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受挫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出言威胁人族九关官员,按律要打入清吏司候审,即使你是少帅也不能幸免!”手举着九关巡参的令牌,白眉轻声厉喝,震荡的回音在房间内飘荡。

    全然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剑修居然会有九关的官职,夏夭衣气焰一滞,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哈哈哈,原来您竟是九关中人,失敬失敬。”当白眉亮出九关令牌的一刻,元吉就明白这件事上,夏夭衣是占不了便宜了,当即笑着让开身子,看着面色陡变的夏夭衣,看她下面该如何。

    面色几经转变,夏夭衣眼中厉色一闪:“谁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让我拿下你验验正身!天武,拦住他!”

    夏夭衣突然发作,让元吉也始料未及。一旁的柳天武栖身而上,挡住同为筑基真修的元吉。

    另一边夏夭衣娇喝一声,浑身气势迸发,赫然是一名练气期巅峰九层的修士。

    五指成爪,夏夭衣手上一颗火焰形成的凤凰头嘶鸣尖啸着朝白眉啄来。

    没想到亮出了九关巡参的身份,这个夏夭衣居然还敢动手,敛息服下的白眉眸子一寒,对于这种无视规矩,肆意妄为的人,白眉已经彻底没了耐心。

    眼看着夏夭衣转瞬间逼近白眉,元吉心中焦急万分,想要施以援手,却无奈面对着的柳元武死死的拦住。

    完了,一个九关官员在我这被强行带走,这要是被楼主知道了……已经看到自己前途一片黯淡的元吉,顿时把怒火转移到了面前拦住自己的柳天武身上,心头火气,下手也开始愈发的重了起来!

    逼近白眉,夏夭衣手上火焰的热浪将白眉身上的敛息服都微微掀起!

    “无知狂妄!“低哼一声,白眉深藏在敛息服下的手臂猛地探出一只手,五指如白玉般圆润光滑,散发着温润的白光。

    砰的一声!

    夏夭衣与白眉之间猛地掀起了一阵狂暴的气浪。

    只听一声惨叫,夏夭衣捂住手臂连退几步,面如金纸,嘴角缓缓溢出了一缕鲜血。

    二者交手,没想到居然会是夏夭衣受创后退。

    一掌轰退夏夭衣,白眉步子一迈瞬息跨至夏夭衣面前,语若寒冰:“私自袭击九关官员,按律我就是杀了你,也并无不可!”

    白眉身上陡然亮起的剑光让夏夭衣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绝望的杀气。

    “尔敢!”眼看着白眉要对夏夭衣下杀手,柳天武怒吼一声,爆发实力逼退元吉,像一阵飓风般冲到白眉身侧,一拳重重的轰向白眉的头颅。

    “得寸进尺!”面对柳天武的重拳,白眉微微侧身,右臂轰然爆发出百道光影,一个眨眼挥出了百剑。

    一百次剑斩,一击重过一击,像是大海狂潮一浪高过一浪!

    白眉的最后一次挥剑斩在了柳天武的手臂上,后者顿时闷哼一声,眼中的惊骇之情溢于言表。

    疑惑的看着右手,白眉转而看向柳天武:“这么弱的筑基真修?”

    “你!”面色一红,柳天武暗道自己大意了,原本以为白眉肯坐在大厅里拍卖,最多不过是个练气期的修士。

    可方才一掌重创夏夭衣,又击退自己这个筑基真修。虽然看不清白眉的修为,但是此刻柳天武已经断定,这个有着九关令牌的男子,必然也是位筑基真修。

    修为跃至练气八层,白眉几乎无时无刻不将藏影剑意覆盖体表,隐藏着自己的修为,再加上唐黎传授的敛息之法。

    此时的白眉一般的筑基真修都无法看清其修为。

    刚才大意对敌白眉,没有用出全力的柳天武体内的筑基真元轰然滚动,一股肃杀萧瑟的之意倏然浮起,赫然是动了真火,打算动用道台之力。

    一见柳天武竟然要动真格的,一旁的元吉顿时急了。这要是两名筑基真修在他这灵宝楼打起来,那他这灵宝楼分分钟就会被拆个七零八落!

