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酒剑一脉!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谁干的。”声似三九寒冬里的冷风,白眉将木剑别在腰间转身问道。

    “这次率先入侵南陲是阴土三十六部中的邪伽部族。邪伽部族下有五十五总旗,每旗万人,百人为一队设小旗一名,千人为一军设督使一名。邪伽部族这次入侵南陲的都是精锐之师,清一色的练气三层以上的修为。

    杀害剑翁的夺走尸身的邪伽部族的第九总旗麾下的一名叫贝卡尔的督使。”雷紫山沉声道。

    “贝卡尔……”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白眉双眸之中如雷云风暴一般酝酿的杀意疯狂转动。

    “白眉,你要冷静。贝卡尔身为第九总旗督使,麾下不仅千人之军,本身实力也是半步金丹大能,你远不是他的对手。”拉住白眉,雷紫山生怕白眉一冲动,干出什么超出理性的事情来。

    “放下,我不会冲动的。”

    倏然抬头,白眉露出了一张平静的脸庞,但是雷紫山却从白眉看似平静的神情中看到了一股极度压抑的怒火。

    “我想把剑翁的遗物带走,可以吗?”

    伸手抚摸着那枚剑翁身前使用的酒葫芦,白眉轻声说道。

    “这个……”

    雷紫山有些犹豫,酒剑翁留下的这么酒葫芦若只是普通的葫芦,白眉拿走也就拿走了。可是这枚酒葫芦乃是酒剑翁一生的心血结晶,里面蕴藏起码上百种功效奇异的奇酒,盯着这枚葫芦的人不在少数。

    “这位小兄弟一来就要将这酒葫芦取走,未免有些太过霸道了吧。怎么说也该论资排辈商议一番吧。”这边雷紫山还没答话,一旁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眼中有着精光闪现的长袍修士站了起来,摇着手里的折扇道。

    “阁下是?”白眉目光转移到这个人身上。

    “在下灵元宗宗主,皮修德。”山羊胡修士微微一笑,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灵元宗……嗬!”

    轻笑一声,白眉望向皮修德的双眸,左眼倏然间化作一片白芒!

    噗噗噗!

    轰然沸腾的虚空数千道剑光闪过,皮修德才刚一感觉到一股剧烈的危机感,下一秒身子就被这股狂暴汹涌的剑光重重轰飞出去,砸破墙壁摔在了外面的大街上。

    一言不合,突然动手!

    白眉的出手之快,之诡异。连一旁的雷紫山都没来得反应!要知道皮修德可是南陲七十四尊筑基真修里也能拍得上名号的修士,筑基期凝魂境修为,即使是雷紫山出手也未必能在一招之内将其毫无反击之力的轰飞!

    一时间,所有屋子里的修士都齐齐站了起来,面色不善的望向白眉。

    “都给我坐下!”

    高声厉喝一句,白眉脚下倏然震荡起一股霸道斯烈的恐怖气势,席卷四面八方的磅礴剑意轰然压下,让屋子里刚刚愤而站立的修士不自觉的脚下一软,又坐了下来!

    练气大圆满之境界,强的不仅仅是能够在练气期拥有筑基期凝魂境的修为,而是白眉之前在青莲空间内许下的立道之言!

    天下无敌!荡平万界!

    谁敢阻!杀!

    阴郁冷冽的眼神扫过屋子里每一个人,所有的修士面对白眉的目光都不自觉的感到双眼一疼低下了头。

    啪啪啪!

    “好!不愧是酒老头看重的剑道中兴之才!”

    一阵掌声传下,两名发须皆白的老翁踩着楼梯一步步走下。

    见到两位老者,屋内的修士包括雷紫山都低声恭敬的喊道:“琴翁,棋翁。”

    一身白衣背后背着一幅古琴的老者走到白眉面前,睿智深邃的眼眸盯着白眉看了半晌:“酒老头经常提起的小白就是你吧。”

    “二位就是剑翁提起过的老友?”

