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平分秋色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口吐真言对于这位儒道修士来说似乎负担不小,仅仅只是灭杀一只小鬼,也让他的伤势再次复发。

    完全没想到自己的队伍里居然还藏着这样一位大能,死里逃生的护卫头领虽然一身的冷汗还没消散,但还是第一时间走到书生的面前,鞠躬道谢。

    “女鬼死了,咱们还是快走吧。”与儒道修士同行的那名书生抹着额头的汗珠说道。

    嘶嘶嘶

    不知从何处爬出的黑发猛地裹住站在最里侧的一名护卫,一下子将其吊在了半空中,嘶啦一声活生生把他撕成了两半,血肉器脏哗啦啦散落一地,浓郁的血腥味倏然蔓延开来。

    陡然的惊变连白眉都没反应过来,全然没想到这里居然藏着两只一模一样的鬼物。

    双胞胎吗?望着屋顶黑暗角落隐现的那张阴冷鬼脸,与刚才被烧死的那位女鬼几乎一模一样,白眉猜测这两只鬼应该是一对双胞胎。

    “小五!”悲愤的虎吼一声,护卫头领一把掷出了手里的长刀飞向屋顶上的女鬼。

    嗡!

    长刀深深插进屋顶的天花板上,却没有对女鬼造成任何的伤害。

    黑发缩回,女鬼的身形再次隐去

    一个大活人在眼前被活生生的撕成了两片,如此强烈的感官刺激,除了白眉和那名儒道修士外,只有悲伤至极的护卫头领没有吐出来,其他的人不论是那对父女,还是那名年长书生,都弯下腰来,哇哇的吐了起来,就差没把苦胆一起吐出来了。

    吐过血后脸色显得有些惨白的书生修士眼神却仍旧一片明亮,目光注意到面色无惧的白眉,书生修士的眼神中顿时有了一丝明了,遥遥朝白眉拱了拱手,书生的声音清脆干净,掷地有声:“后学甄巡,不知道长怎么称呼?”

    “白眉。”抬手回礼,白眉微微点了点头。

    “巡弟,他是……”

    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书生的哥哥甄落看着自己的弟弟对白眉拱手,不禁疑问道。

    “道长修为高深,巡不及万一。还望道长能救这些无辜牵扯的平民一命。”朝着白眉微微一鞠躬,甄巡虽然年岁不大,但却怀着一颗慈善之心,而有一个为民之心也是成为儒道修士的必要前提之一。

    “就他们不难,救你才难。”盯着甄巡,白眉一字一句的说道。

    另一边的几个人,从甄巡话里的意思都听明白了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青年,居然是一位比刚才一字灭杀鬼物的书生还要厉害的人物。

    眼眶一红,被悲伤冲昏头脑的护卫头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到了白眉面前,伸手就要去抓白眉的衣领:“你这么厉害,刚才为什么不救下小五!你知不知他家里还有一个老娘!你知不知……”

    砰的一声,护卫头领被白眉眼神一瞪,就重重的横飞出去,撞在了走廊的柱子上,摔在地上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

    目光平静的望着护卫头领,白眉冷声道:“若不是看在你是无心之举,否则我定掌毙了你。”

    修为日渐深厚,白眉的身上也开始有了一丝浓重的威严。

    一名筑基真修放在那里都是可以做一城总务的存在,像他这样普通护卫,胆敢出言放肆,甚至是动手,白眉就是杀了他,他也是活该!

    “白道长还请息怒,此人也是悲伤过度。”

    知道白眉无心为难护卫头领,甄巡走过来安抚了一下白眉。

    “你伤势不轻,是被什么人打伤的。身为儒道修士,为什么有向官府求援?”甄巡这样一个儒道修士,受了严重的伤势,非但没有直接求助与昌华城的官府,反而带着一个普通人加入了客队、

    这里面疑点重重,由不得白眉怀疑。

    “实不相瞒,我此次是奉师命意欲前往中州。但是半路途中受到歹人袭击,身边的护卫皆以丧生。我到了昌华城后,原本想要前往官府求助,但是却暗中得知,昌华城的官府早已被袭击我的那伙人渗透。

    我这一身伤就是昌华城的总务李宏富打的。”

    苦笑一声,甄巡缓缓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什么势力居然能连官府都渗透进去……不对,城主印有监察城主心智的能力,不可能有外来势力能够控制昌华城的城主!”

