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无人能胜!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不会的,不会的……”额头上的汗珠吧嗒吧嗒的滴落,巴庆生嘴里魔怔似得念叨。

    手臂硬甲上蛛网般的裂痕触目惊心,摇晃着站起身来。巴庆生目光如鬼魅般望着白眉:“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浑身汗水雨下,右手不断颤抖抽搐的白眉,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在下,蜀山剑宗白眉!”

    蜀山剑宗?!脑里疯狂搜索着关于这个名字的信息,巴庆生双目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很强,强的超出想象。练气四层修为居然能跟我对拼这么久,真是不可思议。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嗤啦一声撕碎身上的硬甲,巴庆生怒吼一声将手掌活生生的插在了自己的胸膛上,温热的鲜血潺潺流出。

    呀呀!

    巴庆生的举动,像是极大的刺激了一旁的地焰鬼童,刺耳的尖叫不停,地焰鬼童忽的一下扑到了巴庆生的胸口,一阵让人发麻的声音后,地焰鬼童竟活生生的挤进了巴庆生的胸膛里。

    “能让我用出这招,今天你必须死!”说话间都喷吐着浓重的黑烟,巴庆生双目红芒爆射,狂吼一声朝这边白眉冲来。

    巴庆生狂暴如牛一般朝着白眉杀来,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让白眉的后脊都一阵发麻。

    砰!

    巴庆生一记重拳狠狠的轰在了白眉挡在身前的剑刃上,巨大的冲击力就像是一辆迎面冲来的重卡,将白眉硬生生的撞飞出去。

    张口呕出一口鲜血,巴庆生一拳的冲击让白眉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被重锤再过一样,浑身上下碎裂般的疼痛,双眼都开始发黑。

    狠咬了一口舌尖,剧烈的疼痛让白眉刹那间苏醒。

    深呼吸着,白眉拄着冥顽剑顽强的站了起来,一双倔强的眼眸看的巴庆生心里一惊,大嘴裂开巴庆生怒道:“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愤怒后的吼叫,刺目的剑光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被痛苦时刻刺激的神经紧绷的像是琴弦,牙关几乎咬碎,倔强而骄傲的一股情绪,支撑着白眉拖着残破的身躯,强硬的对拼着巴庆生。

    “来啊!”

    “来啊!”

    咆哮的怒吼惊飞山林夜莺,吓逃饲食野兽!

    焦灼的战斗进入的疯狂的情绪!

    双眼都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两人,早已将生死忘却,现在他们心里想的只有击败面前的对手!我!才是胜者!

    拼上所有的战斗,让白眉体内的真气如泉涌般喷出,激烈如火的战斗带来修为的提升,早已不被白眉所关注。

    咔嚓!

    巴庆生铁拳轰下,粉碎了白眉左肩的骨头。嘴角闪烁着狞笑,巴庆生咆哮道:“你输了!”抬眼望向白眉的面庞,巴庆生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白眉败落痛苦的神经。

    可当他看见白眉的双眼,心里却蓦然一凉。

    那是什么眼神?!不会的……他不过是个练气期的小修士……怎么可能!

    眸子里透着如塞北极地的寒冷和孤寂,白眉轻轻晃动着剑刃,张口轻吐:“吾乃蜀山剑宗之主,当世无人能胜!”

    嗤啦!

    惊觉剑光如月,刹那纷扬飞血

    瞪大了双眼,紧捂着脖子,巴庆生无力的举着手掌指着白眉,挣扎道:“不……不可能……”

    望着地上血流一地,死不瞑目的巴庆生,白眉眼中的寒寂眨眼间消失,脚下一软瘫倒在地,白眉念头一动解开了留魂盏的封锁。

    就在刚才巴庆生一拳击中白眉的瞬间,白眉的修为也正是突破了练气五层。

    修为提升的呼吸间,白眉的脑海里曾经学过的剑法统统像是电影般闪过眼前,最终停下的是那门被酒剑翁称之为鸡肋的:拔剑术!

