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冷漠的高位者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为您。

    “听说你父亲走了。”转身从案桌上端起了一杯茶递给黄金贵,白眉浅声问道。

    “嗯。”

    时间是抚平一切伤口的最好良药,在父亲去世了这么多年后,黄金贵已经感觉不到当年的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只有心口还在微微的抽动。

    “现在你任职在恶风队,也是因为你父亲的原因吧。说起来当年恶风队组建时,我最开始还和你父亲是搭档。

    没想到时间流转,斯人却已逝。”缓缓摇了摇头,白眉当年与黄金贵的交情还算不错,白眉后来卸任恶风队长时,也曾想过提拔黄金贵。

    但是黄天金乃是商人出身,生性油滑,又没有白眉这样强硬的实力,即使白眉把恶风队长给他,黄金贵也很难拿住恶风队的那群人。

    “我父亲是战死的,无怨无悔。我不恨。”

    低首抿了抿手中的茶水,黄金贵缓缓抬头看向白眉,脸上有拉开了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你这次叫我来,就是为了找我叙旧吗?”

    微微一笑,白眉走到黄金贵身旁,低声轻语道:“南陲即将陷入大战,届时金丹以下都会成为炮灰。我这次找你来,是想让你离开南陲,返回中原。

    我在幽州有一宗门想必你也知道,去那吧。待你成就金丹再回来。”

    望着白眉微笑的面容,黄金贵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收敛,半晌黄金贵抿了抿嘴:“南陲即将陷入大战,但是你却单独找我来,让我离开。

    这么说……其他军队并不会撤走吗……”

    双目灼灼的看着白眉,黄金贵一字一句的说道。

    在黄金贵的目光下,白眉沉默了片刻,然后缓缓转过身子:“这场战场关乎太多,现在我人族力量略逊于阴土,所以我们需要人为我们争取时间,也需要人做一些必须有人做的事情…”

    白眉徐徐道出的话语让黄金贵身躯倏然一震。

    “那……那……”握紧了拳头,黄金贵几次话到了嘴边,却都不知道怎么表达。

    长叹了一口气,白眉侧过半张面庞看向黄金贵:“既然是战争就肯定会有牺牲,这是必然的。

    我们能做的,只是有现在的牺牲来换取之后的安平。”

    白眉无奈却透露着冰冷的话语让黄金贵心头一紧,身体不自觉的缓缓后退了两步。

    “白眉。”神色一下黯淡了起来,黄金贵突然开口叫了一声白眉的名字。

    “嗯?”

    缓缓转过身,白眉询问的眼神望向了黄金贵。

    盯着白眉的脸,黄金贵仔细看了好久:“你的样子是一点没变啊……”

    察觉到了黄金贵有些异样的语气,白眉微微蹙眉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咧嘴笑了笑,黄金贵的虎目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薄雾:“只是没想到,当年为了一句诺言,为了不让南陲百姓遭受灾祸,就敢横跨整个南陲只身送信的白眉。

    如今居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当年白眉递送阴土入侵的情报,在阴土战争没有爆发时并没有被宣扬出去。

    直到战争开始后,这条有利于人族士气的隐秘才被公开来!

    一脸惨笑的黄金贵有些惆怅的看着白眉,似乎在不解着为什么白眉也会变成那些冰冷无情的高位者。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负着手缓步走到了那副南陲战局图前,白眉偏过头用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黄金贵:“当你站到我们这个位置时,你就会明白我们做的决定了。”

    “我不想明白,也不会去明白。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走了。”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黄金贵转身就要离开大帐。

    “等等!”转身过将一块玉符丢给了黄金贵,白眉轻声道:“你若执意留在南陲,我也不阻拦。此物你且收好,待你危难之际,或许能给你一条生路。”

    接过玉符,黄金贵深深的看了一眼拱手道:“多谢,告辞了。”

    看着黄金贵撩开帐帘大步离去,白眉的脸色渐渐恢复成了平常时的那副漠然。他这次找黄金贵来,不过是因为他与黄天金和黄金贵两父子都有交情,如今眼看战事要进入到两界高端战力的厮杀,所以想让黄金贵离开南陲,谋得一条生路。

    不过既然他不肯,那也只能说是他自己的造化,白眉方才给他的那枚玉符里,藏了一道剑意,生死关头,或许能救他一命。

    也许在生死之际,他才能明白生命的可贵。

    黄金贵这件小风波并没有在白眉的心里引起多少波澜,修为到了现在的境界,白眉对于很多事情的情感都淡了很多。

    解决掉黄金贵这件事,白眉有回到了蒲团上盘坐,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现在战争的主动权,已经不在人族的手里了。

    ……

    从白眉的大帐出来,黄金贵握紧了手里白眉赠予的玉符,实在想不通当年有情有义的白眉,为何会变得如今这般冷漠。

    难不成所谓的高位者,就是一群能坐视同族送死的冷血动物吗?

    不行,此事我绝不能坐视不理!

    暗自打定了注意,黄金贵看了看手里的玉符,一甩手将其扔到了某个角落里,大步走向传送灵阵,返回了恶风队驻地!

    ……

    “副都督,此事就不能再想别的办法了吗,他们毕竟都是我人族的儿郎啊。”

    深夜

    白眉的大帐里,雷泰与白眉同站在一幅地图前,雷泰眉头紧皱沉声叹道。

    “若有别的办法,大都督也不会这么决定。如今我人族与阴土即将陷入高端战力的厮杀,届时南陲恐怕会化作一片焦土。

    但是我族军队若是先行撤走,阴土一方必定步步压前,蚕食屯定南陲。等到我们的军队全部撤出,阴土也把南陲占领八九了。

    到时候,若是阴土不开战,我们怎么办?这不就等于是拱手把南陲送给了阴土。”白眉轻抚着南陲地图说道。

    身为军中宿老,雷泰自然比白眉要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现在阴土在高端战力上占据了不小的优势,战与否的决定权已经落在阴土手里。

    此战若打,南陲上的军队必然会被波及无数。但若顾忌军队伤亡,撤出南陲。就如白眉刚才说的,一旦人族军队撤出,阴土顺势占领南陲,然后罢战,那岂不是更亏。

    现在的局势,还是得看阴土那边,若是阴土一方下了狠心,挑起高端战力的大战。人族军队就只能承受这无妄之灾,和阴土军队一起灰飞在这场大能之间战斗的余波之下

    ……

    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