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逍遥游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从昏迷中醒来,李逍遥发现自己回到了醉霄楼,身上原本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虽然骨子里还有些酸痛,但也无大碍。

    晃了晃睡得有些昏沉的脑袋,李逍遥掀开被子下了床。

    咯吱一声,房门被推开,端着一碗汤药的白眉走了进来。李逍遥虽然受伤不浅,但大多数都是皮外伤,服下丹药后已经好了大半。

    再稍微进补些,养养元气就能痊愈。

    将吩咐厨房炖的补气汤递给李逍遥,白眉笑着看向李逍遥:“还好吧。”

    捏着鼻子灌下了一口补气汤,李逍遥苦的吧嗒了两下嘴点点头。

    “没事就好,等为师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咱们就可以离开安山城了。”白眉道。

    将碗里汤药一口气倒进了嘴里,李逍遥放下碗,嘴巴抿了抿:“师父,我记得你说过你当年练气三层修为便出来游历。我……我也已经练气三层了,所以……”

    诧异着李逍遥的情绪,白眉心道,看来这次杜明康对于逍遥的刺激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你也想出去游历?”并没有着急反对,白眉先是反问道。

    “嗯。”点了点头,李逍遥整理了一下语言:“总是生活在您的庇佑下,我就像是一只雏鸟,永远都没办法真正成长。

    我不可能永远都待在您的身边,让您保护我。雷霆雨露,俱是天恩,苦难也是磨砺,既然您在练气三层的时候已经外出游历了,我想我也可以!”

    望着李逍遥认真的眼神,白眉缓缓站起身子:“逍遥,你年岁还小,我原本是打算过些年等你成长了,再让你出去走走。

    可是现在看来,你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师父,我……”

    摆手制止了李逍遥的话,白眉道:“既然你有这份心思,为师也自会支持。只不过,你现在修为尚低,贸然外出,这其中的风险你要考虑清楚。

    我现在要去一趟城主府,等我回来,你再告诉我你考虑过的决定。”

    看着李逍遥,白眉轻轻拍了拍的头:“不要有负担……”

    言罢,白眉便开门离去,只剩下神色复杂的李逍遥坐在房间里,眉头并拢,心中思绪纷飞……

    安山城城主府中,舒白夜正坐在一方书案前,拿着一杆狼毫笔挥墨舞动,坐在一旁的舒放天神色郑重的看着自己叔父。

    半晌后,舒白夜将手中的笔杆放下,拿起一旁的绢布擦了擦手:“你是说,那个白眉在和你战斗时,只不过是练气修士,是在后面突然突破到的筑基期?”

    “嗯,战斗时我将一缕真元探入到了他的体内,只不过此人能以练气修为击败杜远镇,又在战斗中突破为筑基真修。天赋实在可怕,这人善用剑气御敌,叔父您知道这类剑修的宗门吗?”

    想起之前和白眉的战斗,舒放天还是心有余悸,白眉那挥手千百道剑气狂涌的神态,霸气果烈,能以练气修为击败筑基真修杜远镇,这样的战绩,说出去都会被人当做是笑话。

    端起一杯香茗,舒白夜轻抿了一口:“自从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人族的剑修便已经没落,摆在明面上的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小门小派,真正的剑修大宗门,几乎都已经隐匿起来,休养生息。

    不过这个白眉,不仅是个剑修同时还有着九关的身份。这就让人不得不多想了,如今万年之期将近,现在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天赋绝伦的剑修,这是在预兆着什么吗……”

    “叔父,您的意思是……”

    “没什么。这件事先暂且不论,听说最近赤凤军和玉甲军起了好几宗摩擦,怎么回事?”安山城临近幽州府城黑天城,同时驻扎着赤凤、玉甲两个大军。

    自从赤凤军换了主帅,将玉甲军从四军第二的位置上挤了下去,这两军之间就开始互相看不顺眼,各种的摩擦、纷争是接连不断。

    “听消息说是赤凤军的少帅夏夭衣,似乎是被玉甲军少帅梅向晨揭了什么短处。”舒放天回答道。

    “也是,四军考核之期就要到了,玉甲军看来这回是卯足了劲想要夺回昔日的荣耀,我看……”

    “老爷,外面有一个自称白眉的年轻人求见。”正当舒白夜和舒放天说话时,城主府的管家突然快步走上前来。

    “好我知道了,你去请他进来吧。”舒白夜吩咐道。

    “叔父,那我就先告辞了。”一听白眉要来,舒放天下意思的一皱眉,起身便要告辞。

    明白自家这个侄儿心思的舒白夜,点了点头:“行,那你就先回去吧。”

    得到了舒白夜的允许,舒放天转身从客厅的后方离去。

    过了几分钟,在管家的带领下,白眉也来到了客厅。

    “见过舒城主。”

    白眉是九关官员,虽然官职没有舒白夜的高,但是人族九关独立于其他机构之后,相互见面倒也不必行那官场之礼。

    “白巡参,年少有为,不必客气。快请坐!”