    像是最紧密的分析仪器,这门原本需要时间准备积蓄的剑法,在白眉的脑子里被叙述的分解剖析,那一刻白眉感觉自己的一切感情就像是消失了。

    只剩下了冰冷的绝对理智!

    完成了拔剑术的改良和重组,绝对理智下的白眉第一时间封锁了留魂盏中唐黎的感应!

    回忆着自己刚才的那种状态,白眉自己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白小子,刚才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封锁了留魂盏。”唐黎一出现,便问道。

    “不好意思,唐前辈。刚才有些事涉及到我本身的一些秘密。还请原谅。”唐黎之前也帮过白眉很多,所以想了想白眉还是剃去重点,和唐黎解释道。

    听了白眉的解释,唐黎也不再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有些事情不希望人看到,是很正常的。

    见唐黎没再说什么,白眉强撑着身子朝巴庆生的尸体走去。

    悉悉索索的搜索后,白眉将巴庆生身上所有有用的东西全都扒了下来。

    看着手里两枚装着丹药的玉瓶,白眉也分不清这里面到底哪个是黑焦毒的解药。早知道就先不打死他了。

    除了这两瓶丹药,白眉还在巴庆生的身上搜出了五十多枚下品灵石一本赤练药解以及十几块暗黄色的石头。

    “没想到这个赤鬼宗的小子,看着长得五大三粗。竟然还是个炼药师。”留魂盏内的唐黎突然出声道。

    “炼药师?那是什么?”白眉疑惑道。

    “炼药也是一种修行大道,炼药师能够将各种物质提炼出药性,然后练成各种各样奇异的丹药,只不过炼药师对于天赋的要求很高,千中无一。

    这个赤鬼宗的小子,随身带着的这本册子应该是就是一本炼药秘册,在加上他又有这么多的地母元石。不出意外的话,他肯定是个炼药师。”

    “地母元石?是这个吗。”举起一个暗黄色的小石子,白眉道。

    “嗯,这种元石的性质和灵石有些类似。都是储存着大量的能量,只不过灵石是有天地精华凝练而成,修士可以直接从其中吸取灵气修炼。而地母元石则是大地矿物,只能够当做一种能量物质使用,没办法直接吸收。”

    点点头,白眉一挥手将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塞进了纳戒里,随即拖着伤痛的躯体离去。

    ……

    幽州赤鬼宗乌木谷的一间洞府中,一名身穿赤纹黑袍绣着妖异鬼脸的老者端坐在一枚三米多高的丹炉前。

    突然,洞府外一阵急匆匆的脚步传来,闭目凝神的老者缓缓睁开双眼,声音透着一丝空荡:“学林,为师不是嘱咐过,没有大事不得来打扰我吗?”

    老者坐下,一名面相与巴庆生有着三分相似的男子一脸悲痛的跪伏在地上,泣声道:“师傅,庆生的魂花……枯了!”

    眼中精光一闪,老者沉声道:“你可看仔细了。”

    “弟子看的千真万确!”巴学林道。

    眉头微微皱起,老者摩挲着手指,眼中思绪闪动:“这幽州各宗无不知道庆生是我的爱徒,什么人敢在幽州杀他?!嗯……学林!”

    “弟子在。”

    “庆生是你的弟弟,也是我的爱徒。既然他魂花枯泯,就说明他人已经死了。但是我鬼枯的弟子绝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你取我手令,拿着庆生的魂花根前去寻他的尸首,然后把杀他的人找到,给我带回来!

    我倒要看看,这幽州的地界上,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胆大妄为!“语气里透着空幽的寒意,鬼枯老人寒声道。

    “是弟子明白!”血肉兄弟在外惨死,巴学林的心里悲痛万分,这次如果找到那名凶手,他一定要他在临死前知道什么叫人间地狱!

    ……

    远在万里之遥的白眉,尚且不知一场针对他的风暴正在逐渐酝酿!

    身心俱彼,并且受了不轻伤的白眉,勉强的回到了金安城李昆老人的家里后,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