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大肆学习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缺月诀》、《灭鬼宝术》、《长春大法》、《合气法诀》……绝情剑派的宗门藏书区域,收藏的典籍十分丰富。

    除了绝情剑派本部的剑法功法外,还有许多收集来的其他秘典法门。

    不过对于这些剑道法门之外的功法白眉是兴致缺缺,翻动了两页便放回了远处。

    走到绝情剑派剑道法门的书架前,白眉伸手去下一本册子,明显制作更加精细的封面上,笔力遒劲的写着四个大字:涤心剑法!

    情如絮、欲如尘;涤洗本心,方感元意……

    双眸极速的左右抖动,手捧着涤心剑法的白眉,看书的速度简直比一般人翻书还要快。

    作为金丹境的剑道大能,在数十年的剑道修行中白眉对剑道的学习领悟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种极为妖孽的境界。

    在白眉对剑道尚且一窍不通时,凭借专长剑宗之主,就可以做到远超常人千百倍的领悟剑道。

    如今,在剑道侵淫至今,连骨子里都流淌着剑意的白眉,面对练气期的剑法基本上扫一眼就可以融会贯通,甚至找出其中的缺漏不足,加以弥补。

    绝情剑派本部的练气剑法共有七十三套,风格迥异、难易不同。白眉花了一周的时间,将这七十三套剑法全部学会。

    合上最后一本剑法的秘籍,白眉微微合上双眸,长吐了一口浊气。再睁眼时,一道犀利的眸光顿时不受束缚的从白眉的瞳孔中激射而出,将对面的书架刺穿了一枚边缘整齐的小洞!

    一次性消化七十三套剑法让白眉本身的剑意又浑厚了几分,一时没有控制住,以至于眼神都成了极具杀伤力的剑光。

    扭动了两下稍稍有些僵硬的脖子,白眉将手中的剑法典籍返回了书架。接下来就是剑诀的部分了……

    绝情剑派因为身处海州,资源在九州诸多剑宗里也算是不错的,所以绝情剑派数千年下来虽说没成为顶级的大剑宗,但是也出了不少的筑基真修。

    以至于绝情剑派的筑基剑诀足有一十九册之多!

    这个数量,几乎是幽州两三个剑道宗门的筑基剑诀总和,即使是化剑山,拥有的筑基剑诀也不过只有十二册。

    此行真是不虚啊……嘴角微笑,白眉取下一册筑基剑诀开始细细翻看起来。

    与练气剑法那如翻书般的阅读速度相比,白眉在翻阅筑基剑诀的时候,速度已经非常接近与正常看书的速度,一字一句认真解读。

    练气剑法涉及的只是单纯的剑道技巧,而筑基剑诀所触摸的已经是一条完整的剑道。

    剑典、剑诀、剑法三者就像是一颗大树!

    练气剑法是树上的树叶,片面却是汲取剑道的根本形成,而筑基剑诀就像是长满了树叶的树杈树枝,片面的聚拢,成就为全面,化作了剑道的分支,顺着这条分支才能走向最终的源流。

    金丹剑典则就是这颗大树的主干,汇总着一切树枝树杈,无数的分支最终成就了一个庞大的体系,一个复杂而缜密的体现。

    左手一手按着书册,白眉的右手轻轻的虚空划动,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晦涩玄奥的剑道痕迹。

    一边看剑诀一边同步领悟,白眉此刻的所作所为,若是被任平之看到,怕是会惊得胡子都翘起来。

    藏经阁内,白眉不急不慢的汲取着绝情剑派数千年的积累,而在外面,因为剑派即将被吞并,绝情剑派内的长老和分舵主已经和任平之吵得不可开交。

    “总舵主,我派数千年的基业真的就这么拱手于人了吗?”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一向都以任平之马首是瞻的绝情剑派大长老齐南云沉声道。

    “此事从一开始就不是我等意愿可以阻拦的。南疆王之剑道修为,远胜于我。硬拼只是自取其辱,与其到时候弄得撕破脸皮,倒不如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绝情剑派并入蜀山后的待遇,南疆王爷已经明示我了。除了要宣布并入蜀山,每年提供五名资质上佳的修士入蜀山,和一些常规的要求外,并入蜀山对我绝情剑派的发展并无太大影响。

    况且,南疆王承诺还会与我剑派分享剑道资源。退一万步来说,现如今剑道没落数千年,倘若他真的能一统九州剑道,我绝情剑派早一步加入也可谋筹一些先机!”任平之说道。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三长老他们对于这件事的意见很大,而且派内弟子们最近也在频频议论这件事。”大长老蹙眉道。

    “无妨,议论只是暂时的。况且,我现在还是绝情剑派的总舵主,三长老他们若是真有不服,来和我战一场,赢了这总舵主的位置就给他做!”

    连日来被三长老一派逼得极为上火,任平之此刻终于也拿出了他身为金丹大能的威严,厉声一叱,整个议事堂内的房顶都微微颤动。

    眼见任平之对于并入蜀山的事已经有了结论,齐南云点点头,转身去和一众长老交涉去了。

    齐南云走后,议事堂的一侧,任念桐缓步走出,见任平之面容带怒,随即轻声问道:“爹爹,怎么了生这么大气。”

    “没什么,一些琐事罢了。”见女儿来了,任平之很快便收敛了脸上的怒气,露出了一丝慈笑。

    “想必还是为了并入蜀山之事吧,女儿未能帮爹爹解忧,实在辜负了爹爹的期望。”低垂下头,任念桐自责道。

    “诶,没有的事。原本对你接近南疆王,我们也是抱着试试的念头,成与不成都无关紧要。”连忙安抚了几句任念桐,任平之道:“毕竟南疆王这个人我们并不熟悉,谁也不知他真实的脾气秉性如何,之前倒是苦了你,苦站一天。这南疆王还真是铁石心肠啊……”

    “成大事者,岂能心有柔肠。女儿倒是觉得这个南疆王,着实有一份气吞宇内,谋图天下的豪气!”被白眉无视,苦站一天昏迷过去的任念桐不仅没有对白眉心生怨恨,反倒是愈发的欣赏起来。

    看着女儿熠熠生光的双眼,任平之无奈的摇了摇头,越是天资聪慧的人就越是对奇怪的人和物感到好奇,任念桐的这一点性格任平之也是早有领教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