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软泥巴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没错,这次行动就是由你们要找的那个玄奇牵头。而且这次行动的隐秘性很高,除了我以外。鼎王部族只有鼎王弥龙父子,也就是三个人的名额。

    至于其他部族会不会有人一同前去,这个我暂时不知道。”徐徐道出了鼎王弥龙要带他进镇墟山内部的情况说了出来,鼎王鸣鹿倏然冷笑了两声。

    “如此珍贵的名额,鼎王弥龙却带着你去。这其中怕是有什么别的缘由吧。”看到了鼎王鸣鹿脸上的冷笑,白眉随即明白这件事,或许并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传闻我镇墟山内部,有着能为人增强资质天赋的绝世神物。这次鼎王弥龙这个老匹夫把这么好的机会分给我一份,无非两个原因。

    一他若不带我去,就只能带鼎王长戈那个木头前往,但是这样一来,鼎王部族内就只剩下我一尊元胎。

    鼎王弥龙行事看似粗犷大气,实则细腻多疑。把我一个人放在部族,他显然不放心,只有带着我看在身边,他才不会有所疑虑。

    二我现在与鼎王星海彻底闹掰,想必鼎王星海已经不止一次和鼎王弥龙提议要把我灭掉。只不过现在是百族联盟的关键时刻,我若死了,势必会影响他们大计的进行。

    所以只要百族联盟成功抵挡住了大阴皇庭的镇压,那我的死期也就不远了。我鼎王部族的法门,善于将他人之功化为自身鼎炉。

    这次鼎王弥龙带我进镇墟山内部,不过是想让我这庄稼再长的茂盛些,到时候他收割的更加快意罢了……”

    目光带着怨恨,可说到最后鼎王鸣鹿却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本是一个部族的族首和大祭酒,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在仇视的路上,越走越远。

    真是踏破铁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原本还想着即使找到了那个玄奇,还不知得花费多少工夫,才能拷问出进入镇墟山内部的方法

    结果天上掉下来的一张馅饼就直直的落在了白眉和曹北风的脚边。

    眼角闪过了一丝喜色,白眉随即向鼎王鸣鹿表示他们二人也要进入镇墟山内部。

    “你们?你们不是要找玄奇吗?”白眉的突然改变主意让鼎王鸣鹿稍稍一愣,随即又道:“可是这次进入镇墟山内部,可不是我一个人。我没办法瞒过鼎王弥龙带你们进去。”

    “这个不用你操心,怎们瞒过鼎王弥龙我们自有办法。”白眉笃定自信道。

    “鼎王弥龙父子可都是第三层次的元胎大能,而且这次进入镇墟山内部,必然是极为机密的事。出发前肯定会严密的检查一遍,你们真有把握能瞒过鼎王弥龙的探查?”

    白眉虽然有着压制元胎大能的诡异力量,但是敛息屏气又是另一回事。所以鼎王鸣鹿还是对白眉的笃定有着一定的怀疑。

    “北风。”扭头示意曹北风给鼎王鸣鹿展示一下,曹北风点了点头,体表银灰色的神光一闪,一层宇璧之力顿时将白眉的气息重重隔绝了起来。

    “这……”

    倏然睁大了眼睛,鼎王鸣鹿目露骇然,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就坐在他面前的白眉,却骤然生息全无,再也探查不到白眉的一丝气息。

    “真是诡异至极啊。”明明就是坐在眼前的人,可鼎王鸣鹿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捕获到白眉的一丝气息,最后不禁摇头长叹。

    曹北风的宇璧之力能够将人的气息隔绝在重重的虚空之外,除非是能够一念刺穿千万虚空,遍查一界的元婴至强,否则即使是鼎王霸夏这样第四层的元胎大能,也是没法察觉到被宇璧之力笼罩之人的气息。

    “现在大祭酒以为如何?”

    随手挥散了宇璧之力,白眉巧笑的看着鼎王鸣鹿。

    “地央界修士竟诡异如斯,实非我阴土之福……”深深的望了一眼白眉和曹北风,虽然现在已经和白眉二人合作,但鼎王鸣鹿毕竟还是阴土界人,对于地央界的修士竟然能够这么诡异强大的手段,鼎王鸣鹿潜意识的升起了一丝不安。

    “好吧,既然你们确有此等手段,那就依你们。但是有言在先,既然你们改变了条件,那我的任务也就只把你们带进镇墟山内部为止。

    再有其他任何变故,都已与我无关。”并不想和白眉曹北风牵扯过深,鼎王鸣鹿调整了一下心态,有些生硬的说道。

    “放心。毕竟我们这次的目的只是想让阴土大军回防撤军,说到底也不过是防御策略。”微微一笑,白眉轻声说道。

    “那好吧,出发前一日我再来找你们。”缓缓点了点头,鼎王鸣鹿裹紧了身上的袍子起身离去。

    望着鼎王鸣鹿离去的背影,白眉和曹北风相视一笑。任凭鼎王鸣鹿怎么猜测,也绝对不会想到,他二人的真正目的,竟然是要捣毁整座镇墟山!

    ……

    一路小心行踪的回到了自己的府上,鼎王鸣鹿褪下身上的长袍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有些疲乏的坐在书房的桌案前,鼎王鸣鹿轻揉着眉心,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让鼎王鸣鹿的心境几经波折。

    先是孙儿惨死与鼎王星海闹掰,之后又被白眉二人威胁被迫与他二人合作。

    身为鼎王部族高高在上的大祭酒,这几番无奈的感觉着实让鼎王鸣鹿感觉自己的心头像是压上了一块千钧的巨石一般,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我这个大祭酒当得还真是窝囊啊……”

    摇头叹息了一声,鼎王鸣鹿低垂的眼皮下突然亮起了一丝精光。

    “不过,我鼎王鸣鹿也绝不是一块软泥巴,任你鼎王弥龙和白眉随意揉捏!”

    似乎是在心里下了某个决意,鼎王鸣鹿倏然站起身来,胸膛起伏喘着粗气。

    握紧了拳头,鼎王鸣鹿转身走进了书房的密室之中,走过冗长的楼梯,来到密室之中,鼎王鸣鹿挥手打出了几道印诀,密室的正中央一块石板缓缓升起,随后从中徐徐飞出了半块残破不堪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