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酒剑翁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酒前辈,您这到底是要打我去哪啊?”被酒剑翁抓着出了乌崖山的遗冢,两人一路跋山涉水,走了两天两夜,期间不论白眉说什么,酒剑翁都是一言不发,沉默不语。

    捡起一堆树枝拢成堆,酒剑翁张口一吐喷出一道火舌点燃了火堆:“小子,我劝你还是别想着跑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拜在我门下,我都没答应。这好事落你头上了,你怎么还不干呢?”

    从兜里取出两块死面薄饼,递给白眉一块,酒剑翁咬着薄饼问道:“小子,你身上的东西谁教你的。”

    咬了一口酒剑翁递来的薄饼,白眉道:“没人教,我是散修。”

    “散修?”打眼看了看白眉,酒剑翁嘿笑一声:“你修为不弱,又有炼体的底子,明显走的是上古剑道的路子,散修?你骗谁呢!”

    白眉闻言张口想要解释,酒剑翁却摆了摆手:“不必跟我解释,你是散修也好,不是散修也罢。反正你现在落到我手里了,就给乖乖的认我做师傅。嘿嘿,这么好的苗子,下次遇到老杂毛他们,我可得好好显摆一下。”

    见这个性格古怪的老头已经开始意淫起来,白眉无奈的摇摇头。其实也不是他真的不想拜这个酒剑翁为师,而是因为在酒剑翁提出这件事的时候。

    白眉的脑子里就想起一阵提示音:

    蜀山剑宗之主不得拜任何宗门及个人为师!

    执意违背——抹杀!

    冰冷残酷的提示音,让白眉听得都一阵发凉。

    可现在看这个老头的样子,跟他好好说是行不通了。眼珠一转,白眉心里顿生一计,开口叫道:“酒前辈。”

    正满心欢喜的自个偷乐的酒剑翁,听到白眉喊声,转过头来:“干嘛,想通了?”

    “不是,您说要收我为徒,那您总得让我知道您能教我什么吧。”看着酒剑翁,白眉语气诚恳的说道。

    “小家伙,你这是在质疑老夫的本事吗?”两眼一瞪,酒剑翁叫道!

    连忙摆摆手,白眉道:“不敢,不敢。只是您想我摆在您的门下,总得让我知道我拜的师傅,到底能教我什么吧!“

    琢磨了两下白眉说的,酒剑翁觉得有点道理,点点头:“好吧,那老夫就给你稍稍展示一下。老夫七岁修道,时至今日。诚修剑道,所学剑法不计其数,更是独创一套神酒剑诀。等你看过老夫的本事,就知道自己走了多大的狗屎运了!”

    伸手在腰间的酒葫芦上一抹,一把由酒水凝成的三尺长间赫然被酒剑翁握在了手里:“看好了,这套秋风剑法,乃是老夫偶得的一套剑法,依老夫所见,此剑法应该还有三套。分别对应春、夏、秋、冬四种意境!但即使是单一一套,威力也是颇为不凡!”

    话说完,酒剑翁身上慵懒的气息顿时一扫而空。手中的长剑左右翻飞,身形腾挪,脚下跳转;酒水凝成的长剑在火光的反射下,照耀出淋漓的光彩。

    蹲坐在一旁的白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酒剑翁舞剑的动作,一双瞳孔飞速的抖动,秋风剑法的一招一式迅速的被白眉记在了脑子里,再由身体逐渐消化。

    “看好了,秋风剑法第一式:萧瑟骤起!”大喝一声,酒剑翁举剑横扫,剑刃上暗黄色的星点洒落到了一株小草上,原本翠绿青嫩的草叶倏然染上了一丝枯黄。

    “第二式:秋雨绵绵!”

    “第三式:枫林尽染!”

    “第四式:辛末七夕!”

    ……

    “第九式:一叶知秋!”

    收剑而立,酒剑翁缓缓探出右手,头顶上一枚徐徐飘落的枯叶落在了酒剑翁的掌心。

    哗啦啦!

    下雨般的声音响起,酒剑翁头顶的大树原本的绿叶不知何时全部褪去了春衣,变得枯黄无色、坠落下来。

    “小子,怎么样。”带着一丝傲娇的语气,酒剑翁傲然的看向白眉。

    蹲坐在一旁,没有表现出一丝异样的白眉,微微抬起头笑了笑:“那个……酒前辈,这套剑法我已经学过了。”

    “不可能!”斩钉截铁的否认,酒剑翁冷笑一声:“这剑法老夫是意外得来,且是孤本。从没传给任何人,你怎么可能会!”

