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李逍遥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拿捏着手里一红一女两枚丹药,白眉一时也拿不准这里面到底哪一颗才是黑焦毒的解药。

    正当白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李昆老人突然走上前来:“让我来吧。”同样感染了黑焦毒,李昆老人便想用自己来试药。

    “这……”拿着丹药的手微微往后一缩,对于李昆老人的请求,白眉有些犹豫。

    知道白眉心有犹豫,李昆老人咧嘴笑了笑:“我已经是土埋半截的人,就算我吃的不是解药。但是能换回了我孙儿的命,也是值了。”

    长叹了一口气,白眉心里也清楚李昆老人说的在理,而李壮的情况也不容他在犹豫下去了。

    将两枚丹药放在掌心,白眉递给了李昆老人。

    拿起那枚红色的丹药,李昆老人回头又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李壮,一仰头将丹药吞了下去。

    服下丹药,李昆老人顿时感觉到小腹里酸痛难忍,就像是有一条小蛇在里面不断扭动。颤颤巍巍的趺坐在道地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老人的额头滴答滴答的落下。

    看此情形,白眉心里一沉,这怕是吃了毒药了。

    腹内的痛楚越来越剧烈,李昆老人咬着牙低沉的呻吟,突然白眉的眼睛瞄到,李昆老人胳膊上的黑焦毒印记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变淡。

    面色一喜,白眉赶忙上前扶住老人。

    果然,经历过最初的痛苦后,老人的神情开始一点点缓和,肚子的痛楚也不断的变弱。

    一刻钟后,老人身上的黑焦毒印记彻底消失,白眉又让唐黎检查了一下,确定李昆老人身上的黑焦毒确实已经解掉了。

    得知解药是哪个了,白眉随即帮李壮也服下了解药。

    一番痛苦的扭曲后,浑身汗水淋漓的李壮神奇的睁开了眼,虚弱的小脸四处转望,待看到李昆老人后,李壮顿时喊道:“爷爷。”

    “诶,好孙儿好孙儿。你可吓死爷爷了。”一把将李壮搂在了怀里,李昆老泪纵横,曾经经历过一次痛失亲人的他,真的不想在经历一次。

    爷孙二人喜极相拥,过了一会李昆老人拉开李壮指着白眉道:“壮儿,这位是白眉大人。快谢谢他,要不是他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刚刚苏醒还有些虚弱的李壮,听到爷爷这么说,顺从的转过身来,跪伏着向白眉道:“谢谢白眉大人!”

    苏醒过来的李壮,虽然面色还有些虚弱,可是眉宇间那股精神明秀的气质还是不由地让白眉眼前一亮。

    “李壮,你根骨不凡,我欲收你入门下,你可愿意?”盯着李壮明亮的眼眸,白眉认真的说道。

    年岁不大还听不懂白眉这话意思的李壮,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自己的爷爷,而李昆对于自己的孙儿能成为一个人上人的修士,自然是一万个愿意:“愿意愿意,壮儿还不见过师父!”

    “徒儿李壮,见过师父。”爷爷都已经开口,李章恭恭敬敬的冲着白眉行了大礼。

    看着聪明俊秀,面貌清奇的李壮,白眉顿时觉得心胸畅快,自己这也算完成了建立蜀山剑宗的第一个历史性步骤,哈哈一笑,白眉连身上的伤痛都暂时忘却,将李壮扶起,白眉道:“你既然入我门下,李壮这个俗名就不能用了。

    你天赋异禀,身怀逍遥剑骨,日后必能驰骋天下,逍遥九穹。今后便以逍遥为名吧。”

    “李逍遥……”明亮纯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欢喜,李壮,哦不,李逍遥对着白眉深深一拜:“多谢师父赐名!”

    ……

    夜晚,李昆老人与李逍遥爷孙二人都已经沉沉睡去,没有了黑焦毒生死的威胁,两人睡得格外沉稳……

    月光轻抚的院落里,白眉斜靠在一方碎掉半面的石磨旁,仰头注视着周天璀璨的星河

    收下了李逍遥为徒,主线任务也顺利完成。

    这一次的任务奖励很丰富,仍旧是两项

    奖励一是一株栽种在一个铜盆里的小树苗,叫常青树苗。往铜盆里投掷不同的东西,这个常青树苗机会结出相应的果实,白眉试着往里扔了两颗下品灵石,这个常青树上也赫然结出了两枚灵果。

    白眉吃了一颗,精纯的灵力险些把白眉撑爆。

    只不过因为还是树苗的转态,这常青树三天才能结一次果,如果想要其继续长大,就要用木属性的灵材喂养。

    而奖励二就比较玄妙了,是一颗青色的莲子,说明也只是说这枚莲子是筑基之物!

