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撕破脸皮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炽热的高温翻滚涌动,肆意奔跑!

    一朵冉冉升起的蘑菇云在战场的中央炸开!

    挥袖荡走迎面扑来的浓雾烟尘,白眉剑诀捏动,透明无形的空炎长剑徐徐浮现!

    唰!

    白眉的身形倏然间消失在四散飞扬的尘土中,手握火凤凌战旗的柳天武凝眸站在原地,突然间身侧一道黑影涌出,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轰来。

    叮当交响,急速反应的柳天武手中旗杆一扫,逼退了浓尘中的白眉。

    咚咚咚!

    速度飙升至一个顶点,白眉的脚步不停的踩踏在地面上,发出咚咚的闷响。

    不停的转头扫视着四周,身形如风的白眉速度极快,脚步声几乎是同时从四面八方传来!

    “大炎力!”

    怒喝一声,柳天武猛地将手中的火凤凌战旗插在地上,倏然爆开的一道火焰圆环瞬间将周围的烟尘一扫而空!

    烟尘荡平,柳天武迅速搜索其白眉的踪迹。

    突然,天灵盖上一股强烈的针刺感传来,柳天武猛地抬头,不知何时来到半空中的白眉,背后百道剑符闪动!

    伸手一指,背后的剑符轰然亮起,数百道剑光暴雨暴雨般落下。俯视望着下方的柳天武,白眉体内真元涌动,疯狂的向虚空中的剑符灌注着威力!

    轰轰轰轰!

    仿佛轰炸机一般的爆炸,柳天武只能高举着火凤凌战旗勉强防御!

    不远处的梅向晨与夏夭衣,目睹着白眉与柳天武的战斗,各自心惊。二人都全然没想到,空手的白眉,居然能将手持法宝的柳天武一只压着打!

    望向半空中白眉的身形,夏夭衣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手指不自觉的捏动着衣角,显然心里十分紧张。

    活生生的将柳天武的位置轰出一个大坑,白眉栖身而下,闪电般来到柳天武的面前。不顾对方的惊骇,一脚踢在了柳天武的下巴上。

    柳天武旋转着倒飞出去,手中的火凤凌战旗也跌落到了一旁。

    面色平淡的走到柳天武的身旁,白眉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望向夏夭衣,虽没有一丝嗔怒,但夏夭衣却清楚的感受到了白眉心中的寒意。

    指尖探出一丝剑光,白眉缓缓的向柳天武的眉心抹去。

    “白眉,你干什么!”

    厉喝一声,夏夭衣满脸怒意的看着白眉,此刻虽然心中后悔树立了这样一个敌人,但身为赤凤军的少帅,夏夭衣容不得自己认错。

    “嗯?夏少帅这是干什么?想以权压人吗。”

    平静的看着夏夭衣,白眉手上毫不停滞的继续想柳天武的眉心点去。

    “你敢动天武一个毫毛,我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银牙紧咬,夏夭衣恨声说着。

    “是吗?”

    唰的一挥手,柳天武的一截长发被白眉挥手截断。

    “我现在动了,你能奈我何?”

    化指为掌,白眉一掌轰在了柳天武的胸口,锐利的剑气透体而入,柳天武顿时闷哼一声,张口吐出一滩鲜血,血中还隐约夹杂着一些内脏的碎块。

    “我又动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小子!你这是想与我赤凤军,不死不休?”

    夏夭衣身旁的另一位筑基真修,那名铁塔般的汉子上前一步,沉声说道。

    “不死不休?哈哈哈,那我想请问一下,你们的这位少帅买凶截杀我师徒时,可曾想过不死不休?

    你们忍心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动手时,可曾想过不死不休?

    夏夭衣,白某今日把话放下!有我白眉一天,我不仅要拿你慰我爱徒之灵,我还要赤凤军从此除名!”

    嘶啦一声,将柳天武的一只手臂撕下。鲜血飞溅到白眉的脸上,让白眉有了一丝骇人的戾气!

    “小贼,你真当我赤凤军无人?!”

    一团浓烈的火光轰然降下,火焰中寒霜满脸的夏孤梦踱步而出,眼中浓郁的杀机紧紧的缠绕向白眉。

    紧跟夏孤梦身后,其他三军主帅与舒白夜也一同降临。

    一道如烈火般的神念朝着白眉轰去,夏孤梦心想,待会擒下了这恶徒后,定要想让他吐出那奇异的剑道功法!

    神念轰去向白眉,夏孤梦预想白眉倒地的场景并没有如期出现,她的那道神念刚一撞到白眉身上,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刹那间消失了踪影。

    怎么可能?!美眸微瞪,夏孤梦不信邪的又发出一道神念,可仍旧是毫无效果。难不成这小子身上有能够防御神念攻击的法器。

    “你在对我动一道神念,我就踩死他!”

