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镇杀!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昌华城的清晨,不少城外的农户都早早的起床准备开始一天的活计

    一名正在农田里弯腰摘着菜虫的老农,突然听到了身旁一阵连着的惊呼,疑惑的直起腰顺着那些的视线望去。

    “娘嘞,谁把天捅破了……”

    ……

    刚刚脱困的瞬间,邬索猛地感觉头顶上似有异动发生,仰脖一看。

    一道明黄色的光柱在其视线里迅速扩大,眨眼间便轰到了他的头顶之上!

    阴月本体垂落的一缕月光包含着浓郁的太阴之力将邬索紧紧的吸在光柱之中无法挣脱,嘴长大成了一个O型,邬索无声的大吼着,恐惧哀求的眼神苦苦的望着白眉。

    双眸平静的如一谭死水,对于邬索的眼神白眉视而不见,没有半分的怜悯。

    在太阴之力的冲刷之下,邬索布满灰色纹路的身体开始出现一丝丝裂痕,不断有碎渣从邬索的身上脱落,就像是泡在水里时间久了的木头一样,一动就成了碎渣。

    邬索双眼开始不自觉的向上翻动,露出渗人的眼白。浓郁的太阴之力将邬索体内的生机阳气迅速泯灭,让这具身躯渐渐成为了一件冰冷的死物。

    月光照耀了约莫三息的时间,白眉的身子猛地一个趔跌,落月鸣霄剑诀对于真元的消耗极为恐怖,白眉此刻的真元最多能坚持五息,加上之前和邬索拼斗耗费的真元,三息已经是此刻白眉的极限了。

    好在虽然只有仅仅三息的时间,但是也足以将邬索镇杀!

    月光消失

    浑身都是一个个可怖大洞的邬索勉强恢复了一丝意识,望着白眉,邬索布满了坑坑洼洼小洞的脸上,挤出了一副僵硬的笑容:“没想到,你还有此等手段。我败的不冤……

    不过,即使是杀了我。你的噩梦仍旧没有结束。等着吧,也许很快你们就回来陪我的……”

    说完,邬索的身子猛地向前一倒,噗的一声碎成了一地的渣滓……

    邬索身亡,宅院里的鬼气也被甄巡的浩然正气荡平一空。

    体内的极度空虚感让白眉的意识都有些模糊,将夜月十方插在地上,白眉随即盘膝恢复起了体内消耗过度的真气。

    白眉如同天神一般灭杀了恶徒邬索的手段,让剩余的人看向白眉的眼神都充满了畏惧。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此刻白眉盘膝打坐,甄巡也在施展了浩然正气后彻底昏迷,于是护卫头领只得招呼着众人将甄巡抬进里屋,由同行的甄落照顾。

    其余的人也都暂时留在了宅院里,等待着白眉的苏醒。

    直到月落西山,宅院里的人都饿得不行了的时候,在院子里打坐的白眉才缓缓苏醒过来。

    与邬索的一战,白眉身体上倒是没受什么伤,只不过是真元消耗过度,导致了一时的不适应。

    见白眉苏醒护卫头领一众人也围了过来,看到这些还不敢离开的人,白眉道:“你们先回昌华城吧,他不是还受伤了吗?这里已经没什么危险了,能走就快走吧。”

    得到了白眉的答复,这些平民们赶忙朝白眉鞠躬答谢,父女两人先一步离开,险些遭了无妄之灾的他们,早已经不想待在这里,只是又怕外面还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才一直等到白眉苏醒。

    而另一边,下体受创的富家公子因为失血的原因已经昏迷了过去,最后还是由护卫头领背着离开的。

    在离开前,护卫头领走到门口的位置又扭头望了一眼还留在宅子里的白眉三人,眼神有些复杂,嘴唇翕动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住了扭头带着富家公子几人离去……

    “他怎么了。”

    走到大厅里,看着还在昏迷的甄巡,白眉轻声问道。

    “还……还没有醒。”

    对白眉隐隐有些畏惧的甄落小心答道。

    白眉蹲下身子看着面无血色,呼吸微弱的甄巡,眉头微微皱起。他此刻身上也没有什么疗伤的药物,而且甄巡身上的也不是普通的伤势,一般的药物也不会起到什么效果。

    “他之前受的伤在什么位置。”白眉问道,之前甄巡曾经提到过,他是被昌华城的总务李宏富打伤的。

    “在后背上。”

