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福海寿树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用紫黑淤泥铺满墙壁的秘地之中,一名两鬓斑白,有些驼背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根粗长的木棍在一锅鲜红的粘稠液体中规律的搅拌着。

    见有人闯进来,男子抬头侧目望了白眉与童天骄一眼,被火焰烧毁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点表情,连那双眼睛都如同熄灭的余烬般,透着死灰。

    “白兄,多年不见,可还记得我?”正当白眉与童天骄准备上前探查这个毁容男子的身份时,一名体型微胖,面带笑容的男子从一侧角落走了出来。

    正是当年帮助白眉反杀宋元龙,身份手段都极为神秘的周福海。

    “昔年往事,记忆犹新。”看到周福海后,白眉念头一动神念缠绕向周福海,可感知的结果却是周福海居然还是个练习四层的小修士。

    一个练气四层的修士,能够五十六年依旧保持面容、气息、身体都纹丝不变,白眉顿时对这个有些微胖的男人,起了几分兴趣。

    见白眉瞳孔深处浮动的一丝波澜,周福海微微一笑:“白兄是在疑惑,周某过了这么多年,却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是吧。这个很简单,待会我就告诉白兄。二位先请坐吧。”

    吩咐那毁容男子为白眉与童天骄拿来了两个蒲团,三人盘膝而坐,周福海接着道:“当年嘱托白兄为我传话,原本只是报着试一试的心态,不曾想白兄神威果勇,远非常人可比,竟真的办成了,倒是帮我省了不少功夫。”

    “南陲一别后,我便觉得你觉非常人,现在看来,我还是有些小视你了。想必现在整个周府都以落入你手了吧。既然事已至此,那周兄是否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告诉我这前缘后果呢?”坊间对于周家的秘辛白眉也听过几则,但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白眉却不甚清楚。

    此时来此,正好满足一下好奇心。

    “既然白兄如此好奇,正巧我也苦于无人倾诉,索性便讲于你听。

    当日我借白兄之口传话,本意其实就是吓唬他们,让他们战战兢兢的堤防双月之日,而疏忽于平常。

    我父母本是周家的一处支脉远房。当年,我兄弟二人一出世,周家老贼便将我父母活埋作为药肥。并将兄弟二人分开抚育长大,一人授丹法,一人养药血。

    欲以我兄弟连脉之资,练成那七宝灵心丹,助自己突破筑基桎梏,成就大能之境。

    周家老贼自以为安排的妥当,却不曾想我出生时便有早智,他活埋我父母,定下兄弟互烹之计的丑恶嘴脸,我历历在目!

    我十八岁那年,他哄骗我兄弟二人,准备开始最后的炼丹程序。而我却已经事先在他的妻儿身上下了剧毒。

    炼丹还未开始,他的妻子和三个儿子就已经毒发身亡。当时他那副万念俱灰的表情,真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好的事情。

    在那之后,他暂停了炼丹计划,而我就趁机毒杀了看守我的侍卫,逃出了周家,前往南陲。化名周福海。

    但是,周家一日不灭,我心就一日不安。

    五十七年前我回到青州,以七宝灵心丹为借口,骗出了周家祖器青龙茯神像。没有青龙茯神像镇压气运,周家强聚的气运柱开始溃散,巨擘开始坍灭。

    之后我与吾弟灵沅,哦,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周寿树取得联系,告诉了他当年的一切,并将我收集到的证据加以佐证。

    再之后,我兄弟二人携手,共灭了这周家魔窟,直到二位前来。”

    听了周福海的诉说,白眉点了点头:“方才那个毁容男子就是周家的原家主周泽吧。”

    “不错,他害死我父母,又想让我兄弟相残,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杀他。我炼药这么多年,救人或许还差些功夫,但是害人的话……生不如死这等小事,我还是可以勉力为之的。”面色坦然,说起折磨人周福海没有一点犹豫,反倒是有种发自内心的雀跃。

    “你还能撑多久?”稍稍沉默,白眉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白眉此言一出,周福海先是一愣,随后有些讶然的看着白眉:“原来你都到这个境界了……”

    “我的时间确实不多了,等帮灵沅熬完这锅忘忧粥,我也就该走了。”起身查看了一下身后的大锅,周福海侧身却不回头道:“我一生活在阴暗之中,纠缠于仇恨与怨念里。二位是唯一知晓我心絮之人,福海没有他求,只希望二人把方才听到,就当做一个故事,听完就忘了吧。”

    “嗯,故事听完了,我二人也该走了。此一别怕是难在相见,周兄……一路平安。”缓缓起身向周福海微微一拱手,白眉带着面露疑惑的童天骄转身离去。

    白眉与童天骄离去后,周福海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好半天身躯才微微一颤,迈步走向蹲在墙角的周泽。

    见周福海朝自己走来,周泽的眼中难掩的恐惧涌现。

    昏暗的秘地之中,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响起,那仿佛要将喉咙扯开的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恍若耳边的地狱回音……

    离开了周府,满脸想不通的童天骄忍不住问向白眉:“我观那人气色正足,生机满溢,不像是要死的人啊,你方才那话究竟什么意思?”

    听到童天骄的疑惑,白眉向前走的身影一步未停,声音徐徐传来:“童皇觉得一个练气修士能够五六十年保持容貌不变,生机无损吗?”

    “此话怎讲?”童天骄道。

    脚步一顿,白眉扭头看向童天骄:“周福海其实早就死了,在他离开周府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他是以秘法不断神魂夺舍,保持存活,我方才观他神魂已是千疮百孔,奄奄一息。

    他深修毒道,造诣极高。魂中带毒,所以夺舍的肉身无法长久保持,需要不断更换。

    这么多年来,他的神魂不断出入肉身,损耗极大。如今已是油尽灯枯,强弩之末。这具肉身一毁,他便会神魂尽灭,消散于天地中。

    他熬得那锅忘忧粥,我曾在古籍中看过。那是一种能够洗练人体血脉的一种奇药,但是熬制的方法奇诡,需要大量血亲的骨血为材。

    所以他让周寿树血洗了周家六个支脉,就是为了熬炼忘忧粥,他要以忘忧粥洗去周寿树身上的周家血脉,或许在他心里觉得周家的血脉是肮脏的,所以不希望唯一的亲人,流淌着这肮脏的骨血。

    他马上就是消失了,肮脏苟活了一生的他,希望他的弟弟能够清白一世。

    此人有大毅、大情、大智慧。可惜啊……”长叹一声,白眉迈步继续向前,身侧的童天骄面露释然,转头望向周府的位置,缓缓点了点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