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风云汇聚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长者所求,不可驳。”

    微微一笑,白眉念头一动散去之间的剑气,大袖一挥将包裹着舒放天的火海也一同消弭。

    “叔父。”

    低着头走到老者身旁,舒放天狠狠的望了一眼白眉,被人当做踏脚石提升修为的感觉可是让他这个安山城的总务很是恼火。

    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侄儿,舒白夜目光投向白眉:“小道友在我安山城里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总得有个理由吧。”

    “杜家教子不严,抓我徒儿,严刑拷打。我上门要人,也并无不可吧。”

    此刻踏入练气九层的白眉,一身浑厚的真气都在丹田内的青色莲子的转化下变成真元,身上一股油然而发的真元气息,让白眉在外人看来,就跟一名筑基真修别无二样。

    “我儿抓了你徒儿,你带走便是。为何要害他性命!”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杜远镇捂着左肩,悲痛的厉喝白眉,眼中怒火几乎要溢出眼外。

    “他能为了一点小事就将我徒儿私自绑来,严刑拷打。想必平日里这类事做得更多!早杀了他,也能让更多无辜之人,免受荼毒!”

    冷冷的看着杜远镇,白眉道:“养不教父之过,你儿子的卑劣你也脱不了关系。”

    “你!”

    被白眉说的胸闷郁结,杜远镇气急之下,险些又要跟白眉动手,幸亏被舒放天及时拉住,否则其对上现在的白眉,很可能一个照面便被白眉一剑斩杀!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人家儿子再怎么不堪,也轮不到你教训吧!”

    嘹亮的朗声让白眉几人的目光转向杜府已经残破不堪的大门,一声赤红色的戎装,夏夭衣骑着一头形如马,却头生菱角的异兽,意气风发的带领着五十名近卫出现。

    翻身下马,夏夭衣恭敬的朝着舒白夜一拱手:“晚辈见过舒城主!”

    “你是孤梦的女儿吧,一身戎装,倒是真有几分你母亲的样子。”温和的朝着夏夭衣笑了笑,这位安山城的城主自打出现后,没有表现出一丝安山城最强者的霸道,反而处处都像是一位和蔼的邻家老者。

    “又是你?”

    看着夏夭衣,白眉对于这个行事蛮横的女子可没什么好看,上一次在灵宝楼,若是有那位筑基真修护着他,白眉当真准备给她一个不小的教训。

    微微昂首,夏夭衣一甩身后的披风,一直静若无声的五十名赤凤军近卫便齐齐的来到了夏夭衣背后。

    “正是本少帅。”

    “你知道我的身份,还来自找麻烦,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是太轻了。”很是反感夏夭衣总是带着一股盛气凌人的语气,晋升了练气九层的白眉索性转过身来不再看她,已经不再是同一层次的人,也没什么好和她计较的。

    白眉的无视,让夏夭衣感到一股莫大的侮辱,冷哼一声,夏夭衣一抬右手:“赤凤军听令,给我拿下这个肆意妄为之徒!”

    “等等!”一旁的柳天武及时出声制止,白眉的九关身份他已经确凿,若是赤凤军真的将白眉擒下,那夏夭衣就真的惹了大祸了!

    “天武,你干什么!”被柳天武制止的夏夭衣,瞪着一双凤眼不满的看着柳天武。

    “哎呦呦,赤凤军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没有太尉司手谕,竟然敢逮捕九关官员。要论着胆量,恐怕虎咆军都比不得你们啊。”

    梅向晨带着一丝调笑的声音让夏夭衣面色愈发难看起来。

    整齐一致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带着浩浩荡荡足足三百名亲卫营的梅向晨肩披着一条银狐裘,看起来更像是一名谦谦公子,而非是玉甲军的少帅。

    “白兄你可真是火爆脾气,杜家抓了你徒儿,你可以找我啊。一个区区的杜家,我玉甲军还是说的话的。”

    假意责怪了一下白眉,梅向晨带着三百名亲卫来到白眉的身侧。

    “这点小事,不必麻烦少帅。你看,现在处理的不是挺好的吗?”

