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利欲缠身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南疆王府外,背负长剑手拿酒壶的李逍遥一脸笑意的带着妻子赵灵儿从外面归来,白眉被朝廷册封为了南疆王,李逍遥这位大弟子的身份也是水涨船高,无数人为了巴结白眉,对于李逍遥也是各种谄媚殷情不断。

    这让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的李逍遥不自觉的有些飘飘然,这不刚刚从外面吃请回来,李逍遥还没进王府。两名早就候在门外的仆从就赶忙了迎了过来。

    “您就是南疆王爷的弟子,李逍遥大人吧。小的李元,我家老爷派小的来,想请您去家中一叙,明日正午。还望您能赏脸莅临。”讪笑着将手里的请帖递给李逍遥,李元点头哈腰一幅标准的奴才样。

    接过李元递来的请帖,李逍遥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将其收了起来,摆起一幅沉声模样道:“嗯,我知道了。转告你家老爷,明日逍遥定会准时登门拜访。”

    见李逍遥答应,李元连忙弯腰作揖,连声道谢着退去。

    “灵儿,师傅现在是王爷了,你说他以后会不会也给我挣个爵位啊。”眼睛里透着精光,李逍遥憧憬着道。

    “逍遥哥哥,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这几日陪着李逍遥流连各种宴席,赵灵儿敏锐的感觉到李逍遥的心里正在发生着某种微妙的变化。

    “没什么,只是觉得权势这东西,确实有点意思。”自顾笑了笑,李逍遥随即牵起了赵灵儿的手,迈步走进了南疆王府。

    南疆王府是朝廷为白眉在京城准备的下榻府邸,规格极高,九庭十八院,雕梁画栋,处处透着别致尊贵。

    白眉身为王爷,卧房在东。而李逍遥的房间就紧挨在白眉房间的边上,白眉的二徒弟阿宝不习惯住在房间里,白眉索性就在自己屋后种了一大片竹林,让其生活在自己最喜欢的环境了。

    带着妻子赵灵儿来到别院口,李逍遥突然步子一停,双眸凝实看向院落的一处假山,铿锵!长剑入手,剑音长鸣,李逍遥让赵灵儿躲到自己身后,持剑走向假山:“何人胆敢擅闯我师尊别院,滚出来!”

    “小子,说话客气点。要不是看在你是白小子的徒弟,爷一掌就能废了你。”如云鹤架空,一身金边云纹服的童天骄,簌的一声从假山内跳出,两眼神光刺动的望着李逍遥。

    “你是谁,擅闯王府,你知道该当何罪吗!”清楚的从童天骄的身上感受到浓浓的压力,李逍遥握着长剑的手心已经不自觉的溢出了层层的细汗。

    “少跟爷废话,白眉呢!赌斗结束,这小子跑的跟贼一样,爷来找了他几回,他都不在。赶紧叫他出来见我。”挑起眉头,童天骄一脸悍气道。

    看着出言不逊的童天骄,李逍遥身形一晃而消失,此刻白眉在何处李逍遥也不知,但是看此人的口气,显然不是善茬。若是自己单单一人,李逍遥纵使不敌面前这人,但是凭借着长空逍遥的能力,逃跑还是可以的,不过他虽然能跑,赵灵儿却跑不掉。

    为了结发妻子,李逍遥此刻只能咬着牙硬上,希望能拖到白眉赶来。

    李逍遥突然消失,童天骄下意识的就用神念企图搜寻李逍遥的位置,可是神念扫过方圆五十里内,却诡异的并没有发现李逍遥的踪影。

    唰!