    冷冷的看着夏孤梦,白眉脚下发力,柳天武顿时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深呼了一口气,夏孤梦看着白眉道:“你放了天武,本帅可以饶你一命!”

    “我如果说不呢。”

    毫无顾忌的白眉,转头看向夏夭衣:“我知道,今日白某想娶你性命是不可能的,但是白某相信这个人的死活,想必对你来说,应该也有些分量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柳天武从小就作为夏夭衣的护卫,陪伴着夏夭衣成长,对于母亲不能经常陪伴在身边的夏夭衣来说,柳天武就是除了母亲之外最亲的人。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样!小小年纪,心有不顺,就买凶杀人!若是白某学艺不精,死在那凶人手下,想必才是如了你的愿了吧。”

    白眉的一席话道出,一旁的三军主帅以及梅向晨等人也隐约听明白了,看来是夏夭衣雇了刺客去截杀白眉师徒二人,结果白眉没杀掉,却将他的徒弟杀死了。

    “你凭什么说是我雇的人。你有证据吗?!”咬定白眉没有证据的夏夭衣,知道自己现在绝不能承认,否则就真的将赤凤军的脸都丢尽了。

    “夏主帅,此事但真如白巡参所得那般吗?”

    面色凝重的望向夏孤梦,舒白夜沉声说道,刺杀九关官员是重罪,如果当真如白眉说的那样,那单杀一个夏夭衣就算轻的了,搞不好真的会连累整个赤凤军,甚至是安山城!

    “绝不可能!夭衣身为赤凤军少帅,怎么可能干这种龌蹉下作之事!”

    一口否决,夏孤梦心里也清楚刺杀九关官员是什么罪,所以绝不能承认。

    “小子,你现在放了天武,本帅答应你,帮你查清真凶,如果真是夭衣所谓,我也绝不姑息!你考虑一下。”

    在舒白夜和其他三军主帅都在场的情况下,夏孤梦知道对白眉用强显然是不可能,于是只能放缓语气的说道。

    听到夏孤梦的话,白眉轻轻点了点头,手上的剑光敛去:”好,我考虑一下。“

    噗嗤!

    就在夏孤梦与夏夭衣母女暗松一口气的时候,白眉却突然一笑,脚下猛地发力狠狠一踩,柳天武的脑袋顿时如西瓜一样,轰然碎裂!

    完全没想到白眉会突然痛下杀手,连夏孤梦都来不及反应,柳天武就已经身陨在白眉脚下!

    “你找死!”

    怒喝一声,夏孤梦一掌轰出,一团赤金色的火焰大手狠狠的朝着拍去!

    砰!

    面色不善的舒白夜挥手击碎夏孤梦的火焰大手,寒声对着夏孤梦道:“夏主帅,你想干什么!”

    “舒老头,你让开!我今天非活烤了这小子!”

    从没让人这么戏耍过的夏孤梦,眸子里尽是怒火涌动,看向白眉的眼神也极度凶恶!

    “夏孤梦!这里是我安山城的地界,轮不到你放肆!”

    一道浑厚如山,浩瀚如海的庞大气势从舒白夜身上升起,狠狠的压向夏孤梦。

    背后一凉,夏孤梦顿时倒退几步,被怒火冲昏的心智也倏然间清醒过来!

    “你不是说你考虑了吗!为什么还……”

    “是啊,我考虑了!我的考虑后的决定,就是这样。”毫不怯懦的看着夏孤梦那凶恶的眼神,白眉平静道。

    “你!很好!”

    握紧拳头,最后白眉看了一眼,夏孤梦大手一挥,带着夏夭衣和柳天武的尸骨化作一道火焰破空而去!

    夏孤梦离去,这场少帅之间的比斗在几位主帅的商议下,也决定暂时搁置。

    走到白眉身侧,舒白夜皱眉拍了拍白眉的肩膀:“白巡参,夏孤梦这人眦睚必报,你这次把她得罪狠了,日后可要多加小心了。”

    “多谢舒城主。”向舒白夜拱了拱手,白眉转身走到梅向晨面前:“这次搅了少帅的比斗,真是心中有愧。这几枚剑符就当是赔罪了。”

    递给梅向晨一袋白眉用灵石制成的筑基期剑符石。梅向晨打开袋子一看,一股筑基真修的威压扑面而来,不由脸上一喜:“白兄哪里的话,你我是朋友,别说是搅和了这场比斗,就是落了个最后一名,又能怎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