    冲着梅向晨拱了拱手,全然不顾及杜远镇已经和猪肝一个色的脸,白眉笑着说着。

    风云齐聚,小小的一个杜府之中,今晚却聚会了安山城中最有权力势力的一群人。

    悲伤愤怒的杜远镇、郁闷恼怒的舒放天、平淡温和的舒白夜、冷面傲然的夏夭衣……

    每个人的表情不同,心里的活动也不尽相同。

    半晌没有人开口,白眉四顾望了望,先踏出一步:“我乃人族九关巡参白眉,今安山城杜家之子杜远镇,私绑我徒儿,欲害其命。

    本官前来讨要徒儿,杜家杜家杜远镇却护子迷心,拒不归还。还意欲袭击本官。

    按人族律法,私袭九关官员,是死罪!不过本官看在杜家主丧子心切的份上,原谅你。就不再追究了。

    舒城主,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望着白眉手中的那枚令牌,舒白夜的低垂的眸子里一抹暗淡的精光一闪而过,随即笑道:“白巡参大度。”

    “舒城主,不能就这放过他啊。”

    听到白眉与舒白夜的对话,杜远镇顿时大喊不服。明明是白眉突然袭击自己家,现在不仅自家府邸被毁,自己被打成重伤。就连他的儿子都被杀了,可照着白眉现在说的,自己反倒成了过错方,反过来还要谢谢他?

    “哦,那杜家主以为该如何?”舒白夜扭头问道。

    “杀人偿命!这是天理!”愤恨的望着白眉,杜远镇全然没有发现,此刻连舒放天看向他的眼神,都已经不带有怜悯。

    “既然是天理,那老朽就不方便再过问了。”舒白夜垂下眼眸不再看向杜远镇,语气仍然是一片平和,却又带着毫无生气的荒芜。

    这时才感觉到不对的杜远镇,脸上一慌,刚想开口,一道透明的剑光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膛,露出了半截剑尖。

    惊愕的转过头,杜远镇没想到白眉居然如此狠辣,舒白夜刚刚表明态度,白眉便立刻痛下杀手。

    温热的血液顺着杜远镇的身体徐徐流淌出来,无力的摔倒在地,杜远镇的小腹中突然升起了一团光晕,隐约间可以看到里面似乎饱含着一阵肆意昂扬的清风。

    砰!

    拳头大小的光晕轰然炸开,青色星点灵光像是烟花般四散消弭。

    筑基修为明悟本心,收敛天地大道,凝聚道台。死后道台兵解,被修士温养丰富的道则从新回归天地。一饮一啄,当是天意。

    一名筑基真修身陨,安山城附近百多里的灵气浓度都陡增两层,关于风道的道则更是徒增不少。

    感觉到周围的天地为之一清,在场的筑基真修都是一阵沉默。

    筑基真修对于凡人来说就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神仙,可是这样的“神仙”依旧会死,天灾人祸,都是其原因。

    目睹着一位筑基真修在眼前陨落,也让同为修士,心为长生的其他人,感到一阵黯然。

    而在场唯独没有这份感觉就是的白眉,既然为敌,生死便有强者而定。若是白眉没有杜远镇强,那结果必然是被杜远镇擒下,不仅李逍遥救不出来,自己也会搭进去。

    杜远镇一死,白眉引起的事件总算告一段落。

    秀美轻蹙的看着白眉,这一次舒白夜的出现让夏夭衣是未曾预料到的,舒白夜作为安山城主已经有五十年的光景,一向是深居简出,极少露面。

    而修为更是神秘无比,就连夏夭衣的母亲夏孤梦都探不清其底细。

    这样一个神秘而又权力极大的人,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这让夏夭衣原本谋划的心思,落了空。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大家就散了吧。”呵呵一笑,舒白夜总算拿出了一城之主当有的气度,沉声说着。

    “白兄,那我就先走了。日后若是有事,可以随时来玉甲军找我。”朝着白眉一拱手,梅向晨带领着三百近卫踏着整齐的步伐缓缓离去。

    而一同离去的还有重重瞥了一眼白眉的夏夭衣。

    这次算你走运!心里怒哼一句,夏夭衣也领着自己的亲卫离去。

    “这是金凤丹,是上好的疗伤药。白巡参拿去给徒儿治伤吧。”等到所有人都走后,舒白夜拿出了一瓶丹药递给了白眉。

    诧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老者,舒白夜的示好让白眉有些摸不在头脑,按理说舒白夜身为一城之主,实在没必要对他这样。

    心有疑惑,但白眉还是结下了舒白夜的丹药:“那就多谢舒城主美意。”

    笑着点了点头,舒白夜道:“若有机会,白巡参来我城主府一趟,我有些小事想和白巡参谈谈。”

    “好,带我将徒弟的伤势治愈,一定登门拜访。”拱手朝着舒白夜一礼,白眉点头道。

    得到白眉的回复,舒白夜便带着舒放天破空离去。

    望着眼前的满目疮痍和躲在废墟里用惊恐眼神看着白眉的杜家人,白眉大袖一挥将地上的李逍遥卷起:随即大步离去。

    等白眉走了好半天后,杜家的人才敢从废墟中走出来,给杜明康和杜远镇收敛尸体。

    经过白眉这么一闹,这个在安山城颇有实力,有着百年历史的杜家,彻底走向了没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