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空炎剑炮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启明星照耀天空,金色的夕阳在山谷的边际上熏染出一条金色的彩带

    一脸寒霜的夏夭衣带领着队伍朝着烽火台的方向前进,同梅向晨一样,昨晚在搜寻令箭时,赤凤军也同样遇到了陷阱的埋伏。

    而赤凤军遭遇的陷阱,比玉甲军碰到的更加恶劣,那是一连串的连环陷阱。一通陷阱后,赤凤军减员高达十二人,五分之一的人无法继续行动。

    大幅度的减员以及陷阱的遭遇,让赤凤军的搜寻速度急速下降。整整一天的时间也不过搜寻到了十七枚令箭。

    看着一路上都闷闷不乐,寒霜满脸的夏夭衣,一旁的柳天武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小就顺风顺水的夏夭衣,这段时间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柳天武都担心这是否会对夏夭衣的心境造成什么影响。

    眼见着距离狼烟烽火台的位置越来越近,柳天武突然神情一凝,凑到夏夭衣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闻言后的夏夭衣秀美一蹙,转头望向四周,娇声厉喝道:“藏头露尾,给我滚出来!“

    “呦,夏少帅的脾气怎么这么大,心情不好?”

    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梅向晨和玉甲军缓缓从树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眼睛一扫,发现梅向晨的队伍也少了三个人,夏夭衣心里一顿,玉甲军也碰到了陷阱?

    “梅向晨,你想干什么?”

    下颌微昂,一脸盛气的夏夭衣看向梅向晨,不明白这个时候梅向晨怎么在这里等着她。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向夏少帅借点东西。”

    笑着看向夏夭衣,梅向晨缓缓抬起右手,身后的玉甲军蹭蹭的将刀兵抽了出来!

    “劳烦,夏少帅把搜集到的令箭,交出来!”

    翩翩有礼的梅向晨突然说出这样匪气十足的话,让夏夭衣有些没想到,冷笑一声,夏夭衣身后的赤凤军也齐齐架起兵刃:”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气氛升至沸点,两军之间的眼神都开始溢出杀气

    看着毫不相让的玉甲军,夏夭衣心中暗惑,梅向晨一向以稳为本,他提前守在这里,必然是放弃了不少时间,搜寻令箭,就是想在最后时间抢夺我们的令箭,可这么激进的法子,根本就不像他的风格。

    夏夭衣这边还疑惑着梅向晨为何风格大变,另一边的玉甲军,却齐齐从腰间取出了一枚枚暗青色的剑符石。

    身为筑基真修的柳天武在看到玉甲军掏出剑符石的一刻,心中警觉轰鸣,给夏夭衣的另一名筑基亲卫一个眼神,二人齐齐护在夏夭衣的面前,神色凝重。

    反应稍慢一步的夏夭衣之后也发现了玉甲军手中的剑符石,虽然和白眉拍卖的那批剑符石不同,但是上面透露出的气息,却很类似。

    “原来是有高人相助,怪不得你这么猖狂!”

    冷脸看着梅向晨,夏夭衣语气中带着丝丝鄙夷的说道。

    无视夏夭衣鄙夷的口气,梅向晨走到一名玉甲军身旁,捏起一枚剑符石:“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啧啧啧。”

    轰的震响

    剑符石被梅向晨捏碎,足以媲美练气巅峰修士一击的凶猛热浪咆哮着将一个方向的大片树林点燃,大火暴虐汹涌,升腾跳动。

    空炎剑符的极强威力,顷刻间震慑了赤凤军的所有兵士。

    那狂暴如虎狼的热气即使相隔这么远,仍旧让人脸上发烫,头发卷曲,若是正面相对,那是什么下场,几乎想想就觉得肝颤。

    于此同时,环玥山谷最高处,四军主帅与舒白夜的面前,一方巨大的铜镜上,方才梅向晨捏碎空炎剑符的画面,清晰重复。

    “好霸道的剑气,意如火,形无相。经艮,令郎使得这是……”