    每座城的城主都有朝廷钦发的一块城主大印,这枚大印不仅是整座城市最高权力的象征,同时也有监察城主的效果,一旦发现某城的城主出现不良迹象,城主大印都会自发的向中州御史台发布传讯。

    而这也是中州朝廷能够如此有力监管全国的最大依仗!

    “昌华城主七年前便开始闭关,至今尚未出关。所有城内事务全部由两位总务执掌。”甄巡解释道。

    “能说一下,到底是什么人追杀你吗?”如果真的是甄巡说的这样,那追杀他的这个势力,必然图谋甚大,抓捕儒道修士,这简直就是去摸朝廷虎须的作死行为,可明知后果严重,这个势力却依然为之,这就不得不让白眉感到意外了。

    “他们自称生魂门徒,但是生魂门这个势力,我也没有听说过,甚至连护卫我的几名修士也都没有听说过。”

    生魂门?!又是他们!

    一听到生魂门这三个字,白眉的瞳孔猛地一缩。从幽州的山野小镇、再到分隔南北的祖州霸京山、再到这青州的昌华城。

    这个生魂门的势力盘根错节大到令白眉震惊,就像是每个地方都有他们的根须触及。

    察觉到白眉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对,甄巡眼睛微微一眯:“白道长听说过这个组织。”

    感觉到甄巡警惕的眼神,白眉收起了心中的震惊:“实不相瞒,我也是他们追捕暗杀的对象之一。”

    “你也是?”诧异看着白眉,甄巡看着认真的白眉,从白眉的眼神中看不出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我说……两位仙师,您们能晚点再谈吗。那……那女鬼又来了。”结结巴巴的打断了白眉与甄巡的谈话,父女中的父亲颤抖的指着又重新出现的女鬼,一脸恐惧的说道。

    重新出现的女鬼,与方才的模样突然发生的改变,胸腹之间骇然又长出了一张脸,同时也多了两只手臂两只腿,此刻正像是蜘蛛一样趴在天花板上,而胸口的那张脸上布满了焦痕,像是在火里翻滚了几遍似得。

    被打断了谈话,白眉幻化扭过头来,看着那体型变化的女鬼,白眉眉头一挑:“双生同脉,魂魄一体?”

    呀!

    尖锐的嘶嚎一声,如同黑色海潮一般的黑发汹涌着朝白眉扑来,一缕发丝划过一根柱子,粗壮的柱子顿时如豆腐一般,被切割成了无数小块。

    “来得好,正愁没人试招呢。”

    望着朝自己凶猛纠缠而来发丝,白眉面无惧色探出一只手掌,遥遥对准那天花板的双胞胎女鬼。

    “土为镇星,四方不灭!剑碑,封!”

    五指猛地一握,宅子下方的泥土顿时被一股浩瀚伟力重开,一尊上尖下方、四面浑圆的青色石碑猛地从地底涌出,无数古老晦涩的纹路在石碑上明灭不断,散发着镇压无穷的厚重气息。

    被石碑遥遥锁定,女鬼疯狂的尖叫挣扎,跳动着所有的黑发前去阻挠石碑的升起,可那些锋利如刀的发丝还未触及到石碑之上,便被重重的压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嘴巴撕裂到耳后,双胞胎女鬼原本浑浊的眼神中,不应该出现的恐惧无法抑制的从心底溢出。

    它的直觉告诉他,一旦这座石碑完全升起,它就会永世无法翻身。

    轰隆隆的石碑升起,让在场的平民都将其视如神迹!

    目露奇光,甄巡望着这座逐渐升起的剑碑,那股厚重古老的味道,即使不是被镇压的目标,也让甄巡感到肩膀上多了几分重压。

    眼看着剑碑就要完全升起,双胞胎女鬼已经彻底疯狂了,八只手臂胡乱的摆动着,做着最后的徒劳。

    咔嚓!

