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诱拐宗主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南疆王果然是严谨苛刻之人,想必在围我无量剑宗之时,就都想好了退路了吧。这一次算赵某人输了,请南疆王撤去大阵吧,我宗愿意并入蜀山。”有些气馁无奈的摇摇头,赵山河妥协道。

    “撤阵?为何要撤?赵宗主微言大义,能以灭宗之言,将我阻于门外,此刻为何要改口?阵以布下,本宗就不会轻撤。赵宗主还是请回吧。”

    大袖一挥,白眉转身飘然朝着不远处飘去,这一次白眉已经打定主意要灭了这无量剑宗,征服路上不仅需要荣耀,也要血火。

    这一次白眉要杀鸡儆猴,让天下剑宗明白,他蜀山不是想拒绝就可以拒绝的,闭门不见,强硬阻拦的结果就是灭亡!

    被白眉言辞拒绝,赵山海的脸上顿时一阵青白,望着白眉徐徐离去的背影,双拳紧握,手心的空气都被捏的咯吱作响。

    久居高位,赵山海也有着自己的一番骄傲,被白眉此番拒绝,赵山海怒哼一声,拂袖离去。

    耳垂一动,听见赵山海离去的动静,白眉微微一笑,体内暗自真元滚动,催动五行破灭大阵加速运行,腐蚀着无量剑宗山门的灵脉。

    又过了半个月,无量剑宗内已经是愁云满片,灵脉被腐,无量剑宗内的灵气浓度骤降,不仅严重影响了弟子的修行,就连宗内诸多的灵材宝药也开始相继枯竭,只能暂时以灵石勾兑灵汁勉强支撑。

    宗主大殿内,赵山海紧皱着眉头,听着下方的长老们议论不停,吵闹互斥。终于,耐心彻底耗光,赵山海猛地站起身来,大踏步的朝着殿外走去。

    一见赵山海这般行径,孙无极赶忙追了上去:“宗主切不可莽撞行事,那抚镇司的汪从露既然都出面力挺南疆王,这就表明了朝廷的态度。此刻与南疆王作恶,无异于自寻死路啊!”

    “那你说怎么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无量剑宗的山门化作一片荒芜吗!”急躁不安的赵山海声音显得都有些低沉。

    “南疆王的目的本就是收服我无量剑宗,只不过因为我宗先前的行为有些损了他的面子,所以他才会如此这般,一是为了报复我宗,二也是要拿我宗杀鸡儆猴,警告日后他要收服的那些剑道宗门。”人老成精的孙无极很快便猜出来白眉的想法。

    听着孙无极的猜测,赵山海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此人张狂无比,行事既霸道又稳重,滴水不漏。我看他已经决意要将我无量剑宗化作荒芜之地了。”

    “此事的转机,如今看来就系在宗主身上了。”孙无极望着赵山海徐徐道。

    眉头一蹙,赵山海疑惑道:“我?”

    “不错,南疆王做事一向霸道,喜行铁腕政策。但是其本人并非是不讲道理之人,宗主若是肯放心身段,诚心与其谈一谈,认个错。或许此事还是有转机的。”

    一听孙无极的计划,赵山海的眉头一下挑的老高,声音也抬了八度:“他来侵吞我宗,我还要去给他认错!这还有没有道理。”

    “宗主,为了我无量剑宗上下,和举宗数千年的基业。现在外面的那位主儿,就是咱的道理。”苦心劝诫着赵山海,孙无极心里也明白谁是谁非。但是在修士的世界,道理往往都是由强者诉说的。

    如果此刻赵山海真的出去和白眉打了一架,或是死扛不肯服软。白眉绝对不会心软,定会将无量剑宗的山门灵脉彻底腐灭,让此地化作一片荒芜。

    揣度着孙无极话里的意义,闭口深思了片刻,赵山海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为了我无量剑宗,我便与他认个错。

    真是没想到,我原以为此人战力虽强,但也不过是一个人。我等开启护山大阵,闭门不见。此人也奈何不了我们,呆不久自会离去,可谁曾想他居然能不下此等灭绝灵脉的大阵,这样的人,真是让人无法不心生畏惧……”

    ……

    夜月降临,斜靠在一块山石上白眉手捏着一块青冈岩,指尖冒出一寸剑气,在这块岩石上雕琢,石屑纷飞,不多会一头憨态可掬的熊猫就出现在了白眉手心。

    “南疆王好雅致啊,对月刻石。看这刻的,怕不是想念豢养的宠物了吧。”提着一坛佳酿,赵山海自来熟的坐到了白眉身旁,笑着说道。

    眼神不动继续修饰着手里的石头熊猫,白眉轻声道:“赵宗主此刻不在宗内主持大局,却出来寻白某,是有什么事吗?”

    感受到白眉冷淡的态度,赵山海眼皮跳动,心里真的想一把把手里的酒坛拽到白眉脸上,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的唯一结果,就是让无量剑宗陪着他一起消亡在这位南疆王的怒火之中。

    踌蹴了片刻,赵山海取下酒坛上盖着的两个海碗,满上了两碗酒。自己举起一杯站起身来,郑重道:“白宗主,此前行径是我不对,驳了您的面子。今日在此我向您赔罪了,希望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无量剑宗上下。

    你若是不解气可随意处置我,但请您手下留情不要在腐毁我宗灵脉,我无量剑宗数千年基业,绝不可毁在我手上!”

    朝着白眉深深鞠了一躬,赵山海诚恳致歉。

    “赵宗主真的知错了?”吹走石熊猫上的一层浮灰,白眉头也不抬的问道。

    面色一凝,赵山海道:“真的知错了。”

    “好,既然赵宗主诚心认错,本宗也绝非小肚鸡肠之人。这是我蜀山令牌,赵宗主明日宣布卸去无量剑宗宗主之职,投我蜀山。我便撤去大阵,如何?”转过头,看着面色一下有些苍白的赵山海,白眉道:“于己一人,救全宗上下,千年基业。赵宗主可要想好了再答复我。”

    没想到白眉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赵山海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此事不小,赵宗主可以回宗商议一番,反正贵宗灵脉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不急不急。”宛如笑面虎一般,白眉满脸微笑,可言语中的锋利,却都让人不寒而栗。

    “赵某……赵某知道了,且容我回宗与长老商议一番,务必尽快给王爷答复。”告了退,赵山海离去的背影,不禁带来些许的恍惚。

    望着赵山海离去的身影,白眉微微一笑,去吧,本宗等你的好消息。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