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杀气?!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圣疆邺离开之后,老者脸上迷迷瞪瞪,神志浑浊的神态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天下大势,尽在我手的巍然气度。

    “渊儿,看到了吧。这就是御臣之道。”望着圣疆邺离去的方向,老者偏过头轻声向着背后一幕帷帐里的身影说道。

    “父皇,孩儿有些不明白,您为何要在圣疆公的面前,做出这幅模样。”

    被老者唤做渊儿的乃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看模样与老者有三四分相似,从帷帐后来到老者身前,疑惑的看着老者。

    “为权者,不应事必躬亲,而在御使足下。我大阴皇庭统治阴土,十二万载,现如今鼎王部族另起异心,意图联合百族,抗拒我大阴皇庭统治。

    你的几位叔叔,一直想让我出兵镇压,但如今我大阴主力还在地央界交战,此时出兵实乃不智之举。

    我阴琚山上,八大王部虽世代与我大阴联姻,但这中央神器的诱惑,可不是那纤细的联姻之情可以束缚的。

    为父装作这般模样,就是要让圣疆邺这些心怀不轨的人安心,同时也让他们看到希望。

    只有让他们以为我老迈昏聩,让他们以为我将不久于人世,让他们觉得我一死,他们就能篡夺皇权,登上这大宝。

    在这样的念头下,他们才会尽心尽力的帮我去抚平镇墟山叛乱,好不让自己接手之后的大阴皇庭,缺少镇墟山这样一块巨大的领地。”

    抚摸着少年的额头,老者咧嘴一笑,身上皇者的气度刹那间消失,有的只是对子嗣的由衷疼爱:“渊儿,为父早年为争这皇位,害得你母亲受人迫害,生下你后便走了……

    而你也因为小人暗算,受了重伤,为父不得已将你封在了阴元冰谭千年。

    如今,为父大限将至,你须得在为父死之前,学会我教你的一切。否则这大阴皇庭,你守不住啊。”

    无奈的长叹一声,老者缓缓靠在了椅背上,仰望着苍天:“我大阴十二万载的统治,绝不能折在我父子手中,绝不能……”

    一旁,目光还有些懵懂的少年疑惑的看着父亲,似乎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眼里的父亲,总是一副忧愁的神色,身为大阴皇庭的皇主,究竟是什么能让他脸上的愁色,一日比一日更重。

    从大阴皇主处返回后,圣疆邺一路都在深思,老皇主如今的状态他是看在眼里的,作为统领了大阴已经将近四千年的存在,老皇主的寿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因为已经用过了许多延寿之物,所以普通的延寿之法,也都已经无法奏效。

    若不出意外,五年之内老皇主必死无疑!但是,这老皇主死后……

    老皇主膝下只有一子,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而身为八大王部之首,圣疆部族的族首。圣疆邺也知道,老皇主之子,在极年幼时遭人暗算,险些夭折。

    是老皇主以先天神物阴元冰谭将其封住千年,才捡回了一条命。

    对这个实际年龄不过十几岁的小毛孩子,圣疆邺压根没放在心上,他现在想的是没有继承人的老皇主一旦驾崩

    那作为最靠近大阴皇庭的其余七大王部,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不行,还是得先联系这些家伙,把镇墟山上的叛乱镇压下去,否则即使日后我有望窥得大宝,没了镇墟山,又有什么用。

    鼎王羽这个老家伙真是越老越闲着,不好好养你的老,非得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出来。

    嗯……”

    思前想后,谋定了心思圣疆邺便大步朝着自己的本部返回,并在心里打算,立即着手镇压百族联盟的事情。

    ……

    阴琚山大阴皇庭这边,因为老皇主大限将至和百族联盟的异军突起,让圣疆邺彻底将之前探测到地央破界波动的事,远远的抛到了脑后。

    而镇墟山这边,经过三天两夜的隐秘奔袭,乙佗真意终于来到了白眉和曹北风此次的目的,雷灼部族!

    站在一处山谷边,遥遥的望着数百里之外的雷灼城,白眉与曹北风面露凝重。

    “很强,起码是凝聚了二十枚神通以上的元胎大能。”感受到雷灼城上方那化作重重乌黑雷云的元胎威压,曹北风语气深沉道:“你怎么看?”

    “只要你能困住他三息,就按原计划进行。”

    重重雷云倒映在白眉的瞳孔里,缓缓偏过头,白眉轻声道。

    “你可想好了,这里是阴土界,雷灼部族的元胎大能可以轻松勾动阴土界大道之力。三息镇压一尊元胎,你真有这个把握?”

    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白眉那绝强的实力,但是元胎大能毕竟不比其他,现在的情形也不允许他们冒险而为。

    “罢了,让你见识一下吧……”

    无奈的摇了摇头,白眉猛地伸手扶住了曹北风的肩膀,雪眉之下双眸微眯:“看着我的眼睛!”

    轰!

    白眉的一声低喝下,曹北风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白眉的双眸,刹那间直觉的双耳一阵嗡鸣。天地之间倏然被黑暗所遮蔽

    冷、颤栗、从未有过的恐惧感

    身处在这一片看不见边际的黑暗中,曹北风觉得自己就像是变成了一个脆弱的凡人,体内曾经能翻山倒海,上天入地的强大力量突然全都不翼而飞。

    皮肤清晰的紧皱感,就像是有一柄无形的剑锋在曹北风看不见的地方,闪烁着寒光,随时准备剥夺他这脆弱的性命!

    “呼,呼……”

    眼前的黑暗忽然如潮水般褪去,浑身都被汗水湿透的曹北风,瘫软的跌坐在地,睡觉冰凉的怪异感受,让曹北风慌张的检查着自己的修为。

    仔细将自己的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确认再三没有异常后,曹北风这才强撑着有些酸软的身体,站了起来。

    “刚才……那是什么……”

    一脸复杂的看着白眉,如果没有经历过刚才的那一切,曹北风打死也不相信,会有人能把他吓成那个样子。

    “杀气……”

    “杀气?”

    蹙眉重复了一边,曹北风道:“只是杀气?”

    抬起头用雪亮的眼神看向曹北风,白眉缓缓点了点头:“只是杀气。”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