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强买强卖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五十枚中品灵石!”

    重磅炸弹般的叫价让场内的喧嚣声一下子静寂了下来。望着头顶喊出报价的那件包房,大厅里的修士都在想象是那个土大款,居然能喊出这样的价格。

    面带一丝轻笑,夏夭衣眉眼微阖的看着下方。军伍中人本就性子霸道。身为赤凤军的少帅,夏夭衣虽然是女子,但性子也如同男子般火爆。

    一出手直接就用压倒性的优势将价格提升到一个顶点。

    “六十枚中品灵石!”

    就在付文茂准备宣布夏夭衣拍下剑符石时,与夏夭衣相对的一件包房突然也传出了一声叫价。

    美眸一寒,夏夭衣的目光直直的刺向对面的包间,像是要看清是个不知趣的东西敢跟她抢东西。

    “七十枚!”

    “八十枚!”

    “九十枚!”

    “一百枚!”

    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夏夭衣眼中怒火暗烧。对方屡次三番的叫价作对,让夏夭衣银牙紧咬。

    “天武,去看看对面房间里是谁!敢这么跟我作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吩咐着身旁站立的一名魁梧男子前去查看是哪个不知趣的东西。深呼了一口气夏夭衣缓缓坐下。

    “一百一十枚!”

    远超剑符石百倍价值的灵石,即使是身为赤凤军的少帅,夏夭衣也已经感到有些心痛。

    一百多枚的中品灵石,那就是一颗上品灵石。足可以买到一件品质较好的练气期七层法器,一想到让自己多花了这么多冤枉钱,夏夭衣对于对面这个家伙的恨意,就又是蹭蹭的往上窜了一截。

    “一百五十枚!”

    哗!

    天价的数字,让大厅里的修士一阵哗然,而坐在其中的白眉更是心中暗喜,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么两个人,一来一回的像是杠上了,谁也不服谁!

    “可恶!”啪的一声将手边的椅把捏成粉末,此刻剑符石的价格,已经有些隐隐超出夏夭衣的底线。

    “少帅,我回来了。”就在夏夭衣举棋不定,到底要不要继续跟的时候。之前出现调查对面是什么的柳天武回来了。

    “查到了吗?”夏夭衣问。

    “没有。不过少帅……”柳天武稍作犹豫,随后道:“对面似乎也有筑基真修坐镇。”

    ”也有筑基真修?“眉头微蹙,夏夭衣挥了挥手:”好我知道了。”

    就在夏夭衣与柳天武对话的这段时间,付文茂已经敲定剑符石被那间包间的客人拍下。

    美眸里透着寒光,夏夭衣心中暗恨。没能拍下剑符石,让夏夭衣很是不爽。不过很快,夏夭衣就又生一计。

    “天武,去把灵宝楼的管事给我叫来。”夏夭衣吩咐道。

    柳天武应承一声,随即出门去。

    片刻后,一名身穿锦服,头戴混色桦皮帽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进门,男子脸上就泛起了笑容,冲着夏夭衣拱手:“夏少帅今天怎么有空来啊。怎么着,找元某有什么事吗?”

    “元老板最近生意不错啊,看来今年有望调取黑天城啊。”缓缓转过身来,夏夭衣一身赤红色的铠甲英姿飒爽。

    “少帅说笑了,我哪是什么老板,不过是一个跑腿的。”元吉呵呵一笑。

    “元老板谦虚了。好了,客套话不说了。我找元老板来,其实是想求元老板一件事。”目露一缕精光,夏夭衣说道。

    隐约嗅到了一丝不寻常,元吉面色不变,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道:“少帅客气了。有什么吩咐您尽快说。只要不违反楼里的规矩,元某一定办到。”

    “这件事,恐怕还真得让元老板费点心。”夏夭衣步子一迈走到元吉面前,轻声道:“我想让元老板把拍卖这个剑符石的修士信息给我。”

    “这……”一听这话,元吉顿时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合规矩吧。我们灵宝楼向来最重卖家卖家的隐私,您要我把拍卖者的信息给您,那不就是要砸我们灵宝楼的招牌吗。这要是楼主知道了,我可不好交代啊……”

    “放心,你们楼主那边我赤凤军自有交代。”伸手拍了拍元吉的肩膀,夏夭衣语气一变:“上个月有两个屠村的魔道修士溜进了安山城,我可听说他们似乎在灵宝楼买了两件见不得人的东西。

    元老板也知道,我们赤凤军有辅查安山城之职。你说要是在你们着灵宝楼里查处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我是报呢还是不报呢。”

    这个小娘皮,跟她娘一个德行,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只能心里暗骂了几句,元吉长叹了一口气:“那好吧。但是,拍卖者的信息我们是肯定不能提供的。不过,他本人现在就在灵宝楼中,我们倒是可以请他上来,您有什么需求,可以当面提。但必须是在我灵宝楼的见证下。”