    两位老者分穿黑白长袍,一身气息冗长即使白眉也无法感应到他们的具体修为,只是白眉疑惑酒剑翁虽然底蕴深厚一般的筑基真修都不是对手,但是也不应该有修为如此高深的老友。

    “酒老头性子执拗,一心想要探索出古剑修的真正道路。所以一直压抑着修为没有突破。不过他若在天有灵,见到你今日之成就。想必也能心中有慰了。”说起自己的老友,白衣的琴翁也是一阵惋惜。

    “酒老头在葫芦里给你留了点东西,你拿上楼去看吧。”

    “是。”面对剑翁身前的老友,白眉也表示出了足够的恭敬,背起那一人高的酒葫芦,踏着楼梯走上了楼。

    一见白眉要带走那装着大量奇酒的宝葫芦,一些人顿时坐不住了:“诶……这剑翁遗宝怎么能让他一人得去,这不合规矩……”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两位老者愈发阴沉的面色,这些心有贪念的人开始底气不足

    “谁想要酒老头的葫芦尽可以与白小子去争,老夫绝不拦着。”

    棋翁的脾气明显要比琴翁更烈,甩下一句话便不再言语。

    白眉背着大酒葫芦上了楼,二楼是打通的一间雅厅,将葫芦放下白眉望着眼前的葫芦,棋翁和琴翁说这里有剑翁留给他的东西。白眉试着拔了拔葫芦塞,没有反应。

    心中灵光一下,白眉运转起酒剑诀输入了一道真元进入葫芦内。

    真元一入,一人高的酒葫芦上顿时弥漫起一阵醉人的醇香,蒙蒙的酒雾升起一道洒脱不羁的身影迈步从雾中走来。

    熟悉的笑容,通红的酒鼻子,攥着一枚酒葫芦哈哈大笑的身影走到白眉身边,看着双眼水雾朦胧的白眉,酒剑翁的虚影也微微收敛了笑容:“小白,好久不久啊……”

    “好久……不见……”有些哽咽,白眉望着酒剑翁的虚影双手不知觉的握紧。

    “没想到,你有已经成就筑基真修了。真不愧是老头子我看中的人。我送你的酒葫芦呢,来咱们爷俩干一个。”举起手里的酒壶,酒剑翁嬉笑着努嘴示意白眉。

    将腰间酒剑翁送给他的酒葫芦摘下来,白眉强自拉开笑脸与虚影中的酒剑翁碰了一下。

    “痛快!”抹了一把胡子上的酒水,酒剑翁盘腿坐下:“小白,你看到我的时候,我的本体应该已经死了。老头子我一生钻研剑道,意图以酒剑一道,让我剑修一脉重回巅峰,可惜啊,半道而废……小白,你的剑道天资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头子我现在求你几件事,你能答应吗?”

    “你说。”抹掉眼角的泪水,白眉道。

    “第一,不要为我报仇。阴土这次来势汹汹,有了万年前的教训这一次他们更加谨慎也更加危险。至少在你没有成为金丹大能前,不要为我报仇!你能答应吗?”目光灼灼的望着白眉,酒剑翁深知白眉的性子,一旦白眉知道他的死讯,必然会想方设法为他报仇,但酒剑翁不希望这样,他更希望白眉能够平安的活下去,将没落的剑修一脉重新燃起巅峰之火。

    没有回答酒剑翁,白眉抿了抿嘴:“还有呢。”

    见白眉没有正面答应自己,酒剑翁盯着白眉半晌,最终还是长叹了一口气:“跟老子一样,倔驴!第二件事就像之前说的,你得帮我老头子找个传人,老头子是死了。但是酒剑一脉我希望能继续传下去。”

    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件事即使酒剑翁不说,白眉也会去做。

    “好了,老头子的时间到了,该走了。”拍了拍膝盖,酒剑翁站起身仰脖饮酒,高声朗喝:“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

    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

    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痛快!痛快!哈哈哈哈哈……”

    望着酒剑翁步步逍遥的背影,白眉眼神中一抹坚定的神色愈发浓郁起来,来到窗前,白眉举目扬望着铅云密布的苍天高喝:“

    今,吾白眉以蜀山剑宗掌教至尊之名;立酒剑一脉为我蜀山主脉之一!苍天为证,万世犹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