先找到当年的主凶,然后把邪伽部族的高层全部用来祭奠剑翁。”轻敲着椅把,白眉淡然说道。

    “那要是主凶已经找不到了呢?”说出了白眉最不想看到的一种情况,曹北风骤然感到屋子里的气温一下跌到了冰点。

    “那我就让整个阴土陪葬!”

    背后那柄如墨古剑徐徐浮现,白眉话音清淡,屠一界生灵,仿佛理所应当!

    不敢怀疑白眉是否有这样的实力或决心,曹北风缓缓坐到了一旁,看着侧脸棱角锋利的白眉,心中轻叹一声,现在我倒是有些可怜这阴土界了……

    两天的时间过得很快

    对于白眉和曹北风这样的修士,只是稍稍打坐调息一会,时间便已经到了。

    以宇璧之力藏身在了鼎王鸣鹿的丹田之中,小心起见曹北风连环布置了九道宇璧之力相互重叠,将白眉和他自己深深包裹了起来。

    “除非是元婴级别的至强者驾到,否则绝对没人能够看破我的布置!”对于自己宇璧之力的神妙,曹北风有着绝对的信心。

    做好一位准备后,鼎王鸣鹿随即起身前往了鼎王弥龙约定好的出发点!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