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我……还是我吗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青州

    不似毗邻战场的祖、幽两州,地处九州腹地的青州能够感受到的战火味道要轻薄许多。

    青州北栅境九夏府的一处商道上,化身一名云游文人的白眉靠坐在一架牛车的尾部,身子依靠着牛车上的粮包,耳边倾听着清脆的牛铃声。

    离开蜀山后,白眉几经思考后最终选择了第一站的目标:青州

    这样选择的原因有二,首先青州作为药道修士的聚集地,白眉也希望在这里寻找到能够弥补本源亏损的灵药,虽然老熊猫都不知道这本源亏损是否有药可医,但是天下之大,事无绝对,总要尝试一番才知道结果。

    其次青州相邻中州,白眉的下一站便是中州,行进起来也方便一些。

    这一次外出的目的主要是养心培元,所以白眉没有像之前一样,御剑横跨州境,而是乘坐了传送灵阵来到青州后,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骑马乘车,慢慢悠悠。

    虽然敛去了一身的修为气息,但白眉久居高位、掌控极强力量已久,身上已经无法避免的散发阵阵摄人的威严。

    白眉刚来到青州时,便因为一句喝问,活生生吓死了一名壮汉。导致在后面,白眉只能伪装成一个云游的文人,每日捧着一卷书,少言寡语。

    靠坐在牛车上,白眉哗啦哗啦一页页的翻动着手里半指厚的书卷,读书能够修身养心,这是凡人都明白的道理。

    只是到了白眉这种境界,普通的凡人著作自然是入不了白眉的法眼。白眉现在看的这本书,乃是当朝居正阁大学士,陶鸿雪原笔亲著《经法·讲义》。

    这本书卷还是当年白眉立宗大典是,一位前来观礼的朝内高官所赠。只是白眉一直都未曾翻阅过半页,丢在掌门指环里都不知多久。

    直到这次出来后,白眉才在掌门指环的角落里,看到了这本遗忘已久的著作。

    儒道乃是地央界最为玄妙的一门道统,之前白眉对于儒道一脉了解并不深,只是在年幼时见过一些儒道手段。

    原本是为掩饰而读起的书册,此时的白眉却真真实实的从中受到了不小的收获。

    望着书页上盈盈绽放的白色毫光,白眉念头一动将这儒道文气遮掩起来,以免被周围的凡人所见。

    陶鸿雪乃当朝大儒,本身没有一点修为,但是儒道造诣极高。就拿白眉手中的这本《经法·讲义》来说。

    虽然整本书都是普通的笔墨书写而成,但是因为是陶鸿雪的亲笔著作,每一页的每一个字都灌注了陶鸿雪编纂时的历历信念。

    单就这么一本普通的书卷,就足以比的上一件人阶九品的法宝。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书页上星星点点的儒道文气顺着白眉的双手渐渐涌上他的身上,在这层淡淡的白光簇拥下,白眉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直指内心的力量在他的心底回荡。

    儒道……有点意思……随着儒道文气在白眉的上越累越多,白眉身上威严森重的气息开始渐渐消散,一股淡然出尘,文质彬彬的感觉攀上了白眉的肩头。

    至此,白眉才真的给人一种云游文人的感觉。

    商队一路行进,在日落时来到了一片水塘的草地。

    天色昏暗下来,行商不走夜路。于是整个商队的领队,便开始招呼着商队里人开始打起帐篷,准备露宿修习。

    “白叔叔,今天我们学写什么字啊?”这边白眉下了牛车,五六个六七岁左右的孩童齐齐拿着碳木和白纸将白眉围了起来。

    行商走南闯北,很少会在一个地方定居。所以很多行商的孩子都没有时间和地方上学。所以白眉便以教授孩子们写字为报酬,加入了这支商队。

    微笑着拍了拍这些小家伙的脑袋,白眉带着这群孩子,来到了一块凸起的岩石旁坐下:“今天,我们要写的字是……善。”

    拿起一根木炭烧完后压成的炭木笔,白眉在凸起的岩石上缓缓写出了一个善字。

    “白叔叔,善是什么意思啊。”六双纯洁童真的眼神齐齐盯着白眉,等待着白眉的解答。

    “善,就是善良、善意。”在善字上画了一个圈,白眉道:“人之初、性本善。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心底都是善良的。

    只不过随着人渐渐长大,有的人把善丢了,有的人把善藏了起来。但也有的人一直把他放在心上。”

    “那白叔叔,善有什么用呢?”一个小家伙瞪着大眼睛问道。

    “有什么用啊。”抬眉想了想,白眉道:“善的作用有很多,他可以你变得更好,也可以让你变得更坏。它能让别人感激你,也能让别人厌恶你。

    善很容易被别的东西影响,除非有一天整个世界只剩下善,那时它才会永远象征着美好。”

    “只剩下善的世界……”挠着后脑勺,一群不通人事的孩子拄着下巴思索着白眉刚才话里意思。

    “好了,别想了。先照着我写的练习。一会我可要回来检查的哦。”笑着给这些小家伙们留下作业,白眉起身一个人来到了倒映着初月的水塘边。

    方才白眉将给那些小家伙的话,看似是回答小家伙们的问题,实则也是抒发心中的所思。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得到了蜀山剑宗系统。注定要称霸一界的白眉,一直都在担心自己的行事准则,是否有一天会也会偏向某个极端。

    善的极端几乎都是偏执而可怕的伪善。白眉并不希望自己变成了一个心胸充满伪善的人。

    回想着自己之前走过路,入九州、反阴土、建蜀山、收剑宗。

    手握旁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心中对一切的淡漠已经开始逐渐出现在白眉的处事风格上,冰冷、生硬、霸道、无所顾忌。

    这样的我,建立起的蜀山,最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低头望着自己干净白皙的双手,白眉缓缓握紧了拳头,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面无表情将赵灵儿打入锁妖塔,然后将李逍遥关进思过崖的画面。

    我……还是我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