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一语之约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掌间五枚灵动五色的纹路浮现,白眉伸手将掌心贴在水球上,体内金丹微微一震!

    “五行轮转,化灭向生!”

    轻喝一声,橘红色的明光自白眉的指间徐徐翕动,像是律动的呼吸一般,将五行生生造化之地渡入灵脉节点之中。

    生生造化之力一入节点,原本萎靡无力的银蟒顿时精神许多,游曳的幅度也变得更加有力。不出片刻,银蟒的身上便浮现除了无数金色的斑纹。

    扁平的蛇头也渐渐变得立体起来,向着蛟头转变。

    “好了,你吩咐下去之后。每七日向这节点中投入千枚上品灵石,七七四十九天后,灵脉便可恢复如初。”收回手,白眉淡然道。

    听闻自家宗门的灵脉居然还能够恢复到从新的品阶,赵山海大喜过望,连连朝着白眉拜谢。

    事到如今,其实赵山海有一点不知道,白眉的五行破灭大阵确实将无量剑宗的灵脉弄得降阶衰败,但这并不是灭亡的兆头,只是五行破灭之力对于灵脉的压制作用。

    灵脉乃天地精元汇聚之地,有大地脉势相连,其中蕴含的能量抵得上百名金丹修士总和。

    白眉草草布置的五行破灭大阵确实可以压制灵脉一时,伪造出灵脉崩灭的假象,但是时间久了,灵脉压制过重就会引起地势反弹,白眉的五行破灭大阵也就会不攻自破。

    这一次白眉能够瞒天过海,唬骗无量剑宗全宗上下,一来是因为白眉的身份让他们忌惮,庞大的背景,收服一州剑宗的白眉,让无量剑宗的人潜意识的相信白眉确实有能力可以布置出这样的大阵。

    二来也是因为白眉的五行破灭大阵确实对灵脉造成了强大的影响,让无量剑宗的人信以为真。

    凭借的过人的机智和准确的判断,白眉断定无量剑宗的人不敢和他赌时间,可以说在设下这场豪赌的同时,白眉就已经握住了天平的一端,胜利始终都有白眉把控着。

    虽然几经波折,但无量剑宗最终还是拜服在了白眉的铁腕之下,宣布并入蜀山剑宗。甚至在外人不得知的私下,连其宗主都被白眉招拢。

    收服无量剑宗后,白眉照例进了无量剑宗的藏经阁,但却在进入藏经阁的第一天,突然接到了一道属于自己的神念波动!

    有意识,这么多年没找我,原以为你们挺过去了,现在看来似乎又生他祸了。捏着手里的神念,白眉轻笑一声。

    这道神念是当年白眉在平洲时所留,是与黑沙宗宗主约定,其寂灭后如若敌宗玄炎门前来生事,可以以此神念换白眉出手救他黑沙宗一劫,而报酬则是一团珍稀罕见的太白金精!

    当年黑沙宗宗主与白眉约定的时间是十年之后,如今马上就要到第二个十年了,白眉一直未曾收到神念传回,原以为黑沙宗挺过了玄炎门的征伐。

    错失了那块太白金精还让白眉可惜许久,如今神念来了,白眉不禁微喜,黑沙宗如何他不在乎,他在意的只是那块太白金精!

    白眉这些年盛威远扬,黑沙宗必然也清楚。想必也早已把当年的约定,当做一次救命金牌。如不是生死危机,肯定不会使用。

    既然用了,那就说明黑沙宗已经到了势如水火的境地。

    为防万一,以免夜长梦多!白眉接到神念稍作思虑,便出了无量剑宗的藏经阁,与赵山海交代了几句,便即刻飞身前往平洲黑沙宗!

    ……

    平洲黑沙宗外,原先宗门外的深潭此刻早已被血水染红,一具具面目狰狞被烧的焦黑一片的浮尸飘荡在水面上,浓郁的血腥味和焦糊味让人忍不住作呕,整幅场景全然是一片人间地狱。

    黑沙宗内,左臂被齐根斩断的古星波脸色苍白的跌坐在宗主大殿的台阶上,身旁皆是已经受了重伤的黑沙宗修士。

    “宗主,我们已经挡不住了。趁现在玄炎门未攻来,您快从密门逃走吧。”眉毛胡子都被烧的精光,左脸颊还有一块严重烧伤的钱达,气息紊乱,嘴角溢血,拉着古星波的手催促道。

    “不行,师父留给我的宗门我绝不能丢。师兄,我已经捏碎了南疆王留给我宗的玉石,他很快就会到的。南疆王一到,我黑沙宗就有救了。”神色有些恍惚的古星波说道。

    “唉,南疆王是何等身份,当真会因一语之约,远赴而来?即使他愿意来,海州与平洲距离这么远,等他到了。我黑沙宗也早就亡了!

    星波,你若还当我是你师兄,你就赶快走!你若死了,我黑沙宗就真的完了!”苦口婆心的劝诫着古星波,钱达刚想继续说道,可黑沙宗的大门却被一股巨力轰然爆开。

    轰鸣的气浪将宗主大殿内的一干人等都掀翻在地,余音震得古星波等人双耳都流出了鲜血。

    身着白底赤炎纹衮袍,虎背蜂腰,眉心有一火焰徽记,面容冷峻的玄炎门主负手踩着黑沙宗的大门,走进了黑沙宗内。

    “叔老头一死,黑沙宗真是一个拿得出手的人都没有……”语带失落,玄炎门主尹平天摇头道。

    “尹平天,你假借与我宗修好之际,袭杀我宗门长老,此等行径你有何脸面评论我黑沙宗!”一想到眼前这个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中年人假借两宗放弃恩怨的机会,偷袭他们的场景,古星波就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你是叫古星波是吧,叔老头怎么收了你这个傻徒弟,还把黑沙宗交给你。啧啧啧,到现在你居然还在执迷于我的手段,成王败寇这等简单的道理你都想不到,真是糟蹋了叔老头对你的一番后望啊。”

    踱步走在黑沙宗的宗主大殿里,尹平天忽的伸手一摄,宗主大殿天花板上的一处暗格被猛地打开,一团浮动着白金色泽的光团落入到了尹平天的手中。

    “找到了,这回总算可以交差了……”望着手里的光团,尹平天脸上微微扬起了一丝笑容。

    见尹平天居然将那块太白金精找了出来,古星波急忙道:“尹平天我劝你不要动这块东西,此物乃我宗与南疆王约定之物,我已发出传讯,南疆王此刻就在来的路上,你若取走此物,小心你玄炎门毁于南疆王的怒火之下。”

    手里把玩着太白金精,听到古星波的威胁,尹平天却不在意的笑了笑:“南疆王的东西?就算是他的东西又如何,此刻他身处海州,赶到这里不知要多长时间。

    而且即便他来了,本门主也不见得怕他!”

    尹平天正说着却发现对面的古星波等人面色骤变,就在尹平天感到不妙的时候,一只修长白皙,指若白玉的手掌已经搭在了尹平天的肩膀上,随后便是一声让尹平天心凉半截的轻语。

    “拿了本王的东西,还如此大言不惭,你的胆子真的是很大呀!”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