    二人落座,管家为白眉端上一杯茶。

    “这是我私人种植的一点灵茶,白巡参尝尝。”

    白眉端起茶杯,刚一掀开茶盖,一股温驯淡雅的香气就顺着白眉的鼻腔涌进肺里,这香味上下通透,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清甜味道。还没入口,白眉就已经口中生津。

    嘴唇凑近茶杯轻抿了一口,浓郁的苦涩顿时在白眉的嘴里化开,等到这苦涩彻底占据了白眉的口腔后,一股甘甜突然翻起。

    甜苦之间,来回反复,茶香也在其中愈发浓郁起来。

    “好茶!”

    微眯起双眼,这杯看似普通的香茶,让白眉这个不怎么会品茶的人,都由衷的赞叹道。

    品完茶,白眉放下茶杯:“不知舒城主邀白眉前来,所为何事啊。”

    “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白巡参为九关中人,此次来我安山城,是有什么公干吗?”

    总是一副笑呵呵的舒白夜,没有一点城主的架子,只是话语之间的锋芒,却让白眉感觉到了面前的这个老人,并非他表现的那么和蔼。

    “舒城主是前辈,我身为晚辈不敢隐瞒。我来安山城只不过是歇脚,过两日便会离去,至于其他的,恕晚辈不方便相告。”

    语气诚恳的白眉,透露出一些信息,也隐瞒了一些信息。

    舒白夜叫白眉来,其实白眉心里清楚是为了什么,之前他一人大闹杜府,声势之大,整座安山城的人都看到了。一个百年家族因他覆灭,这是事实。

    如果不是因为白眉的特殊身份,他早就被舒白夜擒下,给安山城一个交代。

    但碍于白眉的身份,舒白夜偏偏又拿白眉没什么办法,这次叫白眉来,看似闲聊,其实也实在警告白眉,不要再在安山城里胡闹。

    而清楚舒白夜意思的白眉,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舒白夜的问题,但是却明确的告诉他,我过两天就走了,不会再在这给你惹麻烦,你就放心吧。

    得到了白眉的答复,舒白夜的眼中也浮出了一丝精明的神色:“既然是这样,那老朽明白了。哦对了,我看那日,白巡参似乎和玉甲军的梅少帅走的很近啊。“

    不解舒白夜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白眉道:“嗯,是有些交情。”

    “那我可要提醒一下白巡参,玉甲军与赤凤军不对付,而赤凤军的主帅又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你与玉甲军少帅走近,便等于得罪了赤凤军。若是赤凤军找你麻烦,白巡参可来城主府找我。

    不到万一,白巡参最好还是不要在城内动手。”

    既有劝诫有又有一丝警告的话,让白眉不禁心底苦笑,自己在这个舒白夜的眼里,已经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暴力狂了吧。

    其实也怪不得舒白夜这么想,之前白眉不过是练气修为,徒儿被绑,就敢大闹安山城灭掉一个家族。此刻白眉的战力暴涨,安山城内能够压住他的不过一掌之数,倘若白眉要是再闹起来,那他这个城主就真的是要焦头烂额了。

    “舒城主放心,白某不是好事之人。只要不涉及底线,白某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明确的向舒白夜做了保证,两人彼此会心一笑……

    ……

    “想好了吗?”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李逍遥,白眉道。

    “想好了。”

    蓦然抬起头来,李逍遥的一双眼睛明亮而透彻,没有半分的迷茫与犹豫。

    “我要出去游历,我不想跟在师父的后面,成为一个拖油瓶。我不希望,每一次都是我遇到危险,师父来搭救我。而是有一天我可以站在师父面前,为您挡去风雨。”

    嘴角扬起,白眉伸手摸了摸李逍遥的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师父尊重你的选择。

    这三枚灵石你拿着,这里面我分别封存了一道剑符,若是碰的不可敌之人,便捏碎剑符,阻敌逃跑。

    还有这些银两你拿着,你年岁还小,修为也不高。切记财不可外露的道理,这枚甲符你也拿着,这是梅向晨给我的,若是碰到自己不能处理的事情,可以找就近的玉甲军帮忙。”

    又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一一嘱咐给了李逍遥,白眉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看着孩子即将出远门的父母。

    忽的笑了笑,白眉深吸一口气,指尖泛起一丝灵光点在了李逍遥的眉心:“这是青莲宝诀练气期的功法,你要细心修炼。这是子母蟾蜍,等你游历够了,可以用它来找为师。”

    将一枚铜铸的蟾蜍递给李逍遥,这是白眉特意去灵宝楼找的,是一种很特殊的法器,两枚蟾蜍互有联系,只要往里输入真气,蟾蜍的眼睛就会朝对方看去。

    把白眉给的东西一一收好,李逍遥不大的身子背起包袱,朝着白眉深深鞠了一躬:“师父,保重!”

    幼小的身影渐行渐远,白眉站在原地一直注视着李逍遥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上。

    站了许久,白眉才回过神来,李逍遥离去让白眉身边少了一些声音,心里多了几分记挂。希望你能一路平安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