    就在剑碑即将完成的时刻,一道从剑碑底部升起的裂痕迅速扩散到了整座剑碑之上。

    哗啦一声,整座透着巍峨厚重的剑碑,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轰然垮塌,碎成了一地石渣。

    表情一下僵硬住的白眉,看着逐渐汇聚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脸上也不由自主的一红:“不好意思,还是有些还不太熟练。”

    死里逃生的双胞胎女鬼,一见剑碑垮塌,眼中的凶恶再次浮现。呀的一声尖叫!双胞胎手脚并用像是蜘蛛一样,刮过一阵猩风,几乎眨眼间就爬到了白眉面前。

    看着近在咫尺的双胞胎女鬼,其身上的那股血腥味白眉都清晰可闻。

    “聒噪!”

    几乎和自己面对面的双胞胎女鬼并没有引起一丝白眉的恐惧,叱喝一声,白眉的左眼猛地化作一片白芒。

    众人只觉得皮肤一疼,方才还不不可一世的黑发双胞胎女鬼就彻底消亡了。

    啪啪啪!

    女鬼身亡,还没等众人喘口气,一旁宅子的围墙上却突然传来了一片掌声,众人随着声音望去。

    只见消失已久的庞壮正站在围墙之上,一脸僵硬诡异的微笑看着地下的众人。

    “真没想到,我今天的运气这么好。不仅抓到了一个丙级目标,还顺带手碰到了一个丁级的。真是连老天都眷顾我啊。”

    望着地下人惊疑的目光,庞壮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一把抓住了自己头皮狠狠一扯,皮肤被深深扯断的崩响,让下方的父女二人和年长书生又弯腰吐了起来。

    扯下了头皮,庞壮的体内一名浑身雪白,秃头秃眉的男子缓缓从庞壮的皮囊里钻了出来。

    “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生魂门徒,邬索!很隆重的通知诸位,除了这位白眉兄弟和甄巡兄弟,你们所有人今天都必须死!”

    咧嘴露出了一口尖锐的牙齿,邬索语气诚恳却依然掩盖不了其中汹涌的杀机。

    “邬索,你要抓的无非是我。放了他们。”

    大步走上去,虽然身受重伤,但甄巡依然挺直了摇杆,毫无畏惧直面气息高深的邬索。

    “不不不,今天这里我说了算。我说要死,他们就一定要死!”无奈的摊了摊手,邬索眸光一闪,身形陡然化作一道残影,直扑父女二人中的那名豆蔻少女。

    锵!

    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震响,邬索退回围墙之上,意外的看着手臂上的一道白印,随后目光停留在了正缓缓垂剑的白眉。

    “一个丁级目标既然能够挡我一击,真是不可思议。”

    叹气着朝前走了一步,白眉举剑指向邬索:“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对目标分级的,但是把我分在最低级,真的是……真的是很让人恼火啊。”

    “嘻嘻,有点意思。那就让我们比比谁更快吧!”嬉笑一声,邬索再次化作一道残影朝着那名豆蔻少女扑去。

    砰砰砰!

    两道身影在一个呼吸间连续碰撞了十几次,无法捕捉到白眉和邬索动作的其余人只觉得有两道黑色的光,不断交击碰撞在一起,摩擦出无数的电光火花,极为骇人!

    人影分开,重新回到围墙上的邬索甩动着右臂,上面起码留下了上百道的白印,凝重的看着下方的白眉,对于白眉能够与自己的速度平分秋色,邬索显然十分震惊:“该死!组织是怎么搞的,这样的修士怎么会被分到丁级。”

    同样也对邬索的速度有些惊讶的白眉将手背在了身后,缓缓地活动着。

    一身雪白皮肤的邬索身体硬度高的不可思议,而且体表始终笼罩这一层看不见的保护层,白眉的剑刃战击上去,十层的力道总会被反弹回三层,上百次的交锋,让白眉的右手虎口都被震得酥麻难忍。

    “不得不承认,你是个强力的对手。如果今天不是我的话,换做别的人可能已经被斩与剑下了,可惜啊,你遇到的是我。”收起之前对白眉的轻视态度,邬索郑重的朝着白眉说道,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自信从邬索的身上逐渐升起。

    “是你,结果也不会改变。”

    同样战意沸腾,背后散发着自信浓光的白眉,双目炽热的望着邬索!

    一场大战!即将燃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