    空炎剑符霸道的意境,让四军主帅都为之瞩目,虽然只是练气八层的强度,但是威力足以媲美的练气巅峰。

    ,自从剑修一道没落,真正拿得出台面的剑道功法越来越少,剑修曾经霸绝万道之巅的强大攻击力,也渐渐被人遗忘。

    眼中闪烁着感兴趣的目光,银泽军主帅谢涛向梅经艮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向晨刚得到的什么灵物吧。”

    同样被空炎剑符所吸引的梅经艮,心中暗定,此时结束一定要好好问问这小子。

    相比于梅经艮和谢涛的好奇,赤凤军的主帅夏孤梦心里却咯噔一下,心中暗道,这回衣儿怕是遇上对手了。

    空炎剑符的威力让赤凤军震惊,夏夭衣握紧了拳头,美眸一眯:“雕虫小技!”言罢,夏夭衣手掌一摊,一柄丈长的旗杆凭空出现。

    竖起旗杆,暗金色的旗杆上一面迎风展动的火凤大旗猎猎作响。

    见到这面大旗,梅向晨脸色一沉:“火凤凌战旗!夏夭衣你能用的了这法宝?”

    呵呵一笑,夏夭衣把住火凤凌战旗笑道:“我当然用不了,但是天武他们可以啊。”

    “筑基真修不允许干涉比斗,你想坏了规矩?!”

    双眼微眯,梅向晨没想到夏夭衣会这么无耻,堂而皇之将赤凤军的法宝带进这里。

    “我又没说要用火凤凌战旗攻击你们,我只是让天武熟练一下法宝,毕竟他是我的亲卫,日后是要执掌这面战旗的。”

    一幅理所应当的夏夭衣,将火凤旗递给了柳天武。

    后者接过战旗,轻轻点了点头,一股真元顷刻间涌入战旗内。真元涌入,战旗的旗杆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道古老的凤凰纹路。

    与此同时,那面赤红色的火凤大旗上的凤凰,也诡异的动了起来,扭动着身躯和翅膀,像是要从旗面上腾飞出来一般。

    嗡!

    柳天武暗颂法咒,火凤凌战旗上顿时撒下三十八道灵光进入到了赤凤军兵士的体内。

    灵光入体,赤凤军的兵士皆是怒吼一声,双目变得赤红一片,身上蔓延出道道玄妙的纹路将身体覆盖。

    “夏主帅,令媛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目光严肃的看向一旁的夏孤梦,梅经艮沉声说道。

    “有什么过分的,夭衣也说了,她只是让天武熟悉法宝,又没什么。”

    夏孤梦的无赖反驳,让梅经艮脸都气白了:“你这是公然破坏规矩!”

    “有吗?实在不行,让你们那边的筑基真修也出手好了。”

    认定了梅经艮不会给梅向晨法宝带进去,夏孤梦挑眉道。

    “你……”

    气的甩袖不在看向夏孤梦,对于这个女子的无赖,梅经艮早有见识,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无赖到这种程度。

    “经艮,别气了。待会我让我家景龙帮你报仇。”

    凑到梅经艮身侧,谢涛小声说道。

    “帮我报仇?难道说你们也带了法宝?”

    双眼瞪圆了看向身旁的谢涛,梅经艮没想到连一向老实的谢涛也会敢这么耍滑溜尖的事。暗道自己大意里的梅经艮,只能叹气自己这回真的是想的有些简单了。

    “既然都违反了规矩,那就放开手脚好好打一场吧。”

    一旁一直未出声的宋岳,突然开口,一发言就是震惊四座。

    “你是说……允许筑基真修参战?!”皱眉看向宋岳,说实话梅经艮不是很赞同这样做,因为一旦四军八位筑基真修开战,那山谷内的普通军士,几乎很难在筑基真修交手的余威下幸存。

    “我同意。”

    有着火凤凌战旗,赤凤军的兵士自然可以幸免,这点夏孤梦很有自信。

    “我没意见。”

    同样也让自己少帅携带了法宝的银泽军主帅谢涛点点头。

    “你们……”心里把这几个老黑货先骂了个遍,知道自己一个人反对已经无力阻止的梅经艮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四军主帅这么一决定,顿时分出一缕神念传告山谷中自己的少帅。

    正相互对持的梅向晨与夏夭衣在接到自己父亲母亲的传念后,同时一愣。

    很快,夏夭衣脸上喜色荡漾开来,秀美一扬,指着梅向晨道:“天武!咱们今个就好好见识一下玉甲军的神威!”

