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大黑天山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一片苍茫的无垠林海中央,被无数珍兽神禽拱卫在中央的一颗巨卵,正以一种奇妙的搏动频率,向外界散发着无穷混沌的气息。

    这股波动隐晦而生涩,却又饱含着一股非常诡异浩大的力量。

    布满了先天之初,混沌意蕴的花纹,被珍兽神禽拱卫着的巨卵上,一枚巨大的眼眸正通过卵壳阴冷地观察着四周。

    这枚被魔祖罗睺亲自收集在道场的巨卵,便是传说中的混沌雏形。

    跪伏在混沌雏形的下方,贪婪吸收着巨卵散发出的混沌气息,这些不知在魔祖道场里繁衍生活了多久的珍兽神禽,开始发生着不可思议的蜕变。

    吼!

    高昂穿宵的嘶吼声中,一头卷云剑齿虎轰然撑破了原本的皮肉血骨,化作了一头浑身长满了幽青色碧鳞,形如水牛,却只有三只腿的怪物。

    三蹄践踏,完成了蜕变之后的碧鳞牛兴奋的来回走动,作为异兽,卷云剑齿虎的实力一般,但经过了混沌气息的改变后,它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了现如今这具身体所蕴含的恐怖力量,那是远超原本那具血肉之躯,百倍千倍的飞跃。

    在卷云剑齿虎发生了异变之后,其他匍匐在混沌雏形下的珍兽神禽也都相继崩散了原本的肉身,变化成了奇形怪状的生物。

    而异变后的珍兽神禽,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身披碧鳞!

    “咕砮吓琺……”

    巨大的混沌雏形卵中,一道古老晦涩的声音传出,下方的碧鳞异兽听见之后,齐齐停止了原本的动作,调转身躯,冲向了背后。

    轰隆轰隆隆!

    万兽奔腾扬起的巨大烟尘和嘶吼声,传遍万里之地,一道碧青色的潮水自林海之中涌出,化作狂奔之势,凶猛澎湃,震动天地,乾坤动荡,连远处的几座山脉,都被这恐怖的气势所震塌。

    ……

    沸腾着黄金岩浆的火山口中,全身都被一袭厚重黑甲包裹的一尊人形兵器,静静浸泡在足以将极道法宝熔化成铁水的岩浆之中。

    哗啦!

    头顶的一根石柱因为远方传来的震动断裂,笔直的朝着岩浆中着落下来。

    砰的从岩浆中飞身跃出,人形兵器一把握住坠落的石柱,安稳的落到了黄金岩浆旁的一片黑色空地上。

    掌心打开了一枚菱形的黑洞,将手里的石柱吸进体内,人形兵器双眼的位置倏然亮起了一道刺眼的红光!

    “这些混沌雏形真是越来越不安分了。”浑身的各个关节喷发出一股可怖的灼热蒸汽,黑甲怪人身形浑厚,震动一旁的黄金岩浆汹涌翻腾出了无数的气泡。

    黑甲怪人一步踏出,整个火山口剧烈颤抖,冲天而起的黄金岩浆遮天蔽日,幻化为无数汹涌可怖的巨兽。

    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自己负责的区域,黑甲怪人双眸看向了视野的极致,一道碧青色的潮水正卷动起滚滚的扬尘风暴,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不过黑甲怪人真正在意的还是碧青色潮水后面,那道灰蒙混沌的浓厚雾气。

    面甲中里传出了一声轻哼,黑甲怪人终身化作一道漆黑如墨的黑色匹练直扑那道碧青色潮水。

    与此同时,在这座道场的另外六个方向,六名黑甲怪人也相继出动,分别开始镇压这一季度的乱潮!