    白眉现在不过是练气五层,练气期的道路也不过才走了一半,筑基还很遥远,况且白眉还不知道筑基究竟该怎么去筑,毕竟他的青莲宝诀只到练气九层,并没有关于筑基之法的讲述。

    筑基的事且放在一旁不谈,手下李小妖后,淡淡疲累感充斥着白眉的心头,自从蜀山剑宗系统开启之后,白眉就一直因为系统的任务或者是遇到的人和事一直前进。

    所以接下来白眉打算就留在金安城一段时间,一来是虽然手下了李逍遥为徒,但是如果就这么把他带走,不论是对于李逍遥本身还是对于李昆老人来说都太过严苛。

    而且白眉本身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自己的身体,毕竟他之前与巴庆生的战斗受的伤也很重,不仅五脏六腑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左肩更是打得粉碎。

    长吐了一口气,吐出了心中的烦闷,向着天上的月色摆了摆手,白眉缓缓阖上双眼,沉沉睡去……

    ……

    春去秋来,夏过冬走

    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金安城深巷小院里,早已不见一年前的破落颓废,处处都被搭理的井井有条,生机盎然!

    栽种着几颗小葱苗的院子里,一名面容清秀,眼神灵动的男孩挥舞着一把木剑,赫赫生风的演练着一套剑法、

    咻!

    正当男孩练得起劲忘我的时候,一道细如牛毛的剑气忽然打来。眼眸灵光一动,男孩剑势一转,安稳如山的气势顿时化作了一团摇摆无形的大风。

    腰肢一晃躲过了剑气,可还没等小男孩高兴,下一道剑气已经精准的打在了他的腿上的麻筋。

    左腿一麻,男孩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倒在地,男孩也不叫疼,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道:“师父,我今天躲掉一道剑气了,晚上是不是有烧鸡吃啊。”

    说话清秀男孩正是白眉收下的大徒弟——李逍遥。而出手考验他的自然也就是他的师父,白眉。

    套着一身玄黑色的道袍,一年的光景让白眉面容上的青稚彻底褪去,浑身出尘的气势宛然成了一名俊俏的道长。

    面露微笑,白眉伸手帮李逍遥拍去肩膀上的一枚枯叶:“今日练得不错,就依你。你一回去帮爷爷买药的时候,顺带买一只烧鸡好了。”

    听到白眉的话,李逍遥顿时开心的蹦了起来,接过白眉递来的银钱,又蹦又跳的出了门去。

    注视着李逍遥离去,白眉转身走进了屋子。

    “逍遥出去了?”躺在床榻上的李昆老人虚弱的问向白眉。

    轻轻点点头,白眉道:“嗯,我让他出去买药了。”

    一年前,李逍遥身染黑焦毒传染了李昆,虽然后来服用了解药解除了毒素。但是李昆老人毕竟年岁以大,再加上那段时间的心力交瘁,身体已经走入了末端。

    即使白眉请了不少名医来帮助李昆老人恢复进补身体,但也已经无力回天。

    一年的时间,李昆的身体越来越差,直到今天。李昆的精神忽然转好,而这个看似好转的迹象其实白眉和李昆都明白,这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真的不见逍遥最后一面了吗?”看着床上垂垂老矣,面容枯槁的老人,白眉虽然不忍心,但也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

    微微摇摇头,李昆老人道:“不见了,徒曾伤感罢了。白眉大人,我走后。逍遥就拜托给您了。”

    “放心,逍遥是我徒儿。有我在一天,你就放心吧。”握住老人的手,白眉认真道。

    “这我就放心了。”仰面看着房顶,李昆老人握住白眉的手突然用力起来:“婉莹,香儿。你们怎么来了?是来接我的吗……”

    看着老人逐渐涣散的瞳孔,白眉微微叹气。

    李昆老人走了,李逍遥大哭三天,几次昏厥过去,都是靠着白眉及时救治才苏醒过来。

    替老人如土,竖起墓碑。

    披麻戴孝的李逍遥生生的跪在了老人的碑前七天,七天后白眉将李逍遥扶起,指着老人的墓,白眉道:“明白了吗?”

    浑噩的抬起头,看着那矮矮的坟包,李逍遥眼中尽是茫然。

    深吸一口气,白眉周身猛地升起一股澎湃的气势,飞扬的大风将白眉的道袍吹得猎猎作响,五指张开,数十道剑气飞出!

    草木飞扬,两个大字赫然成型。

    微微抬起手遮掩白眉那刺目的气势,李逍遥抬眼看去,心中顿时一震,眼中的迷茫被愈发耀眼的灵光代替,随即俯下身子,朝白眉深深一躬:“弟子明白了!”

    含笑点了点头,白眉带着李逍遥大步下山。

    余留下二字:长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