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搏杀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随手从腰间的袋子里抽出了几根枯黄的稻草,支龙张开嘴从舌尖下取出了一片皮肉,这是他之前攻击纪昌时取到的。

    枯黄色的稻草包裹在这片皮肉在支龙的手里渐渐变成了一个小稻草人,尖长的指甲划破自己的掌心流出粘稠的鲜血滴在稻草人上。

    将稻草人摆在地上,支龙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嘴里叽哩哇啦的念动着古怪的巫蛊咒语,脚下也开始跳动着杂乱的步伐。

    手舞足蹈的原地施展咒法,在支龙的控制下,地上的稻草人上一道血线开始从地上一直蔓延到了稻草人的眉心。

    “喝!”

    厉喝一声,支龙伸手往稻草人上一指,原本黯淡无光的稻草人顿时逸散出了一股活人的气味,像是变成了一个稻草人模样的小人似得。

    一脸阴鸷笑容的看着手里的稻草人,支龙舔舐着嘴角,满眼的毒辣。伸手在稻草人上一摊,枯草扎成的稻草人顿时转了个身子,面朝着一个方向。

    “看你这会还能往哪跑!”

    凭借稻草人的联系,支龙确定了纪昌的方位,相比于支龙的皮外伤,纪昌连中了支龙一十三道夺命巫蛊,即使没有性命之忧,也必定受了不小的伤。

    借助稻草人的指路,支龙只要能找到纪昌,有九层的把握可以当场拿下他。

    既然你把支龙爷爷的巫娃射死了,那我就拿你来炼新的巫娃吧……已经想好一会抓住纪昌,一定要想把他百般折磨的支龙,满脸的残忍之色足以把普通人活活吓死。

    握紧了手里的稻草人,支龙快步朝着稻草人指的方向走去,以求在最短时间内抓住纪昌!

    ……

    此刻,迷宫的一角

    浑身长满了紫红色毒疮,脓疱里还游动着一只只黑色小虫子的纪昌,靠坐在地上,气息紊乱显然是受伤不轻。

    盘膝做好,纪昌运转着体内的真元,竭力的驱逐着体内的巫蛊和毒素。

    支龙乃是雾州第一巫寨,蛮神巫寨的少主。一生巫蛊之术诡异非常,而且有着远古蛮神邪力的加持,一旦中咒,没有支龙的亲自解除,一般人只会在咒术里痛苦死去。

    不过,纪昌可不是等闲的修士。

    作为当代无心谷的传人,纪昌虽然修为上略逊于支龙,但是若非是在这迷宫的特殊环境中,纪昌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让支龙知道,什么叫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低叹一声,纪昌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些许不忿,开始全力祛除其体内的巫蛊毒咒。

    支龙身为雾州第一巫寨的少主,他种下的巫蛊毒咒自然是非常难解。

    盘膝在地,满头大汗的纪昌耗费了极大的心神,此刻也才堪堪除去了体内的五道巫蛊,还有剩下整整八道巫蛊毒咒盘桓在他的体内,给他不断造成痛苦和伤害。

    雾州修士,果然难缠……

    祛除了五道蛊毒,让纪昌的脸上略微好转了一些,虽然身上的毒疮脓包还没有消去,但也好转了不少。

    “呦吼,找到你喽~”

    手握着稻草人的支龙,一脸笑容的从拐角的黑暗里走出来,看着气息微弱,还能看到身上毒疮的纪昌,支龙脸上的笑容更盛:“无心谷,嗬嗬……也不过如此嘛~”

    “哼,下三滥。”

    知道自己现在与支龙交手,必然落败的纪昌一边讥讽着支龙,一边眼神移动准备着逃离的路线。

    注意到了纪昌的眼神,支龙微微一笑,手里的稻草人摇动起来:“想跑是吗?那可不行,你可是杀了我的巫娃,你知道炼制一只巫娃要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吗,那只巫娃我原本是打算在最后的比赛时才用的,却没想到被你浪费在这了这里。

    你说,我应该怎么感谢你好呢!”

    说到感谢两个字,支龙的牙齿都磨得吱吱作响,显然是巫娃被射杀,乃他来说也是一件极大的损失。

    望着支龙手里的稻草人,纪昌隐隐从其中感到了一丝与自己相连的气息,知晓自己这次怕是脱身不得的纪昌,右手一甩,一张两米多长通体乌青,雕刻着无数异兽面孔,冲着蛮荒气息的大弓倏然出现了纪昌的手中。

    “你要战,那便战!”

    声音如金铁般铿锵有力,即使深知不敌,纪昌也没有半分的怯懦之心,有的只是拼死一战的熊熊战意。

    “死到临头还嘴硬!”

    冷哼一声,似乎对于没从纪昌的脸上看到恐惧慌张这类表情而感到不满,支龙举起手里的稻草人,狠狠的揪下了一只胳膊!

    噗嗤!

    稻草人的胳膊被支龙揪下来的瞬间,纪昌的手臂也同时发出了一声脆响,一道血痕出现在了纪昌的肩膀上。

    “不错嘛,居然挡住了我的咒杀。不过,你能当得了几次!”

    纪昌的手臂没有入稻草人一样与身体分离让支龙有些意外,不过很快支龙就调整了心态,伸手直接就去揪稻草人的头。

    嗖!

    破空声响起,一道劲风刮过支龙的脸庞,手里的稻草人也被纪昌一箭钉在墙上。

    摸着被这道箭羽刮过有些痛楚的脸庞,支龙低头嘿笑了两声:“真是个不听话的家伙,可惜了,要是时间足够的话,我真想用毕生所学折磨你三天三夜。

    不过现在时间不多,还是老实给我死去吧!”

    低吼一声,支龙左肩处一尊鹰首人身穿着铠甲的蛮神纹身倏然一亮,背后一阵皮肉撕破的声音,支龙的背后倏然长出了一对长满了手指的翅膀!

    “雾州的修士,都像你这么恶心吗?”

    冷眼嘲讽着,纪昌弯弓搭箭,一连三只箭羽齐射,成品字型向支龙射去。

    背后的肉翅挡在面前,将纪昌的箭羽挡住。嘴里獠牙暴涨的支龙邪魅一笑:“相信我,很快你就会变得比我更恶心了。”

    肉翅大力一扇,支龙整个人像是出膛的炮弹一样,飞速朝着纪昌袭来。

    双眼一眯,纪昌竖起左手单手掐动了一枚法印,嗡的一声,纪昌的身形陡然间变得模糊起来,被飞驰而来的支龙穿透,就像是一个虚影一样。

    支龙穿过后,模糊的纪昌再次变得凝实起来,身子都没转抬弓就是一箭,直射支龙的后心!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