    拳头紧握,在接到父亲的传念后,梅向晨就知道要坏事。这次比斗,突然允许筑基真修可以出手,这一下子就把战斗级别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虽然四军每位主帅都只有两位筑基真修亲卫,但是夏夭衣那边的柳天武却有一件法宝在手,法宝对于筑基真修的增幅,极为强大。

    空手的筑基真修很难战胜持有法宝的筑基真修。

    轰!

    手握火凤凌战旗,柳天武把住旗杆大力一扬,一团高速旋转的巨大火旋风咆哮着从旗杆的顶部飞出朝着玉甲军袭来。

    直径有数米的火旋风带着凶猛狂暴的热浪朝着梅向晨这边袭来,站在梅向晨身侧的梅化风顿时跳下场来,拢在袖子的双手猛地一合,一头八仙桌大小的碧眼蟾蜍顿时出现。

    巨大的蛙嘴一张,墨绿色的毒雾顿时和火旋风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空气中啪啪啪作响,被烧得焦黄的毒雾凝结成褐色的碎渣,散落一地。

    眼中闪过一丝凝重,梅化风身形猛的一闪迅速逼近手持火凤凌战旗的柳天武。

    砰砰砰!

    三声闷响,梅化风捂着胸口倒退回来,面前一尊铁塔般的大汉抱胸俯视的看着他,眼中轻蔑的神色满溢而出。

    一对二,何况柳天武还手持法宝,玉甲军的情况一下子陷入到了极度的危机!

    “赤凤军的高招,白某可是想领教多时了。”

    陡然响起的一声轻喝,让夏夭衣的脸色顿时一变。

    玉甲军手中的四十八枚空炎剑符倏然齐齐浮动起来,剑符石上的符文明亮如昼,一声玄色道袍的白眉飘然从一颗大树上落下,嵌进了四十八枚剑符的中央。

    “这么喜欢玩火?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体内青莲真元凶猛滚动,白眉并指为剑诀,再面前的虚空中刻画出空炎剑符的古老含义。

    符成化威,虚空中一道炽白色的古老符号散发着浓厚的威能,带动周围四十八枚剑符石齐齐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伸手轻轻按在了虚空中那枚硕大的空炎剑符上,白眉咧嘴一笑,周生热浪滚滚,眼中却尽是寒芒:“空炎剑炮,请你们赤凤军尝个鲜!”

    吼!

    极致的轰鸣让周围所有的玉甲军和赤凤军都感觉自己的耳边像是有一只猛虎在不断的怒吼,极致的高温在白眉的控制下,凝聚成了一团纯白色的光柱,笔直的朝柳天武轰去。

    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道呼吸一下变得困难了许多,那是因为极度的高温在一刹那间蒸发了周围大量的空气,让这周围形成了短暂的空气稀薄地带。

    粗大的白色光柱擦过地面,留下一连串晶莹的琉璃,但是岩石被彻底融化渣滓后的产物。

    握紧了手中的火凤凌战旗,柳天武大喝一声,体内的真元滚滚涌入火凤凌战旗中。

    倏然间,所有人好像都隐约听见了一声高亢的凤鸣,柳天武紧握的火凤凌战旗中,一头双翅展开足有十多米的火凤凰徐徐从旗面上展翅翱翔。

    莺!

    长空觉耳的凤鸣让所有人脑中都短暂的陷入了一片空白

    控制着火凤虚影迎向白眉的空炎剑炮,炽白色的光柱狠狠的与火凤虚影撞在一起。

    轰然掀起的巨大气浪,将所有玉甲军赤凤军的普通兵士都高高掀飞。唯有梅向晨与夏夭衣在各自的筑基真修护持下,勉强保持着身形。

    高亢的凤鸣一声高过一声,锐利如月牙镰刀的凤喙张口,一道带着金边的烈火死死纠缠住空炎剑炮化作的光柱。

    烈火高歌,热浪奔涌!

    一时间,原本葱郁肥沃的大片树林竟被白眉与柳天武的攻击活活烘成了一片干裂的褐黄枯地!

    筑基修士的威能,恐怖如斯!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