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浩然正气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裂开一嘴尖锐的牙齿,邬索狰狞一笑,浑身雪白色的皮肤陡然浮现出了一道道灰色的纹路。与此同时邬索原本一米八左右的身材也迅速膨胀到了将近两米,肌肉高高鼓起,像是一块块坚硬的岩石。

    一脚踏碎围墙,邬索带着狂风猛扑向白眉。

    “你们离远点!”

    低喝一声,让儒道修士一行人离远些,免得受到波及。白眉持剑而上,与邬索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闷吼一声,邬索堪比水缸的拳头狠狠朝着白眉的头顶再去,赫赫的风声撕裂带动着嗡嗡的响动。

    夜月十方一横反抽向邬索的脖颈,白眉伸手在剑刃上一抹,冰寒的剑意附着其上猛抽在了邬索的脖子上。

    被白眉剑刃抽中的地方迅速结起了森白色的冰渣,邬索咧着嘴,伸手一抹将冰渣抹去。身上灰色纹路迅速转动起来,在邬索的体表形成了一层淡淡的灰色薄膜。

    嗤!

    白眉的一处衣角不小心被那灰色薄膜蹭到,顿时变成了一块石头粉碎落地。

    忌惮的看着邬索体表的那层灰膜,白眉背后剑符涌现,百道剑光齐齐朝着邬索轰去。

    无量光明在宅院中绽放,被剑光打的连连后退的邬索双臂护在面前,直到白眉的剑光渐缓,邬索放下双臂,身上赫然是毫发未损!

    果然,练气期的真意剑法对于筑基真修的杀伤力已经越来越小了。见邬索在自己的剑光轰击下,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白眉心中顿时一沉。

    虽然体内已经具备了筑基期渡元境修士才具备的真元,但是白眉掌握的所有剑法术法仍旧是练气期的层次。

    两个力量体型都相差不及的大汉搏斗,对方拿的大砍刀,而白眉拿的却是水果刀,即使白眉将这柄水果刀磨得再怎么锋利,也永远媲美不了了大砍刀的优势。

    等这一系列的事情结束了,我也得留意些筑基期剑法了。心中暗自下了结论,此时白眉掌握的筑基剑法只有一部,就是藏在夜月十方内部的落月鸣霄剑诀。

    但是这部剑诀白眉还没有彻底的熟练,而是有着不小的弊端。而邬索又和血尸道人不同,一看就是炼体修士的邬索,如果白眉这一次在此施展两败俱伤的法子,先一步支撑不住的还说不准到底是谁呢。

    剑符剑光无法扼住住敌人,白眉顿时改变了的攻击风格,手持着夜月十方与邬索展开了贴身肉搏。

    邬索体表笼罩的那层灰膜可以让接触到的物体石化,十分的诡异。

    手中的剑刃挥动无影,虽然无法对邬索造成有力的伤害,但是剑技通神的白眉却能够将邬索的攻击也滴水不漏的挡在外面。

    “你的剑是法宝?太好了,等我打死你,它就是我的了!”

    双臂高速的轰击让邬索的身上都开始升起一层白色蒸汽,那是汗水被蒸发的现象。见白眉手中的长剑被自己轰击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未有半分的损伤,邬索这才发现白眉手中拿着的居然一柄法宝。

    不过白眉手中的夜月十方是个另类,他的创造者为了能够百分百契合落月鸣霄剑诀,并未在其内打入一道宝禁!这也导致了这柄法宝除了锋利与坚韧之外,没有任务特殊的威能。

    否则换了另外任意一柄人阶六品的法宝,一旦威能绽放,哪怕邬索也只能抱头逃窜。

    由天地精华打造而成的法能之宝,绝不是一般修士能够赤手空拳硬抗的。

    没有匹配的杀招,白眉无法对邬索造成有效的伤害,而无法突破白眉的防御,以及忌惮白眉手中法宝的威能,邬索也一直没有彻底的放开手脚。

    眼看着天色就要亮了

    退居在宅院大堂里的儒道修士甄巡遥遥的望见远处山峰之上隐约升起的一丝金边,心中一动便以秘法传音白眉道:“白道长,我若是能困住此獠五息时间,你能否带着这些无辜远遁逃离。”

    陡然响起在脑海的里声音,让白眉略微一愣,随即意识到是甄巡声音,白眉回答道:“你能困住他五息?”

