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蜀山作恶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盘坐在龙宫的一间偏殿内,因为敖吏的突然杀出,导致了原本都要答应白眉的敖宣突然改主意,让白眉功亏一篑。

    半阖的双眼中一抹极致的银光在其中酝酿,如果方才不是在龙宫,又当着敖宣的面,白眉一定会给敖吏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但是现在,白眉只能打坐在这间偏殿中,等待着敖宣和龙宫族老们的商议结果……

    ……

    “诸位族老,觉得此事当如何?”

    龙宫议事殿中,敖宣端坐中央,探身询问着坐在四周的三位龙族族老!

    “这些东西换先天神药,是不是差了点?”一名双眸纯黑一片,体型也最为魁梧的老祖族老沉声道。

    这名族老名叫敖定,实力强横,在地央界龙族战力也是顶尖存在。

    “其实先天神药对我龙族而言,除了收藏意义外,并无实际用处。这个白眉我也了解过一二,风头强盛,崛起的很快,据说剑道天赋极高。

    这次卖他个面子,对我龙族来说也不算坏事。况且他拿出的东西,很多我龙族都用得上。”另一名族老说道。

    “但是先天神药终归是我龙宫至宝,要是就这么换给他了……”敖定摩挲着下巴上如钢针般的胡须,眼神一动:“要不,让他闯一闯古道。他若闯过了,先天神药我们便换给他,若是没闯过,那些东西……”

    听出了敖定话里的意思,另外两名长老都点了点头:“嗯,此法甚妙。这样不论这个白眉闯没闯过古道,对我们来说,都不算坏事。”

    想到了一个稳赚不亏的法子,三名龙族族老快意的笑了起来,而一旁的敖宣则耸了耸肩,他心性淡然,不似其他龙族那样爱居宝自持。

    不过商议出的结果,总算是留给了白眉一丝希望。

    ……

    “古道?那是什么?”蹙眉看着敖薇,虽然没有直接换到先天神药,但是只要能闯过古道就可以换取先天神药,还是让白眉阴郁的心情得到了一丝好转。

    “那是我们龙族成年都必须经历的一次考验,那座古道据说是当年我龙族降临地央界时留下的一处遗迹,每一个走过古道的龙族经历的考验都不一样。里面具体有什么,我也不知道。”敖薇摇头道。

    “你还没成年?“看着面前已经窈窕玉立的敖薇,白眉诧异道。

    被白眉怪异的眼神看的面色一红,敖薇娇嗔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龙族寿命悠长,八百岁才算成年。我如今不过六百七十二岁,离成年还早着呢。”

    六百七十二岁……全然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敖薇,居然已经有六百多岁了。白眉不禁心中感叹,人族修士,修至金丹才可寿至千载,而龙族八百岁才不过成年,两者一比较,确实让人心中无奈啊。

    “那我何时能去闯古道。”见识了龙族悠长的寿命,白眉也生怕龙族的办事效率也和他们的成长一般缓慢,万一再拖个十几二十年,那他可真耗不起。

    “不知道。我龙族古道从没有外人闯过,按例一般要准备七天。最快也要七天之后吧。”敖薇想了想道。

    点了点头,七天的时间白眉还是可以接受的。

    ……

    就在白眉身处东海龙宫等待进行龙族古道试炼的时候。

    蜀山上,一脸愁容的赵山海听着面前来自蝶隐谷和白庙宗修士的问诊结果,深深的叹了口气。

    前前后后请了数位药道医道的修士,甚至连蝶隐谷的副谷主都亲自来了一趟,但对于李逍遥的失心疯症,都是束手无策,摇头叹息。

    现如今,李逍遥发疯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甚至达到了每天都要犯一次病的状态。

    眼看着李逍遥的情况愈发严重,赵山海和夏忠是急在心里,脸上还不能有一点表现出来。

    “长老,长老!”正当赵山海忧愁于李逍遥的病症时,一名弟子快步上前,低声向赵山海汇报道。

    “什么?”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赵山海随即起身和弟子一起来到了蜀山的山门处。

    看着山门外乌泱泱一大片的人群,赵山海沉声问向守山的弟子:“这怎么回事?”

    被赵山海一瞪,守山弟子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弟子……弟子不知啊,今天早上,我一开山门就已经是这样了。

    我和几个师兄弟问过这些人了,他们说我们蜀山弟子四处打砸抢杀,他们是来讨回公道的。”

    面色阴郁下来,赵山海一道神念扩散开,招来蜀山上除金丹外的所有长老,一起下山。

    “尔等为何汇聚我蜀山脚下?!”

    脚踩长剑悬浮在人群之上,望着上下起码超过百万的人群,赵山海沉声问道。

    赵山海这边说完,领头的一群人中徐徐升起了一名身穿黑红法袍的男子:“在下幽州邢户司赵阔,阁下怎么称呼?”

    打量着这个赵阔,赵山海道:“蜀山长老,赵山海。”

    “赵长老,请问贵宗宗主,我朝南疆王在吗”朝着赵山海拱了拱手,赵阔问道。

    眉头一蹙,赵山海望着赵阔道:“阁下带着这么多人齐聚我蜀山脚下,又要见我宗宗主,究竟想干什么?”

    “实不相瞒,今日之事在下也是出于无奈。半年前,幽州境内突然冒出了一伙自称蜀山弟子的恶匪,打砸抢烧,无恶不作。

    且这群人警惕性极高,作案极快,半年时间几乎祸害了大半个幽州,造成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几乎让人心惊。

    由于抓不到凶手,这些遭受过劫掠的民众逐渐汇聚到了一起,向我们施压。

    此案涉案人数实在太多,我们上报朝廷,朝廷却让我们自行处理。所以在下也是实在没办法,这才带着人来到贵宗,希望南疆王能出面解释一下,好平息这股民怨。”

    听完赵阔的解释,赵山海面色微沉,半年时间劫掠大半个幽州,还打着蜀山的名号。这一看便是蜀山的敌对势力干的好事。

    但是自从上次白眉施展了恐怖战力,全歼了反蜀山联盟的金丹,朝廷又颁布了诏令后,蜀山的敌对势力基本都偃旗息鼓,打消了作恶的念头。

    如今,怎么又突然冒了出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