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冥顽剑!殒!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月色渐浓,不知何处飘来的几朵黑云将余光遮挡

    灯火渐渐稀落的安山城内,杜府的门前明灯高挂,体格魁梧的护卫笔直的站在门前。

    杜明康的房间里,刚刚和两名婢女云雨一番的杜明康,坦胸露乳的躺在那肥臀粉臂之中,酣睡惬意。

    突然间,睡的正香的杜明康猛地感觉到地面一阵晃动,伴随着婢女的尖叫,杜明康赶忙爬起身来,抓起一套衣服,鞋都没穿就跑了出来。

    “何人敢在我杜府放肆!”寂静的夜空中,一声厉喝。杜家家主杜远镇踏空飞起。

    满脸怒色的杜远镇虚空而行,赫然是一位筑基真修。锐利的目光俯视四下,一身玄色道袍的白眉面色淡然的坐在杜府大门之上。

    “你是何人?!”

    目光扫向白眉,杜远镇有意探查白眉的修为却发现对方就如同一团迷雾般,看不清楚。

    “阁下之子绑了本座的徒儿,本座是来讨个说法的,”

    夜风拂动白眉的道袍,目光在深夜中像是一盏明灯一般,白眉一眼便看见了衣衫不整站在一见厢房前的杜明康。

    注意到白眉的目光,杜远镇顿时注意到了自己下方的儿子。心中一沉,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从小没吃过亏,一向恃强凌弱惯了。

    杜远镇虽然有心教育,但是却奈不过其母的百般宠溺。

    “你说我儿子绑了你的徒儿?你有证据?”

    虽然知道白眉不会无缘无故上门找事,但杜明康怎么说都是他的儿子,而且白眉都已经欺上他家门了,这件事就算是杜明康的错,也不能就这么了了。

    “证据?好,我拿给你看!”

    知道杜家不会轻易交人,白眉闭眼稍稍感应了一下,顿时发觉了和自己同宗同源的一股气息,就藏在杜府后院的地下。

    缓缓睁开双眼,白眉伸手一指,一道剑光轰然飞出,砰的一声将藏匿李逍遥的地牢炸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里面已经昏迷过去的李逍遥。

    见到李逍遥的惨样,白眉眉头大皱,目光转向杜远镇:“阁下还有话说?!”

    被白眉直接找出了李逍遥,杜远镇的脸上仍旧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我儿一向收敛,不会无故捉人,想必是这之间有什么误会。”

    杜远镇依然一副护犊子的神情,让白眉仅有的一点耐心也彻底消失。

    “既然阁下不通情理。那就休怪本座自己拿人了。”

    话音未落,杜远镇视野中的白眉顿时消失了身影。

    砰砰砰!

    连着与白眉对轰了三招,杜远镇面色凝重:“你在我杜某人眼皮底下把人带走,是不是有些太把我杜家不当回事了!”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摇了摇头,白眉甩开袖子,手掌微微上抬。

    倏然间,如墨色熏染的夜空上万道晶莹如白玉的剑光轰然出现,将整个杜府的范围照射的如白昼一般!

    “再敢拦我。我让你的杜府,顷刻间化作一摊废墟!”

    整整一天的时间,发下狠的白眉在杜府的周围刻下了上万枚剑符,真气不足了就用灵果补充,万枚剑符耗空了白眉积攒下来的所有灵果。

    不过如此的付出换来的就是笼罩整座杜府密麻如雨的浩瀚剑符!

    望着头顶上漫天如群星一般的剑光,杜远镇面色一窒,这些剑光虽然都不过是练气期的水平,其实全部落下,也耐不了他这个筑基真修。

    可是府内的其他人,包括他的子嗣、夫人甚至家丁丫鬟,乃至整座杜府,在如此密集的剑光之下,却真的会如白眉所说,顷刻间化作一摊废墟!

    这个道人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敢在安山城里布置这么大的剑光法阵,他究竟是傻还是狠!