    将甄巡轻轻翻了个身,甄落解开甄巡后背上的衣物,一枚暗红色的掌印深深的印在了甄巡的后背中央,而在这掌印的周围还有许多向外蔓延的血丝,看起来就像是扎根在了甄巡的后背上一样。

    “大人,您能救救我巡弟吗?”甄落带着一丝希冀的眼神望向白眉,方才白眉大发神威的画面他可都看在眼里,要说此刻谁能救甄巡,白眉一定是不二人选。

    轻轻摇了摇头,白眉道:“我并没医人的本事,而且甄巡的伤很古怪,贸然医治很可能会适得其反。昌华城既然不能回去,那就去富阳城吧,希望那里能有法子医治他。”

    像是小说中随意将真气探入别人体内就能为他人疗伤的法子,在这个世界很显然行不通。因为每个人体内的真气性质都不相同,贸然有异种真气进入体内,必然会导致排斥反应的发生,能不能救不救不说,单是两股真气在体内的碰撞,就能轻易要了人的性命。

    这种技术或许在更高境界可以行得通,单是就白眉此刻的境界和甄巡现在的状态,显然是不行的。

    能够顺利镇杀邬索,甄巡的作用绝对是起到关键性作用的。于是白眉便带着甄巡甄落两兄弟一起上路,准备前往富阳城求医。

    在路上,白眉也得知甄落并非是甄巡的亲哥哥,而是他父亲哥哥的儿子,也就是甄巡大伯的日子,他的堂兄。

    甄巡从小生有早智,甄家也是书香门第。所以甄巡从小便有着很好的家学修养,在甄家的那一片地域是被公认的神童。

    但即使顶着神童的名号和一家人的宠爱,甄巡也没有养成半分骄纵跋扈的性格,而是有着一副慈善助人的良好心性。

    两年前,甄巡刚刚满十八岁,正准备外出游学的时候。一位路过甄家的老人突然说要收甄巡为弟子。

    当时那老人一身素衣,面容枯槁眼睛却十分有神。

    原本甄家的家主也就是甄巡的父亲是不同意的,毕竟一个陌生人的突然造访并且要收他唯一的儿子为徒,这不得不让甄家家主起疑。

    但奇怪的是,甄巡在看到老者的第一面,就一下子拜倒在了老人面前,那相熟的程度就像是朝夕相处的几十年一样。

    与甄巡见面之后,老人与其促膝长谈一夜。但无论甄家人离得多近始终都无法听懂他们说什么。

    那种感觉是什么奇怪的,就是你明明能听清每一个字,但是但他们练成整句之后,就又忽然消失在了脑海中。

    这怪异的想象一下子让甄家家主明白,这位老人很可能是一位世外高人。

    在畅聊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老人留给了甄巡一把扇子,并嘱咐他两年之后来中州找他,到时候再与他重续师徒之缘。

    说完这话老人便化作一道白色虹光冲天遁去。

    这不,两年的时间过去了。

    一天早上,四名筑基真修造访甄家,扬言要护送甄巡前往中州。担心儿子一个人前往中州会不习惯,于是甄家家主便与甄巡商量能否把甄落也带上。

    甄落比甄巡大八岁,从小就对甄巡很是照顾,两个人的关系也非常好。所以当父亲提出这个要求后,甄巡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可谁曾想到,这刚一上路甄巡一行人就遇到了埋伏。负责护送的四名筑基真修或被引走或被困缚,到最后只剩下甄巡甄落两兄弟一路坎坷的来到了青州。

    刚想到昌华城求援,又被昌华城总务李宏富的偷袭,导致甄巡受重伤。

    客观的说,如果不是这次白眉的突然出现,甄巡早已经被邬索抓会生魂门了。

    望着还在昏迷的甄巡,白眉听了甄落的讲述,对于甄巡的身份也起了极大的好奇。

    先不说有四名筑基真修当做护卫,单说那名神秘老人,化虹飞天那是筑基期远远不可能达到的境界,即使是筑基期的巅峰宝鼎境,也只能做到凌空虚度,最多只是停留的时间长一些。

    将身体化作虹光这对于肉身的掌控力必须达到一个极高的程度,极有可能是金丹期,甚至是更高层次的修士才能掌握的特殊技巧。

    而且从甄落的话语中可以看出,甄巡应该是那位老人的某位徒弟转世,可是在这世界压根就没有转世投胎这么一说,人死如灯灭。

    而且神秘老人留给甄巡的那把扇子白眉也没又有在甄巡的身上看到,目光转移到一旁神情有些木讷的甄落身上。

    白眉的目光在这两者之间来回跳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