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真阳坛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一语震惊四座!

    面露凝重的苏余墨、讶然的苏青岚以及眼神阴郁的苏飞尘同时将目光对准了苏勉阳!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

    抚平了身上衣衫的褶皱,苏飞尘调整呼吸望着苏勉阳一字一句说道。

    “什么原因你自己清楚,今日有客人在我不便捅破你。只希望你能早日收手,不要陷得太深。”语气冰冷,迎着苏飞尘的目光苏勉阳毫不示弱!

    “都给我住嘴!勉阳,你让我褫夺飞尘的继承权,到底是因为什么。”

    呵斥一声,苏余墨虽然修为尽失,但被封为王爷这么多年,曾经又是睥睨群雄的大能,早已养成了一股如山似海的厚重威严。一声厉喝吓得在场苏氏三兄妹都噤若寒暄,身子一颤。

    苏勉阳看了一眼座上的白眉,欲言又止眼神又投向了苏余墨。

    感觉到苏勉阳眼神中的犹豫,苏余墨随即道:“南疆王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

    “既然如此,那儿子就实话实说了。飞尘,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接触真阳坛的人!”向苏余墨拱了拱手,苏勉阳侧过身子双目精光四动的盯着苏飞尘,沉声问道。

    “真阳坛?我并不知道大哥说的真阳坛到底是什么?”目光平常,苏飞尘语气自然,表现的没有一点异常,似乎真的不知道这个真阳坛是个什么东西。

    真阳坛?这个苏飞尘果然有些问题!听到苏勉阳提起苏飞尘与真阳坛有勾结,白眉看向苏飞尘的眼神顿时变了,这个苏勉阳口中的真阳坛其实就是白眉的老对手生魂门下属的一个子组织,负责蛊惑平民百姓,聚拢人力,一直在幽州地下发展,规模不小。

    之前生魂门南陲分舵舵主江阳夏在蜀山立宗大典上出现,传达生魂门主想与白眉和解,后被白眉擒下,白眉从这个人身上得知了很多关于生魂门的信息。

    其中就包括真阳坛这个子组织的信息。

    生魂门来历神秘,历史悠久。知道这个组织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从白眉一直与生魂门的交锋中不难发现,这个组织似乎一直都在狩猎天下奇才,连白眉都在他们的名单上。

    可见这个组织必然是在图谋一件甚为浩大的计划,只不过白眉无论如何逼迫江阳夏,江阳夏都始终不肯透露半分生魂门内的具体事宜,也不知是真的硬骨头,还是体内有什么限制这方面的后手。

    显然也听过真阳坛这个邪教组织,一听苏飞尘与其有接触,苏余墨的脸色顿时沉下几分:“飞尘,你到底有没有和这个真阳坛接触过!”

    “父王,儿子绝对没有做过这等事。真阳坛乃是幽州境内的地下邪教,儿子怎么可能和他们搅到一起呢!大哥,你说我和真阳坛有接触,有什么证据吗?”矢口否认,苏飞尘语气诚恳,断定自己自己绝对没有和真阳坛有染,转而直视向苏勉阳。

    “四个月前中旬那日我与军统行校司的一队校尉前往南郡鼓楼,路过八景山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和一个胖道人有说有笑,那胖道人后来被督法司缉拿,身份是真阳坛的一位分坛坛主,据他交代他那日是和你商量购买紫羽真宗境内六个村庄的人口,准备带入真阳坛蛊惑为信徒!

    飞尘,买卖人口是我朝大罪,勾结邪教更是重中之重!你……你怎么敢……”

    越说越气愤,苏氏兄弟年幼时关系极好,只是长大后苏勉阳进入幽州军统,苏飞尘也拜入了紫羽真宗两人的关系才渐渐生疏起来。可是不论怎么说两人都是血脉相通的亲兄弟,眼看着苏飞尘步入歧途,苏勉阳怎能不痛心疾首!

    “胡说!我根本就没有去过八景山,也没有见过什么胖道人。四个月前我正在宗内负责一批新进弟子的教导,压根就没有出过宗门。这点你可以找我师父求证。

    什么真阳坛,什么买卖人口。大哥,你这诬陷的理由也太过蹩脚了吧。我乃堂堂的王府之子,紫羽真宗的二代亲传弟子。我为什么要去勾结那什么所谓的邪教?于情于理都行不通啊。

    依我看,怕是大哥你觉得我会威胁到你日后继承王位,所以才设了这么个局,想趁机褫夺了我的继承权。毕竟我可不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语气阴鸷,苏飞尘一连刁钻的反驳,最后甚至连苏勉阳修为停滞的痛楚都点了出来,两兄弟之间霎时战火纷扬。

    “你说什么!”

    没想到苏飞尘居然会如此说话,苏勉阳浓眉倒竖,大手一伸就要朝苏飞尘的衣领抓去。

    “哼,还想耍大哥的威风?”

    冷笑一声,苏飞尘抬手一磕顿时将苏勉阳的手掌磕飞,五指张开反倒是朝着苏勉阳的后颈提去!

    一时间两兄弟都是心生忿怒,互不相让,打的劲风呼啸,闷响不断!

    砰的一声,苏余墨狠拍了一下桌面,霍的起身怒斥道:“放肆!都给我住手!”

    可是已经打出真火的苏氏兄弟哪还听得见苏余墨的呵斥,两个人是手段齐出,都想要先一步压过对方。

    无奈苏勉阳虽然年龄稍长苏飞尘几岁,但毕竟修为上不如苏飞尘境界高,百招之后疲态渐露,开始被苏飞尘压着打,只能勉强防御。

    就在苏飞尘一掌打穿苏勉阳防御,就要一步擒拿苏勉阳的时候,一只温润如玉,骨节分明的手掌轻轻挡在了苏飞尘的手臂前:“长幼有序,二公子有些过了。”

    就差一步被人阻断的郁闷,让苏飞尘眉头大皱,也没看清楚是谁,张口就厉喝道:“哪来的不长眼的多管闲事,我苏王府的事你管得了吗?”

    苏飞尘刚一骂完,一抬头就看到了白眉平淡如古井般的面孔,屈指一弹将苏飞尘轰飞数十丈,白眉扶住苏勉阳,双眸翕动沉声道:“怎么,本王管不得你?”

    被白眉以长辈的身份教训,苏飞尘心底顿时升起了浓浓的不满,但无奈白眉以不是当年那个名不经传的小散修,而是与他父亲并肩的当朝王爷,于是苏飞尘只能强自咽下满肚子的怨气,低头躬身道:“南疆王教训的是,飞尘受教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