    淡淡的看了一眼杜远镇,白眉迈开脚步一步步往关押李逍遥的地牢走去,在漫天剑光的重压下,杜远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眉前进。

    从地牢中将李逍遥抱了起来,看着爱徒浑身的伤痕,白眉心中愠怒,差一点就让那漫天的剑光咆哮而下。

    将真气输送到李逍遥体内,替他稍稍缓解一下伤势,白眉抱着李逍遥身形如风,一步跨到了杜明康的面前。

    望着眼前这个浑身都透着冰寒气息的道人,杜明康原本嚣张的气焰此刻点滴不剩,连他父亲都无法压制这个人,他原本依仗的一切就已经是个笑话。

    “你……你……”

    噗嗤!

    下颚颤抖着想说些什么,可杜明康的刚一开口,一道雪亮的银光就已经塞满了他的整个视野。

    腥臭的内脏散落一地,一剑斩了杜明康的白眉面色如常,就像是随手捏死了一只蚂蚁。

    “明康!你!”

    白眉雷霆出手杀了杜明康,让杜远镇始料未及,想阻止时已经晚了!

    气急的杜远镇,浑身气势狂放,张口吐出一物,乃是一五彩玲珑,绣满了各色珊瑚、宝石的彩帕。

    那彩帕飞出杜远镇的口中,迎风便涨,几个呼吸间便将那漫天的剑光挡住!

    “你敢杀我儿,待我将你擒下,把你们的魂魄都抽出来,放在毒火中炙烤至死!”丧子之痛,让杜远镇双目都变得猩红起来。

    面露异色的看着杜远镇遮住自己剑符大阵的彩帕,白眉心道,这就是筑基期以上修士才可以动用的法宝吗?果然神异!

    将李逍遥平躺放下,洒出几枚剑符守护。

    白眉铿锵一声抽出冥顽剑,面对着气势如怒海狂潮的杜远镇,白眉不仅毫无惧色,反而充满了兴奋,这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筑基真修。

    上一次鬼枯老人的分魂,让白眉体会到了筑基真修的压力,但也只是浅尝辄止,没能让白眉真正酣畅淋漓的打一场。

    这一次,就让你来送我迈进练气九层吧!

    横剑一挥,丝缕浅白色的线状物缠绕在白眉的剑刃之上,这是突破音障时的阻碍。

    怒吼一声,杜远镇五指张开,一团飓风形成的手掌遥遥朝着白眉抓去。

    肩臂一震,白眉仗剑迎了上去,徐凌剑法展开,赫然是要以风对风!

    锋利的剑刃划动,在空气中刻画出无数条毒蛇一般的风絮齐齐的朝着杜远镇的飓风大手缠绕而去。

    跨过练气期,凝练道台之后便可成就筑基期。

    同练气期一样,筑基期同样分为九层,又细分三个境界:渡元、凝魂、宝鼎!

    筑基九层前三层为渡元境,这层境界的筑基修士都在努力的将体内的浩瀚真气,通过道台转化为真元。

    同种术法,真元释放的威力要比真气强上数十倍!

    当体内的真气全部化作真元后,筑基修士迈入凝魂境,便会以道台为根据,收敛本体血肉之躯中的三魂七魄,化作神魂,寄居道台之中。

    唐黎身前便是这层境界,凝魂境的筑基真修,诞生神念,念头可以干扰现实,一念之下方圆百里的动静可以尽收眼底。

    同时凝魂境的修士在肉身几近泯灭时,能够将神魂跳脱出肉身,若是有寄魂之物,甚至可以重新夺舍重生。

    而最后一层的宝鼎境,则是筑基真修为成就金丹大道做的准备。

    到达这个层次的筑基真修基本都不会再外出,避免与人动手。潜修静养,积累自身。

    杜远镇本身就是筑基二层渡元境的修士,修为达到筑基期,寿树可增至两百年!杜远镇今年七十九岁,但外貌看起来仍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眼看着白眉挡住自己的惊风掌,杜远镇口中再次低颂起一段道文。

    真元涌动,杜远镇双手齐齐挥动,数十把青色飓风形成的刀兵呼啸着朝白眉砍杀而去。

    眸子精光一闪,白眉身形扭动如鱼龙一般灵活,手中的冥顽剑飞速点动,在专长剑轻风的加成下,白眉的攻速已经快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境地。

    乒乓脆响!

