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娲迹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白兄,多年不见,安好啊。”

    依旧是一副白皙干净,面带微笑的英俊和尚模样,慧天语气自然,似乎并没有因为今时今日与白眉的身份修为差距,而发生变化。

    “一路走来,虽有风雨,但所幸并未浸身。你呢?”

    慧天的样貌气质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发生改变,但白眉还是敏锐的在其身上察觉到了一丝丝细微的变化,这是变化说不好是在哪里,但就是让白眉感觉到些许的不对。

    “自上次一别,小僧便返回寺内,苦修佛法。幸得佛祖垂帘,勘破风火玄机,祭了舍利,明了等觉之位。”

    轻喧了一声佛号,慧天说道。

    佛教金丹之境与道教不同,不凝金丹,而是祭化舍利。

    金丹重法,威力无穷,动念之间可翻山倒海,呼喝风雷!

    舍利重意,玄妙自在,一眼便能望穿俗世,守得本心澄明,威能或许不如金丹,但在悟道之上,却比金丹略胜半筹。

    不过道至根本,二者终究是殊途同归,即使互有侧重,但也相差不大,皆是大能之境。

    直视着慧天那双淡泊如云的眼睛,白眉暗自点头,不愧是金刚法门寺千百年来最出色的弟子,看来他是已经突破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俗凡境界。

    达至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层次,本心化作金刚,对世俗能够眼着否定!

    “白兄此次前来,是为了赵姑娘的事吧。”引着白眉向寺中走去,慧天伸手递给了白眉一片青色的鳞片。

    “那日我与几位师兄弟以金刚怒目本心法意图为赵姑娘拔除体内的血脉隐患,但是施法刚刚开始,赵姑娘便突生异常,下肢双腿骤然化作了蛇躯。

    赵姑娘起了变化后,我原本想将其擒下,但赵姑娘却张口吐出了一枚蕴含着大威能的音节,将我等师兄弟皆封在了一处虚空中,之后便划破空间离去。

    这枚鳞片是我在其离开时,挣脱束缚,从其尾部剥下的,希望能够帮到白兄!”

    没有能帮赵灵儿祛除异常,反而激发了更大的异变,慧天语气中也不禁带上了些许的自责。

    接过慧天递来的鳞片,白眉入手细细摩挲了两下,泛着青晕光华的鳞片触感光滑,却并不坚硬,不太像是普通的鳞片。

    就在白眉手握鳞片的瞬间,脑海中久违的系统声音又一次响起

    主线任务:娲迹

    寻找具有娲族血脉的赵灵儿,并带回蜀山!

    任务时间:无

    任务惩罚:抹杀!

    念头一动,白眉不着痕迹收下鳞片,然后点了点头:“多谢了。”

    这边说着,两人来到了金刚法门寺的嘉福殿,一位眉长过肩,容貌慈祥的老僧正盘坐在殿中央。

    “弟子慧天,见过法严师叔伯。”走进殿中,慧天向着那长眉老僧微微一行礼,随即道:“师叔伯,这位就是当朝南疆王,蜀山剑宗之主,白眉!”

    慧天说完后,盘坐在地,双目微阖的老僧缓缓睁开了双眼,浑浊灰白的眼眸就像是俗世的盲眼一般,但是被这对盲眼目光扫中,白眉却清晰的感到一股巍峨庞大的气息。

    “原来您就是法严大师,晚辈早闻大师威名,今日总算得见了。”

    微微朝着法严拱手,当年白眉刚刚离开青石山时,曾如果一处遗迹,乃是一尊魔道修士血尸道人被镇压之地,而镇压血尸道人的便是眼前的这尊神通境的金丹大能——法严!

    “白宗主不必如此客气,白宗主年纪轻轻就已经登至神通境,乃我地央界千古罕见的奇才。老僧与你同岁时,还在寺内抄着佛经呢。“

    在慧天的搀扶下,法严缓缓站了起来,这时白眉才看到法严的下肢双腿竟瘦弱的如同两条竹竿一样,且孱弱不堪,在慧天的搀扶下都颤动不停。

    替法严抚下袈裟遮掩住两条颤抖不停的腿,法严笑道:“让白宗主见笑了。”

    “法严大师这腿……”是什么人能将一名神通境大能的法身伤成这个样子,白眉感到几分好奇。

    “师叔伯三十年前独身入伏魔塔清扫邪魔,却遭遇塔底古魔联手暴动,师叔伯为了不让群魔出塔,拼死力战,虽成功镇压了这次暴动,但双腿也被十三头古魔以大魔之法诅咒,成了如今这般。”

    “贵寺为何要将这些魔头镇压在伏魔塔内?”

    听了慧天的解释,白眉反问一句。

    “伏魔塔内关押的皆是一些作恶多端,心狠手辣的魔道修士以及远古镇压的异域魔头。这些魔道修士和魔头,伤天害理,如若不将他们镇压在伏魔塔中,势必会生灵涂炭。”

    白眉奇怪的问题,慧天理所应当的回答道。

    “既然都是些无恶不作的恶人,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办法,可以减轻伏魔塔的压力。”

    嘴角一笑,白眉轻松说道。

    “哦,白宗主还有这等妙法,老僧愿闻其详。”

    “很简单。”背负起手来,白眉眼中寒芒一闪:“将伏魔塔内的群魔,悉数诛杀,永绝后患!”

    白眉语气平淡的一句话,却说得整间嘉福殿内寒风四起,房檐上挂着的罄钟都被这寒风吹得叮咣作响!

    此子杀机之强,简直骇人听闻!果然是九州剑道之魁首!

    心惊于白眉的杀机浓郁,法严道:“白宗主有所不知,我佛门自古遵循宽宏之道,极恶之人也未必没有向善之心。

    本寺将那群魔镇与伏魔塔中,每日以佛经诵读,就是希望能够有朝一日度化他们心中的魔念恶念,导其向善。”

    “法严大师所言,晚辈不敢苟同。这天下修士,分修万道,你修向善佛道,我修作恶魔道。贵寺镇压的这些魔头,修魔道、做恶行,实则就与你们每日诵经念佛一样,都是为了修行。

    现如今你们将他们囚在伏魔塔中,让他们弃魔从佛。

    劝人离经叛道,不也是一种恶行吗?”

    白眉的一番话语如晴天霹雳在法严与慧天的心中炸响,一直奉若至善的大宽宏,在白眉的话中竟变成了离经叛道的大恶。

    信仰思维的冲击让慧天与法严刹那间僵住了身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