    ……

    一团嗡嗡名叫的黑色云雾之中,蚊道人与白眉仰头望着头顶天空中,一道黑色的匹练迅速离开,朝着远方尽头赶去。

    “终于走了。”

    乱潮爆发,目睹着掌兵使离开了自己驻守的区域,蚊道人咧嘴露出一幅得逞的笑容。

    挥手散去了用来遮蔽气息的蚊群,蚊道人负手望着掌兵使离开的方向。

    他曾经独身潜入西方二圣的道场,瞒天过海的叮走三品金莲,可见其隐匿神通之强大。

    就算这些掌兵使曾经是魔祖的部下,又执掌魔祖遗留的兵器,想要发现他,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掌兵使已经离去,我们可以动身前往祖殿了吧。”

    扭头看着还心有余悸望向掌兵使离去方向的六目紫金蟾,白眉开口说道。

    “可以可以。”

    点了点头,六目紫金蟾摇身一变,显化除了自己的原形真身,一头体长百丈的巨型金蟾。

    “请大尊暂时委屈一下,掌兵使虽然离去,但是肯定还留有余念,若是被其察觉到有外人气息,一定会舍弃镇压乱潮返回。”

    张开了自己的大嘴,示意白眉和蚊道人先进入自己的口中。

    对于六目紫金蟾的这项考虑,白眉倒是没什么异议,而一旁的蚊道人,脸色却一下绿了下来。

    看着六目紫金蟾那张黑洞洞的大嘴,蚊道人是满脸抗拒,可是见白眉已经率性进了去,蚊道人一想到师尊的嘱咐,只得咬牙闭眼,亦步亦趋的跟着白眉,进了六目紫金蟾的大嘴。

    盘坐在六目紫金蟾湿滑黏腻的舌头上,白眉面色平静,掌心处一团绿金色的光团不断变化扭转,大道之音潺潺流出,彰显出无上大道之神韵,天地变化之玄妙。

    默默运转着法力,炼化着手里的大道之源,白眉的十指间隙不断浮现出一道道剑痕,压在大道之源上,消磨着大道之源的抵抗。

    比想象中的困难许多啊……

    缓缓收敛了法力道行,白眉低头看着手心一点变化都没有的大道之源,哑然失笑。

    大道之源能够经历先天后天之间的磨砺转变,可见其之顽固难熬。

    罢了,出去之后,再想办法吧。

    大道之源宝贵,不可轻易动用,白眉也只是浅尝看看炼化的难度。

    “大道之源本性顽固,想要炼化起码需要先天级法宝辅助。不过你的诛仙四剑除外,那四柄凶兵杀伐之气太重,一个不慎都可能毁掉大道之源。”

    看到白眉炼化大道之源无果,蚊道人蹲在一旁开口提醒着。

    “你说的倒轻巧,先天法宝又不是地里的白菜,随我摘取。”白了蚊道人一眼,白眉没好气的说道。

    ……

    掌兵使离去,白眉与蚊道人隐藏在六目紫金蟾的口中,飞速朝着祖殿赶去。

    一路上,白眉蚊道人虽然藏身与六目紫金蟾的嘴里,但是一直都对外界保持的密切的关注。

    “前往祖殿的,似乎不止我们。”

    前行的路上,白眉看到了还有不少其他的异兽,在趁着这个掌兵使不在的时间段,同六目紫金蟾保持着同样的前进方向,朝着祖殿赶去。

    “祖殿内是魔祖真正的沉眠之所,里面的魔祖殉葬品每一件都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由于乱潮引发的混沌气息波动,祖殿在每一次乱潮期时,都有可能会想外喷出一些宝物。

    所以每次乱潮期,都会有一部分异兽前往祖殿,想要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在祖殿外围拾到宝物。”

    说着异兽争相奔赴祖殿的原因,六目紫金蟾奋力一跃,一举超过了好几头异兽。

    六目紫金蟾身高百丈,每一次跳越都能跨过数万里的大地,就这么带着白眉和蚊道人,不多时六目紫金蟾便来到了一座横跨左右天际的巨大黑色山脉前。

    “这里就是掌兵使的坐镇之地——大黑天山!”

    将白眉和蚊道人从嘴里吐了出来,六目紫金蟾化作大汉模样安静地站在了白眉的身手。

    “这是进入祖殿的唯一屏障,整个大黑天山将祖殿团团围住,只要翻越了这座天山,才能见到祖殿。”

    指着眼前巍峨高耸,压抑厚重,有着一股可怕威严的大黑天山,六目紫金蟾神情敬畏,当年他还是年少之时,曾趁着掌兵使外出,偷偷翻阅了这座天山屏障,靠近了祖殿,走狗屎运拾取了九命桃神。