    数十把飓风刀兵被白眉一一击碎,而代价就是白眉手中的冥顽剑也已经布满了裂痕。

    六品法器硬抗筑基真修的术法,说到底还是有些太过勉强!

    不忍这柄跟着自己这么久的兵刃就这么破碎,白眉挥手将冥顽剑收回了那件之中。

    敏锐的发觉白眉的兵刃无法支撑,杜远镇脸色一喜,身形带着撕裂的飓风狂暴着朝白眉扑来!

    不惊不喜的看着杜远镇攻来,白眉伸手一拍腰间的酒葫芦,一柄晶莹透明散发着浓郁醇香的醉念剑霎时间飞入到白眉手中。

    醉念剑一出,迷人魂魄的酒香顿时逸散开来。

    嗅到那股酒香,杜远镇都微微感到一丝酣意,顿时心中更加警觉!

    手握醉念剑,白眉身如立地青松一般笔直的等着杜远镇攻来!

    大风与酒气狠狠的碰撞起来,风扑乱了酒香,酒接着风飘散更远

    “风源无相!”

    厉喝一声,杜远镇突然化作一道清风朝着白眉扑来!

    眉头一簇,白眉举剑便斩,可剑刃斩在杜远镇的身上就如同斩在了一团空气上一样。

    “此人道台应该是风源道台,可以化身为风,无视普通攻击。相克的是雷系术法!”唐黎适时的体型,让白眉心中的疑惑尽消。

    雷系剑法白眉不会,雷为天地之怒,练气期的修士根本体会不到其中意境,也无法创出这样的剑法。

    不过没有雷系剑法,白眉也有对应之策!

    白眉双手重重往下一压,被杜远镇彩帕遮挡的漫天剑光轰然落下,原本平整的彩票上顿时多了无数的凸起!

    万道剑光齐攻,彩帕的压力陡增,而身为彩怕主人的杜远镇也受到了牵连,无形无极的风源无相,出现了一个刹那的破绽!

    “泰岳三青锋!”

    目光如苍鹰般锐利,抓住了杜远镇的一个破绽,白眉瞬间从纳戒中取出了冥顽剑,三剑叠加落下,密麻遮眼的剑影像是一座剑山一样朝杜远镇压去!

    嘶!

    剑刃上再次浮出白色丝缕的絮状物,疯狂的阻挡着白眉的剑刃速度,感觉到这股强大的阻力,白眉猛地拿起腰间的酒葫芦狠灌一口。

    像是喝进了一口岩浆,火辣的液体顺着白眉的食道涌入腹中,刺激着白眉丹田内的真气!

    喝下灵酒,白眉的真气猛涨三成!

    目光里充斥着白色的剑光,白眉黑色的瞳孔都被遮挡的看不见了,全部的真气统统涌入冥顽剑中。

    这一剑!无人能挡!

    嗤啦!

    剑刃上的白色絮状物被彻底绞烂,挣脱了舒服的冥顽剑,发出了欢快的颤鸣。

    听到这声剑鸣,白眉身形微微一颤,目光忽然流露出几分不舍!

    快到极致冲破音障束缚的三剑,野蛮的撕碎了杜远镇围绕在身体周围的清风,重重的斩在了杜远镇的肩膀上。

    鲜血挥洒,肩膀被砍出一条深可见骨伤痕的杜远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剑斩落杜远镇,白眉却没有追击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满目怜惜的抬起布满裂痕的冥顽剑。

    嗡!

    像是最后告别的轻语,冥顽剑微微一颤,整把剑身突然粉碎成末,洋洋洒洒的飞扬而去……

    望着手中空荡荡的剑柄,白眉轻抿了抿嘴唇,将冥顽剑的剑柄收了起来。

    “你能与我爱剑同行,也算是你的福分了!”

    走到杜远镇面前,脸庞被一片阴影笼罩的白眉,缓缓举起了右手,手中剑光吞吐,刺眼夺目!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