    耸了耸肩,白眉道:“要是前辈不信,我可以给前辈演练一遍。”

    “来来来,你练给我看,我还就不信了。”酒剑翁哼笑着走到一旁。

    白眉抽出长剑,走到了空地上,高举长剑摆出了起手式。白眉的起手式一出,一旁的酒剑翁目光顿时一凝,这怎么可能……

    萧瑟骤起、秋雨绵绵、枫林尽染、辛末七夕……一叶知秋!

    一套剑法下来,白眉身侧的草地都微微显露出枯黄的灰败。

    “前辈,如何?”似笑非笑的看着酒剑翁,白眉现在已经基本弄清楚了自己蜀山剑宗之主专长的能力,简单的理解就是八个字:一看便会,一学就精。

    震惊的久久回过神来,酒剑翁双眼精光猛闪,起身看着白眉:“小子,你认真的?”

    ……

    四个月后

    白峡山九沟洞里

    一身素色劲装的白眉盘坐在地上,认真的削着手上一柄小巧的木剑。

    相比于之前的白眉,四个月的时间让白眉的气质有了很大的改变,之前少年的跳脱轻快的感觉开始变的沉稳起来,不再像是个青稚的少年。

    嘬着酒葫芦,酒剑翁歪歪倒倒的走进了洞里,迷离朦胧的眼睛直奔洞里的一张木床走去。

    噗通一声倒在了床上,酒剑翁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胸脯:“今天天气真不错,我说小白啊,你不喝酒真的是太可惜了。老夫新酿的果酒,细腻甘甜。啧啧啧,美味!美味!”

    头也不抬的削着木剑,白眉道:“我不喝,您不就能多喝点了吗。”

    “嗯,说的在理。”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酒剑翁吧唧了两下嘴:“小白啊,咱们俩来这多久了。”

    抬头想了想白眉看向酒剑翁答道:”有两个多月了,怎么,又要换地方了?”

    “两个多月了啊……”微微点了点头,酒剑翁踉跄的起身走到白眉身旁,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时间差不多了。”

    “什么时间差不多了。”感觉老头子酒剑翁今天似乎有些不太寻常,白眉疑惑的问道。

    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枣红色酒葫芦,酒剑翁塞到了白眉手里:“白眉,这个送你。”

    摩挲着酒剑翁塞到手里的小酒葫芦,白眉笑了笑:“这是你的大葫芦的儿子吗?”

    看着白眉的笑脸,酒剑翁满是皱纹的脸上也升起了几丝笑意:“白眉啊,你是我见过剑道天赋最强的天才。也是最有希望重新将剑道推向万道巅峰的人。这酒葫芦里有我一生的心血——酒剑诀!你收下,有朝一日,帮我找个传人,传承下去!”

    心头一颤,白眉赶忙握住了酒剑翁的手:“老头你怎么了,你千万别死啊,你的剑法我还没学完呢……”

    啪的一声,酒剑翁照着白眉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谁跟你说我要死了!我是让你帮我找个传人,又不是让你帮我找个墓地!”

    被酒剑翁一巴掌打的脑袋嗡嗡作响,白眉委屈道:“那你干嘛一幅临终托付后事的模样。”

    “那还不都怪你,本来我是想收你做徒弟,陪我去参加我们几个老兄弟的聚会,给我长长脸。可你小子也太坏了,我拿出一套剑法,你会一套,我拿出一套剑法,你会一套。老头子我实在是没辙了,所以只能一个人去参加聚会。而你,就要负责给我找一个合适的衣钵传人。”酒剑翁徐徐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放我走?”突然得来的自由,让白眉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不是放你走,是我受够你了,要赶你走。”又灌了口酒,酒剑翁拍着白眉的肩膀,凑到白眉的耳边道:“南陲这里太小了,不适合你。你就像是一条搁浅的巨龙,只有更大的地方才能容得下你翻江倒海。这酒葫芦算是我送给你的临别礼物,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

    握紧了手里的枣红葫芦,白眉站起身来诚恳的朝着酒剑翁鞠了一躬:“这么长时间多谢您的照顾,白眉铭记在心。这个算是我送给你的临别礼物。”

    将手里细心雕琢的木剑递给酒剑翁,白眉上前大大的拥抱了一下酒剑翁,随后转身离去,头也没有回。

    目送着白眉的背影彻底消失,酒剑翁这才回过味来,看着手里精巧的木剑,不禁裂开了嘴角:“臭小子,终于走了。要是再不走,老夫肚子里的这点东西,可就要被他掏空了。”

    将木剑贴身收好,酒剑翁站起身来走到洞口,看着那道素色的身影渐行渐远,心中暗道:下一次见面,想必你一定会给我一个惊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