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魂道一脉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随着紫羽真宗与真阳坛的交易,苏飞尘绑走苏王爷等重案被发现上报,真阳坛以及真阳坛背后的势力都在朝廷的大力起掘之下,盘根错节于阴暗角落里的触手,终于昭然显示。

    生魂门,这个庞大而隐秘的组织也第一次出现在了各大势力的视线里。

    九州之内,各类宗门千奇百怪,魂道宗门也有两三支,但都是些山野小派,对于魂魄的研究也只是极其表面的。

    因为传闻在地央界的中古时期,魂道乃是九州最为昌盛的大道,一州之地十之六七都是魂道宗门,但是在中古时期的末年,一位魂道大能突然于自家宗内发狂暴毙,一夜之间九州大地之上发生了上千起这样的意外。

    于是便有人传言,灵魂之道乃天地权柄之道,人力欲窥之,则必遭天谴。在有意无意的暗涌推动下,这道传言传播的愈发炽烈,而兴盛于中古时期的魂道一脉也最终没落于中古末年。

    此后的各个时期,在统治者的暗中授意下,魂道一脉被深深雪藏,再也未成过气候。

    如今生魂门的出现,让各大势力们第一时间联想到了曾经旺盛繁茂的魂道一脉,对于生魂门的调查,也进入到了紧锣密鼓的阶段!

    握住手中极度疑似是有人族魂魄物质打造的小剑,白眉抬眸望向尹平天的神魂:“这把剑你是从何得来的?”

    被白眉一击毁去肉身,摄出神魂,尹平天的意识都尚未反应过来,听到白眉问话才浑浑噩噩的抬起头:“我……死了……?”

    见尹平天答非所问,白眉指尖白光一闪,顿时在尹平天的神魂上灼出一个小洞,神魂之痛远胜肉身之痛千倍,被白眉一灼,尹平天痛的脸都扭曲的不成人样,浑身抖若筛糠,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是霜圣门的胡长老给我的……”

    “霜圣门?剑贪朱槐的那个霜圣门?”

    朱槐,平洲第一剑修,金丹大能,平洲十大高手他位列第四,为人阴损奸宄,贪得无厌。所以被人取了诨号:剑贪!

    此人突破金丹时,曾立下豪言要占天下所有的至强剑器为己有!

    曾经看上了一位筑基真修的剑器,不顾身份出手强抢,导致那名筑基修士身亡。事后那名筑基真修的长辈们前来了解情况,那朱槐也不问青红皂白,将人给全杀了。

    结果那修士的一位长辈乃是平洲抚镇司的副都督,得知朱槐此等恶行后,直接拎着抚镇司的地宝闯进霜圣门将朱槐打了个半死,若不是霜圣门的门主拦着,朱槐就被那副都督直接打死了。

    将朱槐狠狠教训了一顿后,那副都督勒令霜圣门门主严加管教朱槐,百年内不得放他出宗,如若不然,朱槐的命,就由抚镇司保管了。

    自那之后,朱槐就被霜圣门门主打进悔心谭,已经百年未露面。此人若在,白眉剑闯平洲时,很可能会遇上此人。

    而朱槐所在的霜圣门也并非等闲宗门,乃是平洲十大宗门排名第二的顶级宗门,宗内足有八尊金丹!

    如果真是这样的宗门也已经与生魂门合作,那对于生魂门,白眉就必须提起更多的防范了。

    先是紫羽真宗,如今又有霜圣门。幽州平洲的十大宗门,都相继与生魂门合作,生魂门到底许诺了什么样的条件能让这两尊大宗门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与生魂门合作呢?

    此时阴土在侧,人族九州倘若真的掀起内战,那就真成了一场天大浩劫的开端了。白眉心中暗忖,随后又接着向尹平天问道:“既然是霜圣门长老给你的这把剑,他有交代你什么吗?”

    “胡长老给我这柄剑和九毒腐神散,都是为了收服黑沙宗所用。九毒腐神散已经被用来毒杀黑沙宗长老了,这柄小剑,胡长老说是给我遇到无法匹敌之人时,留作备用的。哦对了,胡长老还特意吩咐有罕见的灵材一定要收好交给他。”此刻连神魂都在白眉手里捏着,尹平天只得极尽配合。

    “你和那胡长老平日怎么联系?”白眉问道。

    “我不能主动联系他,都是他联系我的。他给了我一块玉符,若有事吩咐都是通过玉符支会我。”尹平天说道。

    “玉符呢?”

    “在我身上,但是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说着,尹平天看向自己那堆碎成糜粉的尸体,惨笑道。

    “你知道生魂门吗?”突然开口问道,白眉双眸紧盯着尹平天的脸,审视着他的反应。

    被白眉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有些错愕,尹平天想了想才道:“并未听过。”

    看到尹平天脸上的表情并不像是说谎,白眉缓缓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尹平天只是个小卒子,真正的大头还是在霜圣门那边。

    白眉解决了尹平天,黑沙宗的生死危机也得到了缓解,但是能否继续支撑下来,仍旧是个未知数,毕竟玄炎门主虽死,但玄炎门犹在,黑沙宗此刻的情况以及很难抵挡住黑沙宗了。

    “王爷,不知能否……”又把念头打到白眉身上的古星波话还没说完,白眉就摆了摆手:“不要说了,我与叔宗主的约定已完成,黑沙宗今后如何与我无关。”

    言罢,白眉拂袖便要离去。

    见白眉决绝离去,古星波眼中好不容易泛起的几丝希望,又黯淡了下来。走到门口,白眉脚步一顿,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回到古星波耳中:“固执一地,非良策。人犹在,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并非难事。”

    听到白眉的话,古星波猛地抬头,看向门口时白眉的身形已经彻底消失。

    “师兄,换个地方开始,我们可以吗?”眼神有些犹豫的望着自己的师兄,古星波的语气中充满着不自信。

    “星波,师父对你一生都寄予厚望。如今我黑沙宗破而后立,势必会比原先更加昌盛!师兄,愿意追随于你!”沉声扶起古星波,钱达语气郑重,言毕便单膝伏下!

    “吾等,也愿意追随宗主!重建黑沙!”

    周围受伤倒地的一众黑沙宗修士,也一同齐齐呐喊,声威虽不震天,但却悍入人心。

    “好!我古星波今日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定要让我黑沙宗扬名立万,永不再受人欺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