    可自从上一次他亲眼目睹那头玄武王象被掌兵使亲手撕成了碎片后,年少轻狂时的得意,就变成了寒彻骨髓的后怕。

    现在,又一次来到了掌兵使的禁地,虽然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更加长足的进步,可是六目紫金蟾的心里还是不停的在打鼓,那三双大眼也不时的扫向四周,生怕掌兵使突然折返回来,杀一个措手不及。

    好一座巍峨天关……

    伫立在大黑天山之下,白眉俯首仰望,扑面而来的厚重压力,让他的骨子里都迸发出了一股激昂的剑鸣嘶啸声音。

    “不能飞过去,只能徒步而行。”

    跳了跳,蚊道人脸色变沉,在这座大黑天山之下,他们的遁光飞行之法,被彻底压制,莫说是飞行,就是稍微调高一点都做不到。

    想要翻越这座大黑天山,就只能徒步而行。

    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天山雄关,蚊道人感到有些头疼,他本就是飞行异兽成精,这猛不丁的被禁了飞行之能,就好像是常人被砍掉了双臂,浑身难受,使不上劲。

    “你若不想去,可以在这等我们。”

    笑着看着一脸不悦的蚊道人,白眉迈步领头朝着山上走去,在来这里之前,白眉试着通知东皇太一汇合,但是太一留下的乌羽却突然神性尽失,成了一片普通的羽毛。

    发现乌羽的异状后,白眉就知道,东皇太一怕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过对于太一的安全,白眉道是不担心,作为圣人之下的第一强者,执掌先天至宝东皇钟的存在,除非魔祖复生,否则绝不能有任何力量,足以威胁到太一的生命。

    联系不到东皇太一,白眉只得和蚊道人先行上路。

    整座大黑天山几乎全都是由质地坚硬的黑色石块组成,整座大山看不到一点生机,入眼处皆是一片茫茫然的漆黑。

    由于无法使用遁光飞行,白眉三人行进的速度非常有限,大半天的功夫,不过向前行进不到千里,且越是晚上,三人就愈发能感受到磅礴压力的冲。

    一脚将脚下的一块黑石踩踏成碎渣,蚊道人仰头看着仿佛一点变化都没有的大黑天山,又扭头看了看才不到千里的路程,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烦躁。

    “这么走下去,得走到什么时候啊。”

    长舒了一口气,让心中的烦躁舒缓一些,蚊道人扭头看向一旁的六目紫金蟾:“难不成你上次就是这么一步一步爬上去的?”

    “嗯,上次我足足爬了两个半月的时间,才翻过了这座大黑天山。”点了点头,六目紫金蟾的回答,让蚊道人有些崩溃,两个半月啊……

    “早知道来之前,就先降服两头坐骑,驮着我们上山了。”撇撇嘴,蚊道人看向了山下,心中已经动了要去降服几头一手,当做坐骑苦力的想法。

    “大尊若是累了,我可以驮您登山。”

    走到白眉身边,六目紫金蟾明言自己愿意背负白眉上山,一旁的蚊道人听到这话,连忙喜笑颜开道:“那感情好啊。”

    “不必,此山内藏玄妙,若能徒步登顶,定有好处。你们好生体悟,就会明白。”谢绝了六目紫金蟾背负的想法,白眉指着脚下黑色的山体道。

    “玄妙?那有什么玄妙?”狐疑的看了看脚下,蚊道人左右步行了几步,并没有感到一丝异常。

    “你的心太躁,沉不下心,如何体悟玄妙。”

    见蚊道人一脸迷糊,白眉摇头抬手,在蚊道人的额前轻轻一压,留下了一道晦涩的剑痕。

    额头剑痕生光,蚊道人的面色骤然变化,在白眉帮他压制住了躁动的道心之中,灵台澄明,元神清净的他,后背冷汗直冒。

    回想着方才自己那种冲动急躁,几次想要下山离开的状态,蚊道人心头狂震,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被影响到了这种程度,如果不是白眉,他自己可能不知道多久才能发现这种异常。

    “这座天山有着淬炼人心神肉身的玄妙威能。只是这种威能,十分诡异,急功近利,没有做到循序渐进,也就导致了你的道心在不知不觉中失守。”

    以自身剑意替蚊道人镇压住了失守的道心,白眉深吸一口气,一步跨出,竟猛地出现在了百里之外!

    咔嚓!

    脚下无数黑石崩溃,白眉面露讶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