    就在元吉焦灼之时,包间外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朗明的男子声音:“这么热闹,怎么能少得了我梅向晨呢。”

    包间门被推开,一名样貌丰神俊秀,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带着一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呦,这不是夏少帅吗?这是怎么了,受伤了?”一进门,梅向晨的目光一下就落在了夏夭衣的身上,手中的折扇啪的一收,语气揶揄的说着。

    “梅向晨,这里没你什么事。赶紧给我滚!”二人之间明显有着不小的积怨,夏夭衣强撑着站直了身体,毫不客气的对梅向晨呵斥道。

    轻摇着折扇,梅向晨撇了撇嘴道:“事我可都听清楚了。堂堂赤凤军少帅,强买强卖。这消息要是传出去了,啧啧啧。那你们赤凤军可就又出名了。”

    戏谑的看了一眼面色难看的夏夭衣,梅向晨转而望向白眉,微微一拱手:“在下玉甲军少帅,梅向晨。不知道兄怎么称呼?”

    “白眉。”看着眼前谦逊有礼的梅向晨,白眉轻声道。

    “原来是白兄。白兄身为九关要员,想必来中原定有要是。此女骄纵蛮横,若是白兄想要去军统告他一状,向晨愿意为你做个证。”挑衅的看了一眼夏夭衣,梅向晨笑着说道。

    “你敢!”凤眉一竖,夏夭衣厉声朝着白眉喝道。

    “我有什么不敢!你身为少帅,明知我的身份,还敢对我动手!我若是告上幽州军统,就是赤凤军的主帅要保不住你!”

    夏夭衣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让白眉已经极为反感!

    语气森然,白眉微微向前一步:“退一步说,你刚才对我动手。我就是现在杀了你,幽州军统也绝然治不了我的罪!”

    浓烈的杀机像是彻骨的冰寒,攀锁着空间向夏夭衣涌去。

    夏夭衣骇然,她远远没想到原本以为一个可以任而拿捏的小修士,居然会是一个九关官员,而且还是一名筑基真修。

    后悔二字在心中回档,可此刻夏夭衣已经完全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收场才好。

    好在现在还有一个精明的生意人,眼见着气氛陷入冰点,元吉赶忙上来打个圆场,虽然对于夏夭衣的霸道骄纵也很反感,但赤凤军的势力毕竟在那,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好了好了,都是误会误会。这位白兄弟,麻烦给老哥一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挡在白眉面前,元吉陪着笑和白眉说道。

    对于这位之前曾挡在自己面前的生意人,白眉也很欣赏他的原则,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一触即发的火药桶被熄灭,原本还想看一场好戏的梅向晨只能兴致阑珊的耸耸肩,转而朝白眉道:“白兄有时间吗?若是有空,咱们一起吃个饭聊聊,实不相瞒,在下还有一件小事想要拜托白兄呢。”

    点点头,梅向晨的出现虽然不乏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嫌疑,但好歹从一定角度上也算帮了一下白眉,玉甲军在幽州军统里排名第三,仅次于虎咆军和赤凤军。

    现在白眉得罪了赤凤军的少帅,若是能结识玉甲军的少帅,倒也能分担一些赤凤军的报复。

    白眉与梅向晨一同离去,房间里就只剩下元吉和夏夭衣柳天武。

    望着受创不轻,却仍咬牙坚持的夏夭衣,元吉微微摇了摇头:“你有你母亲的霸道,去没有她的大气。以后还是收敛些吧……”

    背着手,元吉叹气摇头离去。

    扶住夏夭衣,柳天武关切道:“伤的严重吗?”

    目光复杂,夏夭衣抬起头看着这个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的哥哥,声音干涩的问道:“天武哥,我真的错了吗?”

    心疼的看着神情有些抑郁的夏夭衣,柳天武也只能暗地的摇摇头,他的这个妹妹,从小就长在了蜜罐里,全军都视她为掌上明珠。

    这一次受了这么多的挫折,也不知到底是好还是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