    “可以一试。”甄巡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向死而生的勇烈。

    “好!你若能困住此獠五息,我有把握暂解此刻的危机。”

    甄巡若真是能够将邬索困住五息,白眉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施展落月鸣霄剑诀,召唤阴月本体的一缕月光垂落,即使不能一击击杀邬索,势必也能将其重创!

    “此话当真?!”甄巡认真的问道。

    “当真!”

    丝毫没有发现白眉已经和甄巡密谋了一个计划的邬索正咧嘴轻笑着,因为就在刚才他已经感觉到了白眉的剑速开始下降,这说明白眉的体力已经开始枯竭,很快便要露出败相!

    就在邬索面露得意的之色时,大厅里的甄巡挺直了摇杆迈出走到了院落里,面色苍白却难掩眼中的明亮之光。

    双手作揖,甄巡突然弯腰朝东方郑重一拜,口中朗声道:“学生甄巡,愿以十年阳寿。请天地力,救苍生苦!虽死无憾!”

    随着甄巡的一声朗喝,遥远的东方倏然飞来了一缕金光落在甄巡身上,被这金光附体,甄巡的面色迅速红润了起来,眼睛的瞳孔都被印染成了一片碎金色,甄巡的体表的金光迅速被收敛入体内。

    与此同时一股浩然回荡的白光嗡从甄巡体内激发出来

    那白光,纯粹、干净、没有半分的杂质。

    就像是世界上最无瑕的一道纯洁,一瞬间便荡平了宅院内原本的阴森诡异,让这处鬼宅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废旧院落。

    望向甄巡体内的迸发的那道冲天白光,邬索的眉头顿时凝成了一个大疙瘩:“浩然正气?!”

    激发浩然正气,甄巡的脸色再次变得惨白起来,身子也开始摇晃起来,强撑着越发浑浊的大脑,甄巡冲着邬索遥遥一指:

    “画地为牢!”

    通天的浩然正气在甄巡的指令下,顿时化作一道白色的浑圆落在了邬索的脚下。

    被画地为牢的威能笼罩,邬索顿时像是陷入了万米海底一样,整个人连眨一下眼都变得困难无比。

    邬索被画地为牢束缚住,白眉顿时飞身落下地面,竖起手中的夜月十方运转起了落月鸣霄剑诀。

    此刻已经黎明时分,月色虽未完全隐去,但与深夜相比已经稀薄不少。

    沉心静气,甄巡耗费十年阳寿为白眉争取来的这次机会,白眉绝不能浪费!

    意念连接上夜月十方,白眉的眉心倏然一凉像是进入了一个万年冰窟一样,心力全速运装起来,凭借着夜月十方与阴月本体的一丝微弱联系,白眉的脑海里猛地出现了一尊遮天蔽日的皓月

    圣体!

    而此时一息的时间刚过!

    感应到那散发着无穷威能的阴月本体,白眉迅速运转其落月鸣霄呼唤着阴月本体周围那亿万道月光中的一丝。

    二息过去

    没有一丝月光回应让白眉的额头冒出了一丝细汗,白天呼唤月光的难度远超白眉的想象!

    三息过去!

    画地为牢的威能开始减弱,邬索已经开始逐渐挣扎起来!

    四息!

    额头青筋暴起的白眉心中不免升起了一丝焦急,而就是这股焦急导致了白眉与夜月十方的契合产生了一丝缝隙,霎时间一股白眉自身的气息混淆着散发了出去。

    五息!

    怒吼一声崩散了脚下的浩然正气,邬索摩擦这一口尖锐的牙齿恨声道:“今天我要将你们统统剥皮活吃,以解我心头只恨!”

    刚说完这句话,邬索突然感到头顶似有一阵异动。

    仰脖一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