    “可以。”点点头,夏夭衣道。

    “那好,我现在就去准备。您稍等。”微微躬身,元吉转身出了包间,随后吩咐下人将在大厅里的白眉请上来。

    此刻正在大厅中坐着的白眉,身旁突然走近了两名灵宝楼的人:“客人您好,我们管事的有请。”

    “管事?有什么事吗?”坐在位置上,白眉疑惑道。

    “这个管事没说,您去了就知道了。”来人说道。

    虽然心中疑惑,但反正下面也没有什么心仪的东西了,白眉索性也就起身跟着这两人前去,看看这个管事的到底有什么事。

    至于是不是有什么陷阱,这白眉倒不是很担心。来之前白眉也稍稍调查了一下灵宝楼。

    灵宝楼作为巨头宗门十圣天宝宗的下属机构,遍布中原九州,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组织,而要支撑起这样的一个主持,信誉自然也是重中之重。

    跟着灵宝楼的人上了二楼,白眉一抬头便看见元吉等在二楼的楼梯口。

    见白眉上来,元吉随即迎了上来:“客人,真是不好意思。这个,请您上来也是无奈之举。幽州军统第二军的赤凤军少帅今天也来参加了拍卖,就是之前直接叫价五十枚灵石的那位。

    现在剑符石被另一位拍走,这位主向我施压,说想要见你一面。应该是还想从你手中买些剑符石。

    不过你放心,你的安全我们灵宝楼绝对可以保证。我灵宝楼还从未让客人在楼内,受过一点伤害。“

    快速的想白眉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元吉略带歉意的领着白眉来到了夏夭衣的包间。

    走进包间,如同火焰蔷薇带着浓烈气焰的夏夭衣目光一下钉在了白眉身上。

    敛息服下的白眉,眉头一挑身上的袍子微微一荡,刺骨的锋寒迎着夏夭衣火焰的滚烫气势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面露一丝异色,白眉轻易的抵挡住了她的气势压迫,让夏夭衣微微有些惊讶,暗道能够做出剑符石这种创新之物的剑修果然不同凡响。

    “你找我?”站在原地,白眉不咸不淡的问道。

    “不错。”迈动步子,夏夭衣身上的铠甲发出相互碰撞的沉闷声:“你的剑符石很不错,我想买下制造之法,你开个价吧。”

    夏夭衣此话一出,房间的里的气氛顿时陷入了一股莫名的尴尬。

    面色难看的元吉看着夏夭衣,原本他以为夏夭衣找白眉来只是想买几枚剑符石,可谁曾想居然是想从根子上买断。

    这就相当于人家来卖金蛋,你却想直接买走人家下金蛋的鸡,这任谁也不可能会答应。

    果然,白眉一听这话,顿时发出了一声轻笑:“你……喝多了?”

    白眉带着戏谑的回答,让夏夭衣眉头一皱,眼神示意身旁的柳天武,后者微微一点头,轻轻向前一踏。

    一股狂暴如雪崩扑面的厚重气息狠狠的朝白眉压去。

    强悍的气势带动起一阵风压,将白眉身上的敛息服都吹动起来。

    “筑基真修?你这是准备强买强卖?”像是屹立在怒涛风暴中的礁石,白眉一步未动,轻声问道。

    “哼,强买强卖又如何,你一个小小的修士还能与赤凤军抗衡。惹恼了本少帅,我就将你押入军中,到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了。”白眉始终一幅云淡风轻看不见烟火的状态,让夏夭衣很是不爽。

    说话间,一旁的柳天武已经迈动步子,大手一伸就要朝白眉抓去。

    砰!

    正准备反击的白眉手刚刚反在剑柄上,一旁的元吉却突然侧步挡在了白眉面前,打退了柳天武的手。

    “元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凤眉一竖,夏夭衣浑身烈火般的炽热的温度倏然烧起,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升高了不少。

    “夏少帅,我敬你母亲几分。但你也别太过分。”面如寒冰,元吉语气强硬:“我灵宝楼开张这么多年,别说是你赤凤军。就是虎咆军,乃至幽州军统都督亲至也不敢说能从灵宝楼带走客人!”

    元吉突如其来的强势,不仅让夏夭衣震惊更让白眉对着个长相透着精明的男子有了另外的看法。

    “好!我就不信一个区区的灵宝楼,能拦得住我赤凤军,我……”正打算说些什么的夏夭衣突然被身旁的柳天武拉住。

    疑惑的看向身旁的柳天武,后者正目光慎重的看向那个胆大包天的剑修。

    顺着柳天武的目光看去,夏夭衣的目光顿时一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