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不仁不义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一拳轰在了鼎王正雄的丹田上,鼎王星海劲力一催,就要直接震碎鼎王正雄的金丹让其魂飞魄散,再无翻身之日。

    “何人胆敢伤我孙儿,找死!”

    就在鼎王星海的劲力刚一接触道鼎王正雄金丹的瞬间,一道宏伟庞大的气息倏然从鼎王正雄的金丹内苏醒过来,原来是鼎王鸣鹿为防孙儿遭遇生死危机,提前再其丹田内种下的一道分身!

    周身绽放着无穷光辉的鼎王鸣鹿从鼎王正雄的金丹内缓缓走出,翻手接住了鼎王星海的索命一拳。

    蹙眉看了看四周,当鼎王鸣鹿的目光触及到床榻上已经死于鸾凤砂的依阳身上,眼神中顿时浮现了一丝了然。

    “少族首,饶我孙儿一命。你的损失,老夫来赔。”

    将鼎王正雄死死的护在身后,鼎王鸣鹿的分身略微躬身,已经让足了姿态。

    “赔?你拿什么赔?你知道我培养这道鸾凤砂花了多少心血,再有三年这果子就能摘了。可现在去被你家这废物给害死了。

    来你说说,你能拿什么赔!”

    冷笑一声,鼎王星海丝毫不买鼎王鸣鹿的帐。

    阴土人体质偏阴,鸾凤砂的种活率不足万一,为了培养依阳身上的鸾凤砂,鼎王星海几乎将自己大半个身家都砸了进去,目的就是为了依阳体内的鸾凤之力成熟之后,借助那真凰之力再度突破。

    可是现在,全被这个鼎王正雄给毁了。

    近百年的心血毁于一旦,鼎王星海如何能不气!

    “这……”鸾凤砂的价值,鼎王鸣鹿自然十分清楚得很,他现在手头也确实没有能够相媲美的神物,但是他也不能坐视自己的孙儿,就这么被鼎王星海杀了。

    “少族首,此事……就算老夫求你。只要你肯放过我孙儿,条件随你提!”

    一咬牙,为了自己的亲孙子,鼎王鸣鹿连自己的老脸也不惜放下,竟开口求着鼎王星海。

    “没想到你还真挺疼这个废物的……”鼎王鸣鹿的低声求饶,让鼎王星海的眼中也不禁闪过了一丝讶然。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

    面色骤然一冷,鼎王星海气息狂放,体内三十五枚神通凝结而成的元胎之上,无数玄妙晦涩的大道印记在上面流转辉映,隐隐汇聚成了三十五枚厚重巍峨的大鼎!

    “鼎神定天!”

    音若天法,鼎王星海沉声厉喝一句,五枚神鼎飞出体内,牢牢的定住了鼎王鸣鹿分身的四肢头颅,让其被活生生的禁锢在原地。

    “鼎王星海,你要干什么!”

    没想到鼎王星海居然一言不合就雷霆出手,被五座神鼎定住了四肢头颅,鼎王鸣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鼎王星海一步步走近自己的孙儿,却无力阻止!

    抓着鼎王正雄的天灵盖将他提了起来,鼎王星海一脸冷漠的看着被禁锢起来的鼎王鸣鹿:“

    我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放过你孙子的理由。

    毕竟人是他抓来的,也是他逼死的。所以这笔账必须由他来还。

    鼎王鸣鹿,念在你为我鼎王部族立下过不少功劳的份上,这件事我就不牵连你头上了。但是你要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再有下次,我就亲自为你送葬。大祭酒的位置,长戈长老可是心仪已久了!”

    言罢,鼎王星海手上一股澎湃的力量瞬间贯穿了鼎王正雄,击碎了他的金丹和藏在其中的神魂。

    一名大能金丹所含有的力量绝对是惊人的,鼎王正雄的金丹一碎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顿时向即将爆炸的核弹一般,开始泄露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

    “藏鼎法!”念头一动,鼎王星海的元胎中又一座神鼎飞出,黑洞洞的鼎口对着鼎王正雄的尸体一吸,包含了强大力量的一具金丹遗蜕就这么被鼎王星海收进了丹田。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儿就这么死在了鼎王星海的手上,连尸体都没有留下,鼎王鸣鹿目眦欲裂想找鼎王星海拼命,却奈何连动一个手指的力量都没有。

    解决了鼎王正雄,让鼎王星海旺盛的怒火稍稍熄灭了一些。

    负手踱步走到了鼎王鸣鹿的分身面前,鼎王星海蓝黑色的眸子深邃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一样,望着被自己牢牢禁锢住的鼎王鸣鹿分身,鼎王星海微微一笑,然后猛地催动五座神鼎,将鼎王鸣鹿的分身活活震碎。

    “呼,总算好一些了。”长舒了一口浊气,鼎王星海望着床榻上依阳的尸体,心底却还是有些微微抽搐的疼痛。

    ……

    鼎王鸣鹿的府上,一声愤怒到极致的怒吼差点将整座院落都生生震塌!

    书房里,嘴角挂着一丝血迹的鼎王鸣鹿气息混乱,眼神中的怨恨和愤怒仿佛能将人吞噬一般。

    “鼎王星海!你给我记着!我鼎王鸣鹿迟早有一天要把这仇,十倍还于你!”

    一口钢牙咬的咯吱作响,视为心头肉的孙儿就这么被鼎王星海给杀了,鼎王鸣鹿怒火攻心,此刻恨不得不顾一切去找鼎王星海搏命。

    但是这显然是以卵击石,十分不理智的行为。

    能够稳坐大祭酒之位这么多年,鼎王鸣鹿自然也不是个冲动鲁莽之人,报复的方法有很多种,直接打上门去虽然痛快,但是那却需要极强的实力做后盾,而此时鼎王鸣鹿显然不是鼎王星海那一家子的对手。

    族首一脉独大,这是自从鼎王霸夏担任了族首以来,在鼎王部族维持了近两千年的局面。

    族首与大祭酒共同管理部族的规矩,早就被遗忘在了历史的长河中,没有能与之相抗衡的能力,历代大祭酒也只能匍匐在鼎王霸夏的淫威之下。

    自从当上了大祭酒之后,鼎王鸣鹿一只着手希望改变这样的局面,但是身为鼎王部族五大元胎里最弱的一位,鼎王鸣鹿也和历代大祭酒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

    “既然你们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

    扭头看着书桌上被鲜血溅出几朵梅花的信件,鼎王鸣鹿的怨毒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决绝!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