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贫道……寂灭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古陀寺!

    极西之地的一座小庙,这是西方最边缘的地带,人烟罕至,土地贫瘠,除了古陀寺内的三十几名僧侣外,就只有漫天飞舞的黄沙,和地面上不时游走过的几只沙蝎。

    星夜交替,晨初日升

    古陀寺的撞钟僧,按照每日的惯例来到了钟楼之上,揉着昨日与师兄弟切磋修行而伤到的左肩,扶起了撞木。

    抱着撞木,撞钟僧身子前倾,刚想敲响这晨钟,远处极地之处的地平线上,一排亦步亦趋,缓慢向前行进的身影,突然吸引到了他的目光。

    作为极西之地,古陀寺所在的区域可谓是常年不见人烟,这冷不丁的出现外人,着实是让撞钟僧有些意外。

    咚咚咚咚!

    虽然心里疑惑和好奇,但撞钟僧还是强忍着好奇心,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悠长厚重的钟声在整座寺庙的上空缓缓泼洒,破开了夜色的混沌,走向了白昼的序章。

    晨钟一响,古陀寺内的僧侣纷纷起床,准备一天的早课。

    寺院最后方的方丈厢房中,古陀寺的方丈慈元方丈突然睁开老迈的双眸,惊恐的看向了西方。

    “大祸……大祸!”

    嘴里仿佛魔怔似得不停重复着大祸,慈元方丈一改平日里的庄重沉着,连袈裟都没有穿好,便慌慌张张的跑出了厢房,朝着钟楼赶去。

    敲完了晨钟的撞钟僧,嘴里一边嘟囔着今天怎么突然有外人出现,一边下楼。

    这刚一走到楼下,便碰到神色慌张,甚至是有些惊恐的慈元方丈。

    虽然不明白方丈的神情怎么如此不对劲,撞钟僧还是连忙躬身行礼:“见过方丈大师。”

    然而待人一向平和有礼的慈元方丈,这一次却并没有搭理撞钟声,而是手忙脚乱的上了钟楼,那副样子,简直诡异极了。

    方丈这么怎么了?

    察觉到方丈的不对劲,撞钟声没有急着离去,而是返身也上了钟楼。

    钟楼之上,盯着那排不断靠近的缓慢身影,慈元方丈两眼空洞,嘴唇颤抖,把这钟楼负手的双手不断地抖动着,俨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至极的东西。

    “完了,完了……他们真的来了。”

    悲嚎一声,慈元方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毫不顾忌自己一寺之方丈的身份,嘴里不断地念叨着完了。

    也跟着上了钟楼的撞钟僧见到方丈居然倒在了地上,大吃一惊,赶忙冲上去将慈元方丈扶了起来。

    可是已经彻底崩溃的慈元方丈,就像是完全痴傻了一样,除了嘴里还在念叨着完了以外,再没有一点正常意识。

    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撞钟僧,急得满头大汗,最后只得将慈元方丈背在身上,急急忙忙的去找寺内的监寺大师。

    他是整个古陀寺除了方丈外唯一的修行者,方丈的怪症,或者他能有办法。

    然而,如果撞钟僧仔细一点就会发现,那群被他认为是外来人的缓慢身影背后,原本的黄沙大地此刻俨然已经变成了一片死灰色的迷蒙混沌,苍灰色的浓雾正在汹涌滚动,吞没一切。

    而那些亦步亦趋,行进缓慢的身影,实则是一位位身着灰色道袍,面无表情,形如老槁的道人。

    ……

    古陀寺监寺厢房,监寺僧慈明陡感心烦意乱,背负着手在房间里左右踱步。

    长吸了一口气,慈明还是觉得不太对劲,便准备出门去找方丈师兄询问。

    整个古陀寺唯有他们二人是佛修,这突然起来的心悸一定不寻常,如果不能解决,他恐怕会寝食难安。

    可当慈明打开房门,刚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却迎面就看见满头大汗的撞钟僧正背着他的师兄,古陀寺方丈,快步地朝这里跑来。

    气喘吁吁的跑到慈明身前,撞钟僧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监寺大师,方丈大师……好……好像出事了。”

    见到撞钟僧背上的慈元方丈两眼空洞,宛如魔怔一般,慈明大吃一惊,连忙闪身让撞钟僧将自己的师兄放在了屋内的床上。

    探出神念检查师兄为何会这样,片刻后慈明满脸凝重,扭头问向一旁正在抹汗的撞钟僧:“方丈怎么会这样?”

    “回禀监寺大师,小僧也不知道,方丈一大早突然跑来钟楼,我觉得不对劲,就跟了上去,结果一上去,方丈就成这幅样子了。”小心翼翼的解释着,撞钟僧神色一顿,又接着道:“对了,今天西边突然来了一群外人……”

    “外人?什么外人?”眼神一凝,慈明连忙追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他们背着太阳而行,身子隐在了阴影里看不清衣着。”摇了摇头,撞钟僧如实回答道。

    眉头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慈明气息冗长,从他方才的查看来看,他的师兄慈元是被活生生吓成这样的。

    师兄是即将证得比丘果位的佛修,究竟是什么东西,竟能把他吓成这幅样子。

    眼神闪烁,慈明叫上了撞钟僧朝着钟楼走去,他要亲自看一看,究竟是什么存在,能够他师兄惊吓至如此。

    一路走来,古陀寺内的僧人看到慈明纷纷行礼,可心情焦躁的慈明并没有心情去一一回礼。

    来到了钟楼旁,慈明刚想迈步走上楼梯。

    笃笃笃!

    一阵不快不慢的敲门声,骤然响起。

    有人?

    脚步悬在了半空中,慈明神色微沉。

    古陀寺位于极西之地,这方圆千里莫说是人,就是生灵也少见。

    此刻已经百多年未被敲门的寺门被叩响,这意味着什么,慈明也在猜测。

    似乎是没有得到回应,那阵不慌不忙的敲门声再次响起,笃笃笃!

    “监寺大师?”

    扭头询问似的看向慈明,撞钟僧见慈明一动不动的看着寺门,也不敢做主去开。

    双眸微凝,慈明深吸了一口气,让撞钟僧后退,自己则走上前去,来到了寺门前。

    “请问,何人来访?”

    站定门前,慈明沉声而问。

    轰隆!

    慈明话音刚落,三米多高,镶满了铜锭的朱红色寺门便被大力推开,席卷滚动的风势让慈明的僧袍紧紧贴在了身上。

    风沙乱舞,慈明不自觉的眯上了双眼。

    朦胧模糊中,几位灰袍道人漠然立于门前,背后则是大片混沌浓雾涌动,充斥着毁灭和死寂的气息。

    “贫道……寂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