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再遇生魂门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与慧法的聊天中白眉得知,这一次的九州大会十大佛门除了金刚法门寺之外,只有大日如来真宗以及一禅寺没有派弟子前来。

    其他七大佛门圣地都派出了筑基级别最为优秀的弟子,意图争夺这一次的九州新人王!

    有意识,看来这一次新人王的奖励各大宗门应该都有了解,其中必然有他们极为迫切的东西,否则不会连佛门这样的清净圣地,也会跑来争夺什么新人王的名头。

    旧友重逢白眉原本准备与慧法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但是慧法却表示他是出来采买物品,这一次金刚法门寺带队的长老十分严苛,对慧法这样散漫的性子更是不能容然,所以慧法只得暂时推辞,与白眉相约下次再聚。

    告别了慧法,白眉眼眸余光一撇正好看见了不远处角落的一名黄衣女子,从白眉与慧法谈话开始这名女子就一直站在那个地方,盯着他们这边看。

    不动声色,白眉迈步朝前走去,而那名黄衣女子在白眉走远后也装作若无其事的跟了上去。

    刚转过两条街,黄衣女子就愕然的发现白眉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在找我吗?”

    带着锋芒的语气在耳边响起,让黄衣女子后背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刚想回头说什么,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掌已经轻轻搭在了黄衣女子的肩膀上,身体一僵黄衣女子顿时发现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已经彻底丧失。

    如同提线木偶一般被白眉控制着来到一条深巷里,白眉将黄衣女子转过身来,一张还算颇有几分姿色的脸庞强自镇定的的双眼望着白眉。

    鼻尖轻轻一嗅,白眉挑眉道:“很熟悉的味道……生魂门对吗。”

    “你在说什么,我……我不明白,请放开我好吗?”

    装作一副不知所措的神情,黄衣女子表现的完全像是一个被劫持的女子。

    “不知道白某在你们生魂门的名单上,现在是什么级别的了。丁级?还是丙级……”似笑非笑的望着黄衣女子,白眉缓缓说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吞了口唾沫黄衣女子紧张道。

    “我很讨厌你这种拐弯抹角的辩解。”左手一摊,一团乌黑浓密的黑色发丝出现在白眉的掌心:“这是吸脑鬼,你要是再不说话。它就会顺着你的鼻腔钻进你的脑子里,用每一根发丝插进你的脑浆中,让你感受到什么叫极致的痛苦。“

    晃动着手里的黑发一点点接近黄衣女子,望着白眉手里愈发接近的黑发,黄衣女子脸上开始不自觉的冒出汗水。

    “等一下,等一下!我……我只是个门徒,是上使大人派我来跟踪你的,其他的我真的一概不知啊。”

    看着那不停蠕动扭曲的黑色发丝不断靠近,黄衣女子的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崩溃,道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门徒?上使?你们的上下分级是怎么分的。”虽然和生魂门打过几次叫道,但是白眉对于这个神秘的组织还是不甚了解。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们门徒归上使支配,一位上使大概有十位门徒左右。门徒之下是假奴,假奴都是练气期水平。只有修为突破练气期成为筑基真修后才能成为门徒。

    上使由分舵舵主指挥,一个分舵大概有二十位上使,也就是有两百位门徒。假奴的数量没有具体限定,有的分舵多有的分舵少。

    我是成为门徒才三年,只知道这么多。”黄衣女子小心说道。

    “那你知道生魂门有多少分舵吗?”白眉接着问道。

    “中州是皇族祖庭所以只有一个分舵,其他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青州的分舵好像是做多的,大概有七个好像。”

    黄衣女子道出了这个组织的部分轮廓,白眉的双眼不禁微微眯起,这个生魂门的势力庞大远超他的想象,一个分舵就是两百名筑基真修,这还不论更强的上使和分舵舵主!

    也就是说在青州,生魂门的麾下足足有一千四百名筑基真修,这样庞大的力量一旦爆发开来,青州的朝廷官府很可能顷刻间就会被生魂门扑杀,到时候整个青州都可能陷入生魂门的手中。

    “分管你的上使让你监视我,就没有说别的什么?”白眉道

    “没……没有……”紧张的盯着白眉的双眼,黄衣女子说道。

    “好吧,你可以走了。”

    松开控制黄衣女子的手,白眉后退了两步。

    “真的?”

    双眼爆发出一阵精光,黄衣女子面色一喜迈步就要跑,可就在一刹那间一团如黑色闪电般的发丝已经顺着他的鼻腔钻进了她的脑子里。

    姣好的面孔一下子变得狰狞扭曲起来,黄衣女子两眼发白双手紧扒着头皮,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呃……呃……的呻吟声倒在了地上。

    像是犯了癫痫一样的手脚抽搐,目光冷漠的白眉就这么俯视的望着黄衣女子的生息一点点小事

    过了几分钟后,像是活物一样的黑色发丝从黄衣女子的嘴里钻了出来,缓缓变化成了一个披着湿漉漉长发的鬼影。

    “找到原因了吗?”

    望着黑发女鬼,白眉问道。

    轻轻点了点头,黑发女鬼重新化作一团黑雾融入了白眉体内,与此同时一段记忆也送进了白眉的脑海中。

    闭眸阅读这这段记忆,半晌白眉睁开眼,望着地上的女尸左眼闪电般化作一片白芒又变化原样。

    风一吹,地上一摊稀碎的沙子被风吹走

    深邃的小巷再次变回了白眉他们来之前的样子。

    从黄衣女子的记忆中白眉得知,生魂门这个组织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组织,而奇怪的点就在于这个组织对于成员有着近乎严苛的忠诚要求,但是同时又不做任何强制性的手段。

    至少从黄衣女子的记忆中她没有被种下任何防止叛变的手段。

    这一次黄衣女子奉命前来监视白眉,是受一名叫做炎蛇的上使指派,但是这个叫炎蛇的只是让黄衣女子搞清楚白眉的住所和日常行为,甚至都没有告诉黄衣女子白眉是谁。

    细细搜索了黄衣女子的记忆,白眉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丝不对劲,黄衣女子虽然自身觉得从没有被下过什么强制性忠诚措施。

    但是在她的记忆中有一段很模糊的记忆,这幅记忆画面是黄衣女子加入生魂门时,被带去祭拜生魂门的大祭司图腾时的记忆。

    在这段记忆的前后都有非常细小的断层,而这个断层会导致黄衣女子下意识的避开这段记忆,但同时也不会觉得自己缺少某段记忆。

    看来生魂门控制门人的手段,应该就是那尊奇怪的大祭司图腾。黄衣女子的记忆并没有给白眉太大的价值,但是总归让白眉注意到,这个诡异的生魂门又一次盯上了自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