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惊喜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撩起近乎拖地的大氅,鼎王弥龙端坐在主位上,托着一侧的下巴,斜眼看着邪伽宏图:“说吧,这次这么着急来究竟出什么事了?”

    知道自己这点心思是瞒不过了解他的鼎王弥龙,邪伽宏图眯起小眼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见一见那位玄奇大人。”

    一提到玄奇,鼎王弥龙的身子缓缓坐正:“你找他干嘛?方便跟我说说吗。”

    “行了,你就别在这跟我装傻了。实话跟你说了吧,这镇墟山里的东西,我邪伽部族也想分一杯羹。”徐徐道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望着神色不变的鼎王弥龙,邪伽宏图微微一笑:“当然,你老弟我也不是空手套白狼的人。

    只要你跟说服那位玄奇大人,带我邪伽部族一起进入镇墟山内部。我就割五千里地域给你!”

    “呦?你小子还挺舍得下本钱啊。”

    没想到邪伽宏图居然如此大方,鼎王弥龙眉头一挑,也有些有意外。

    别看鼎王城只有三千里绵延,但这只是鼎王部族的主城面积,鼎王部族真正掌管的区域足有八万里之巨。

    邪伽部族稍逊鼎王部族只有六万里地域,此刻邪伽宏图上下嘴皮一碰,就愿意拿出五千里地域来。

    要知道这可是邪伽部族近十分之一的领地啊。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嘛。”脸上泛起一幅释然的模样,但邪伽宏图的心里却还是在隐隐滴血,这可是邪伽部族近十分之一的领地啊。

    不过只要能获得进入镇墟山内部的名额,这点付出绝对是值得的。

    “这件事我得和那位商量商量,毕竟掌握进入镇墟山方法的不是我。”耸了耸肩,鼎王弥龙并没有直接答复邪伽宏图的请求。

    “这个自然。不过我能知道,你们鼎王部族有几个名额能进去吗?”虽然没能直接得到答复,但邪伽宏图也不着急,毕竟这本就不是着急的事。

    缓缓竖起了三根手指,鼎王弥龙的答案不言而喻。

    “三个?这么少?”鼎王弥龙的回答有些出乎邪伽宏图的意料,原本他还以为鼎王部族会获得至少十位以上的名额。

    “不少啦,毕竟镇墟山内部,元胎以下的进去了用处并不大。这一次我打算只带星海和鼎王鸣鹿进去。”摩挲着椅把上的一枚虎头,鼎王弥龙缓缓说道。

    “鼎王鸣鹿?怎么,你对他还有想法?”作为鼎王弥龙的至交好友,邪伽宏图自然知道鼎王鸣鹿在鼎王部族内的尴尬地位,就和他邪伽部族的族首一样。

    所以对于鼎王弥龙要把这么好的机会给鼎王鸣鹿,邪伽宏图一时也搞不清楚自己这么老朋友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想法确实是有一点,但你说的想法是不是我心里的这种想法,我就不知道了。”鼎王弥龙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这股怪异的组合,看的邪伽宏图不禁打了个寒颤。

    “行了行了,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总之你尽力帮我争取到至少一个名额,有问题吗?”白了鼎王弥龙一眼,邪伽宏图正色道。

    “一个名额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反正也快行动了,你索性就别走了。等我问好消息就直接告诉你。你留在我府上,我们也好叙叙旧。

    自从我成了族首,你成了大祭酒。我们已经有上百年没有做在一起喝酒聊天了吧。”回忆起自己那段和邪伽宏图狼狈为奸,潇洒快意的日子,鼎王弥龙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弧度。

    “行吧,既然你都开口了,这个面子我是一定要给的。”哈哈一笑,直到这时邪伽宏图脸上那股子萦绕不去的阴鸷感觉,才浅浅散去。

    ……

    偏僻小楼中

    白眉和曹北风面对面的坐着,白眉端着一枚小巧的酒壶喝着这阴土特产的麦酒。而一脸忧色的曹北风则看着丝毫不着急的白眉。

    “这都半个月了,这个鼎王鸣鹿一点消息都没有,不会是把我们给卖了吧。”

    有些焦躁的走到窗边,曹北风双手撑着窗沿上,稍不注意就在窗沿上捏出两枚手印。

    “再等等吧,鼎王鸣鹿虽然在鼎王部族内是大祭酒,但毕竟权力被架空已久。玄奇身为掌握了镇墟山秘密的人,其所在必定是绝对的高层才能接触到的。

    以鼎王鸣鹿这种尴尬的地位,想要打听出准确的消息,是要耗费一些功夫的。”相比于曹北风的急躁,白眉则要显得淡然很多。

    “还是这位白眉毛兄聪慧些,老夫打听消息,难道不需要时间吗?”这边白眉和曹北风正说着,裹着一身长袍的鼎王鸣鹿推门走了进来。

    “叫我白眉就行了。”摆了摆手示意鼎王鸣鹿请坐,将壶里的麦酒给鼎王鸣鹿斟上了一杯,白眉微笑道:“大祭酒今天既然来了,想必是打听到我们要找的人的消息了吧。”

    端起酒杯将橙黄色的麦酒一饮而尽,抹了抹胡子上的酒水,鼎王鸣鹿道:“没有。”

    “你耍我们?!”

    站在鼎王鸣鹿的身后,曹北风双眼之中银灰色的神光四溢,如果鼎王鸣鹿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曹北风也不介意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没有……是什么意思?”并没有急着发怒,白眉端着酒壶神色不变,指节轻巧着桌面,目光却游离在鼎王鸣鹿的丹田上。

    已经知道了白眉就是活剖了雷灼大义元胎的凶手,此刻感受到了白眉的目光在他的丹田上流转,鼎王鸣鹿背后不自觉的出了一身冷汗。

    “我虽然没有打听到玄奇的位置。但是今日一早,鼎王弥龙却给我传来了一份密信,要我十日后随他一起进入镇墟山内部。

    玄奇是掌握了镇墟山秘密的人,如果你们要找他,十日之内他必然出现,我可以提前通知你们!”

    在白眉淡然却威慑力十足的目光下,鼎王鸣鹿也不敢再卖关子,直接把自己怀里的信息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哦?你们要进入镇墟山内部?”

    相视对望了一样,白眉曹北风具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惊喜。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