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布棋者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为您。

    海州神匠门与南陲蜀山剑宗于下月十五举行宗主之战的消息,在九州之上不胫而走。

    然而几乎所有听到这则消息的人,都不禁暗叹,神匠门主这次怕是要凉了。

    蜀山剑宗之主白眉,虽已有近三十多年没有动手,但是三十多年前其只身横踏幽、海、平三州,一人一剑收服二十八家剑道宗门,其霸绝睥睨,绝顶之威势已经在那时便树立下来!

    如今,神匠门主公然挑衅白眉,在很多人眼里完全就是一次找死的行为,但是在这件愚蠢行为的背后,很显然还有着一只黑手在暗中操作,蜀山近年来不断的发展壮大,已经让许多视白眉和蜀山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有些按耐不住了。

    无法继续坐视蜀山壮大,这一次神匠门提出的宗主之战,便是一枚已经挖好了坑洞的陷阱,等待着白眉往里跳。

    与此同时诸多与白眉交好的人纷纷传讯与白眉,提醒神匠门的这次用心不纯,暗藏凶险!

    而白眉也都一一回复,让他们放心。

    月初,距离宗主之战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白眉独自一人盘坐在一堆古籍杂技之中,细细翻阅着这些都快彻底腐朽碎烂的典籍。

    长呼了一口气,将手中一本竹子编纂而成的古籍放下,白眉轻揉了揉眉心,脸上闪过几丝愁绪,如今铸建锁妖塔主身的材料和锁妖链的材料白眉都已找回。

    但锁妖塔内最为关键的一物——化妖水!白眉暂时还没有头绪,他手中虽有化妖水的炼制法门,但是化妖水中需要用到的许多材料,在地央界中都是属于极度珍稀,濒临消失的。

    其中一种名为大圣华盖的主材,更是只在万年前惊鸿一现,白眉遍查典籍,最后的线索却直指地央界生者勿入的死绝之处,西陵禁地!

    传闻西陵禁地之中,埋葬的都是远古时期在地央界混战阵亡的各族大能,甚至不乏上界降临的真神大魔,这些极度强横的存在死后全都埋葬在西陵禁地,久而久之,在西陵禁地之中,这些大能的残魂怨念便终年徘徊在这片土地上。

    若是有生者胆敢踏上这片土地,那必然会遭到这些残魂怨念的无穷袭击,自身也沦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西陵禁地……”指尖轻敲在手边的桌案上,白眉目光翕动,心中似在思考着什么!

    ……

    时间快速推移来到了白眉与神匠门主约战之期的前一日。

    白眉施法再次将蜀山遁入似有似无的境界,让蜀山成为只能看得到却碰不到的假影。

    这一次以神匠门为借口约战设计自己的人,白眉倒是不惧,但是却须得谨防对方拖住他,再集合力量前来攻打蜀山。

    将蜀山隐入半虚之境,白眉便可毫无后顾之忧的前往,不用担心被人调虎离山,抄了家门!

    神匠门主与白眉约战之地不在南陲,也不在海州。反倒是定在了毗邻海州的玄州卧虎山!

    布置妥当后,白眉只身一人,玄袍如墨,御剑了离开蜀山。

    ……

    就在白眉离开蜀山之后,距离蜀山千里之外的一处地下,两名生魂门徒当即将白眉离山的消息传递了出去。

    海州神匠门内,原本的神匠门弟子都已被屠杀一空,尽数被生魂门人替代。

    神匠门的宗门大殿之中,篡夺了神匠门主肉身的生魂门海州分舵舵主薛天玉,满脸笑容的对着座下的一位花白长发老者道:“莫长老,本门主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约战了那白眉。

    只是,你们反蜀山联盟是否真的有能力,依计拿下白眉。若是拿不下他的话,那我神匠门可就危矣了。”

    “赵门主放心,那白眉倒行逆施,桀骜跋扈。早已引起九州剑道的不满,这一次,我反蜀山联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等那白眉来自投罗网!

    不过赵门主,我们之前说好的条件,你可别忘了。白眉一死,蜀山上的所有灵石灵材你尽可全部取走,但是蜀山这座宝地,须得归我反蜀山联盟所有。”语气笃定的向薛天玉假装的神匠门主叮嘱道,莫姓长老全然不知,神匠门全宗上下都已被暗中替换。

    薛天玉闻言连忙点头:“那是那是,说好的事,本门主怎会出尔反尔。”

    “如此那就甚好,老夫还得回盟布置针对白眉之策,就不留了。赵门主莫送,留步!”

    注视着莫长老离去,满脸笑容的薛天玉脸色渐渐冰冷了下来:“哼,一群乌合之众也敢贪念蜀山,愚蠢!”

    “舵主,探子回报,白眉已经离开蜀山,前往玄州卧虎山!”一名生魂门的门徒前来禀报道。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挥退了下属,薛天玉缓缓起身走到了大殿之后,在那里一名面容俊俏如玉面公子,手掌却干瘪如老翁的男子正举着一枚棋子,思索着该放在棋盘的何处。

    “副门主,棋动了。”恭敬侧立在男子身后,身为生魂门堂堂一分舵主的薛天玉此刻却表现的像是仆人一般,眼皮低垂,都不敢直视这男子。

    “棋动了,就好下了。”将手中的旗子轻放在棋盘上,发出吧嗒一声脆响。男子随之道:“那蜀山之主潜力不凡,心性果决。若是可以,还是以招揽为主,如若能将此人纳入门中,之前的损失,就都不算什么了。”

    “副宗主所言极是,只是那蜀山之主一向与我生魂门作对,又自视甚高。怕是很难将其招揽!”薛天玉恭敬道。

    “这道无妨,招揽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招揽不成换其他方式便是。但是此事一定要干的干净,如今我生魂门行踪渐露,朝廷和各大宗门对我们的打压都很紧。

    这件事做完,我生魂门需要彻底静默一段时间,休养生息。所以无论这件事成与不成,都是最后一次了。”注视着眼前的棋盘,男子沉吟了片刻又道:“反蜀山联盟里的暗子可以撤回来了,留着无用,却会徒增风险。”

    “但是副门主,我们对于白眉的许多信息,都是从反蜀山联盟里来的,这个时候撤出来会不会……”薛天玉犹豫道。

    “天玉,我等身为布棋者,眼光须得放得长远。此次设计白眉,若成;则反蜀山联盟便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那我们的暗子留在那里,也不再有用处。

    若败……

    反蜀山联盟可能会崩灭的更快,那样的话,我们的暗子留在那里就是徒增伤亡。”说着将一枚棋子递给薛天玉,男子伸手抬起薛天玉的脸,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去撤了吧……”

    ……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