    耳边银光一闪,童天骄面色不改,抬手屈指一弹,正好弹在了李逍遥刺来的剑尖上。

    嘣的一声脆响。李逍遥手中的长剑轰然碎裂成末,整个人也直直的横飞出去,撞断假山,镶嵌在了墙壁中昏迷过去。

    望着脚边徐徐落下,被李逍遥剑锋削断的几根发丝,童天骄身上的气势陡然威重起来,像是高山大岳朝着李逍遥压去。

    “童皇,你这一来就打伤我徒儿,真当白某人是泥捏的不成。”别院正卧的大门轰然洞开,一缕清虹从房中飞出。

    将李逍遥从墙里带了出来,白眉按着李逍遥的肩膀,一丝至纯的青莲真元输送过去,李逍遥体内的伤势顿时复原,人也苏醒了过来。

    一醒来见到白眉,李逍遥面色一喜:“师傅,你回来啦。”

    看着李逍遥,白眉却面露威严,沉声道:“闭嘴!看看你自己,气息松散,剑式软塌!沉迷欲念而不自知,滚一边站好,待会我再找你!”

    被白眉厉声呵斥,李逍遥脖子一缩,通红着脸乖乖站到一旁,不敢在言语。

    打发了李逍遥,白眉负手望向童天骄:“童皇这么急着找白某,有事?”

    双眼微眯盯着白眉,童天骄心中微凛,此刻的白眉站在他面前,以及神秘的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古潭,尤其是那双漆黑深邃的双眼,神光内敛,却又仿佛能将一切都吸引进去一样。

    可以说面对现在的白眉,童天骄已经没有之前那般平等的感觉,甚至童天骄已经在心里估计,自己现在若是和白眉动起手,还能自保留命吗?

    “也没什么,两界赌斗之后就一直找不到你人。我原本是想来通知你,我师弟剑不二已经离开山门,据我所知应该是来找你了。想让你有些准备,现在看来……不必了。”现在白眉的实力,童天骄都已经无法看清,但是从白眉身上若有若无散发出来的压抑气息,童天骄知道白眉的修为必然已经达到留一个极为恐怖的境界。

    “童皇好意,白某心领了。”朝着童天骄拱了拱手,虽然剑不二对自己已经不存在威胁,但童天骄毕竟还是一番好意,白眉还是谢道。

    “行了行了,我走了。对了,我师弟要是来找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留他一命。”摆了摆手,童天骄一步百米,转瞬就消失不见。

    送走童天骄,白眉侧过身子望向一旁站立的李逍遥,脸色渐渐拉了下来:“逍遥,你随我进来!”

    听到白眉的语气森严,李逍遥顿感不好,眼神救助与自己妻子。

    “灵儿别跟来,就逍遥一人进来!”白眉迟来的一句话,彻底断了李逍遥让赵灵儿求情的打算。

    自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李逍遥长吸了一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劲,迈步走进了白眉的卧房。

    一进房间,李逍遥就看到了正坐在屋内双眸微阖的白眉,踌躇了片刻,李逍遥道:“师傅……”

    “众人巴结,好话连篇的感觉不错吧。”双眼不睁,白眉直言道。

    听出了白眉语气的冷淡,李逍遥顿时明白师傅这回可能是真的生气了,连忙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头伏于地,低声道:“师傅,逍遥知错了。”

    “我辈剑修,明心见性,心中唯道,手中唯剑。利欲如丝,缠人心神手足。你可知这欲丝缠身,再想要去除,要花费多少功夫吗?”望着下方跪伏的李逍遥,白眉沉声道。

    “逍遥明白,但还望师傅不要动怒。逍遥愿意领罚。”白眉对于李逍遥的意义重大,甚至可以说是精神信仰,如果白眉对他失望放弃了,那对李逍遥来说就和世界末日没什么区别。

    “好,你有心认错,师傅就不重罚你。今日回去,每日演练基础剑法五千遍,何时能将基础剑法炼入骨子,何时再来找为师。”白眉道。

    “师傅,何为炼入骨子?”抬起头,李逍遥疑惑道,但白眉早已闭眸入定,不在言语。

    “徒儿明白。徒儿告退了。”咬了咬嘴唇,李逍遥躬身退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