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传送遇袭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有一章没法出去,今天三更补上)

    咯吱……

    沉重的推门声中,两扇巨大的黑色铁门被江胜缓缓推开,将近一千多个平米的巨大空间地面上,大有水桶一般,小到发丝一样的纹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纹。

    “这就是传送灵阵的主体,这座灵阵乃是当年阵道大宗师——五魔子亲自绘成。只不过当年在中原九州各留下一座传送灵阵后,五魔子便忽然消失,如今数千年一过,他的无数作品都成了阵道修士的圣物。

    唯独这传送灵阵,因为太过玄奥,而且效能特殊,故而一直都被朝廷封存,不被外人所窥。驾部司建立之初,也是为了研究这座灵阵。

    多年过去,这座原始灵阵一直保存在这里。以前用的都是仿造这座灵阵而建立的副阵。”

    带领着白眉观看了这座堪称驾部司甚至是整个幽州的无上至宝,江胜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骄傲。

    眼前巨大晦涩的灵阵充斥着白眉的整个视野,虽然没有启动,但仅仅只是观看这些奇妙的阵纹,白眉也能感觉到一股浩瀚的威能,深深的隐藏在这其中,这座灵阵一旦启动,必然有着超乎人想象的力量。

    在看到这座灵阵后,白眉就更加笃定朝廷废除驾部司,其实就像是一枚烟雾弹,是故意放给一些有心人看的。

    至少以白眉的眼光看来,这座灵阵一旦真正发挥起来,绝对不止仅仅只有传送这么一个功能。

    参观完原始灵阵后,江胜便带着白眉来到了一间差不多几十个平方的房间里,房间中手捧着一个小碗,手里拿着毛笔的江渊,正认真的用着手中的毛笔蘸着碗中淡金色的液体,在地面上绘制出丝缕玄妙的纹路,时不时的一个节点,江渊还会打出几个手印释放一道灵光在节点上。

    忙活了大半个时辰,江渊才直起腰来,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成了!”

    “辛苦了。”

    看着江渊满头的大汗,白眉清楚这绘制副阵必然也是一件消耗不小的事情。

    “老夫研究了大半辈子灵阵,总算摸索出了一些能够减轻灵阵对人体压力的法子。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上报,驾部司就已经被取消了。”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要不是白眉的此番到来,他这一辈子的心血,说不得就会被他一怒之下毁掉。

    “好了,不说这些了。白巡参请站到灵阵中央,传送的时候可能会有轻微的不适,但是切记不要用真元反抗,否则会引起灵阵的阵纹短路,影响传送位置的精确*******代了一下白眉传送时的禁忌,江渊将白眉送到了灵阵中央,随即拿出了九块灵石一一放置在了灵阵的阵角处。

    “起!”大喝一声,江渊猛地一拍灵阵的一脚,原本黯淡无光的灵阵倏然间升腾起一阵刺目的青黄色的灵光。

    面容认真,江渊呼吸间打出了数十道灵诀,稳定灵光肆意的传送灵阵。

    翻涌滚动的灵光渐渐平复下来,相互之间开始组合排列成一道道有秩序的古老符纹。

    嗤啦!

    一道电光在灵阵中央闪过,随即越来越多的电光火花不断闪现,将灵阵中的空间塞满,只余下白眉伸出的那一片中间位置。

    电光不断模糊着四周的空间,像是一块快橡皮擦不断擦拭着现实中的这幅画作。

    一股沉重的压力不知何时悄然落在了白眉的肩上,正当白眉准备开口询问江渊这是否正常时,一道划破白眉整个视野的白光已经将白眉彻底从灵阵中带走。

    电光平息,灵阵黯淡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传送灵阵,江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即呼喊身边的江胜道:“胜儿。”

    “爹。”江胜走过来。

    “收拾东西,准备前往司膳宫履职。”眸子里亮起微弱却坚定的光芒,江胜扶着江渊一步步走进驾部司的深处。

    因为他们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他们必然会受到万众瞩目,携带他们为之付诸一生的心血,再次回来!

    ……

    这一边进入传送状态的白眉,感觉自己像是被投入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井中,一股紧紧的束缚感包裹着白眉,而无数张闪烁着各色图像的画面也飞快的在白眉的眼前流逝。

    不适的扭动了一下肩膀,传送中的压力虽然已经被江渊尽可能的减轻,可仍旧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突然,正试图辨认眼前某一张图画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白眉,猛地感觉到胸口一痛。像是被什么重物锤击了一下似得。

    要是放在现实中,这样的锤击白眉根本都不会在乎,可现在却不同,白眉乃是身处在传送之中,下意识感觉不好,白眉念头一动就要制止准备自发护体的青莲真元。

    可是,为时已晚……

    胸口受创,白眉体内青莲真元第一时间自发涌动到了白眉的胸口。一刹那间,白眉体内的真元波动就影响到了传送。

    包裹着白眉的束缚感陡然晃动起来,就像是在不断的上下起伏一样,就连周遭那些不断闪烁的画面,都开始明灭不停的消失。

    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白眉还是最快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

    啵啵!

    像是泡泡破裂一般的声音,白眉面前的井壁突然裂开了一个口子,猛地感到一阵不可抵抗的巨大推力,白眉下一秒就被狠狠的扔出了传送之井。

    直到白眉被扔出传送之井,井壁上才缓缓浮现出一张似哭似笑的黑色鬼脸:“嘻嘻呜呜,好多年没在传送井碰到活物。嘻嘻,真有趣!呜呜,真可悲!”

    又哭又笑的诡异声音在传送之井中回荡不停,直到那黑色鬼脸再次消失,这声音才随着它一同离去……

    被狠狠扔出传送之井的白眉,只觉得耳旁陡然刮起了呼呼的风声,刺骨的大风霎时间就让白眉的脸上结上了薄薄的寒霜。

    身子一震,无数道剑意涌出割裂开咆哮着将白眉吞入口中的大风,没有了大风白眉这才勉强睁开眼睛。

    皑皑雪山,木林成野

    正在从半空中坠落的白眉,目标地赫然就是一片已经结了厚厚冰层的野湖!

    这要是就这么摔死下去,不摔死,也会掉进冰湖里冻死吧。伸手抹去脸上的冰渣,白眉抬起右臂掌心无数道剑气涌动,充满剑气的右手对准身下猛地一放。

    狂暴的剑气涌出,产生的巨大反作用力,让白眉急速下坠的身形得到了缓解。

    手中的剑气不断喷涌而出让白眉在半空中能够调试着身体位置,半晌过后,白眉总算安稳的落在了一片堆满积雪的松木林下。

    抬头仰望着四周的环境,白眉心中无奈,看这模样自己显然是不知道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传送的时候攻击我呢?轻抚上胸口,胸口处微微的痛楚还余韵犹存,眉头微蹙,能够在传送之井进行攻击,肯定不是凡夫俗子。

    可白眉要使用传送灵阵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又会是谁能够提前埋伏在传送之井,袭击他?

    要是真有这么大的仇,直接在传送之井杀掉他就是了,为什么只是把他轰出传送之井呢?

    无数的疑惑在白眉的心里不停的闪过,过了好一会也没有思索不出什么头绪的白眉,决定先将这件事放一放,还是先把自己被传送到了哪里弄清楚再说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