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虎符现世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遗冢大殿中,宝座之上的阴兵虎符紫光流转愈发明亮,似乎是因为整个遗冢的灵气都在为它的复苏开始汇聚。

    大殿下方的一种修士望着那宝座上的虎符,不论是懂不懂行的人,此刻都已看明白,这一次的遗冢之行,最大的宝物便是这宝座之上的神异符箓!

    “在下落霞门,赵玉吉。希望诸位能卖赵某一个面子,此次若能想让,我落霞门必有厚报!”就在众人眼热的看着那虎符,心中皆有所动之时。

    一名身穿长袍,印有红霞的中年男子缓缓迈出人群,报出家门。

    一听赵玉吉想要独得那虎符,人群中当即有人冷哼一声:“哼,落霞门好霸道啊,一句空话就像换走这遗冢珍宝。赵兄也未免太把自家宗门当回事了吧。”

    人群中的回应,赵玉吉面色倏然一冷:“那位道兄不服,还请现身一叙!”

    “现身就现身,怕你不成!”人群分开,一名身高八尺,眼若铜铃的大汉迈出走出:“赵玉吉,旁人怕你落霞门,我赤金山可不怕。你信不信,我今天就在这剁了你,你的师门也不敢找老子麻烦!”

    “原来是赤金山前辈,久仰久仰。”看到赤金山,赵玉吉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他会在这,随后脸色扬起笑容,朝着赤金山一拱手:“晚辈,久闻赤前辈大名,如雷贯耳。以前辈威名,自然是不惧我落霞门。

    只不过我听说前辈似乎正在被朝廷大理寺追杀,怎么会还有功夫来这遗冢寻宝。”

    听到赵玉吉话里藏刀的意思,赤金山面色一下变得阴沉起来,而周围许多听过赤金山名号的人也不由的低笑了两声。

    赤金山外号夜行魔头,虽是修士,却专爱干半夜拦路抢劫之事。

    原本这种小事是不值得朝廷的暴力机构大理寺亲自追杀的。

    可这个赤金山好死不死,一天夜里喝多了,在官道截下了一辆做派极为不凡的马车,杀了所有护卫,将其中财务掠夺一空,还将马车里的一名少女送进了青楼。

    直到第二天赤金山酒醒,才恍若想起来自己似乎是闯祸了。

    出门打听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截得那辆马车,乃是当今朝廷宣亲王小女儿的座驾。

    虽然那少女前脚刚被赤金山送进青楼,后脚就被人救了出来。可是被赤金山这么一连串的惊吓,那小公主直接昏死了过去,险些丢了性命。

    为此事,宣亲王震怒,直接命令大理寺与麾下亲卫联合追杀赤金山。

    许多知情人原本以为赤金山在被这么庞大的两个机构同时追杀,早已魂归西天,可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而且还有空来这遗冢寻宝。

    “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当众被揭短,赤金山的脸上一下黑的像是木炭一样,一双铁箍棒的大手上红光浮现,周身动荡的气息开始升腾。

    赤金山虽然名声不好,但是一身练气五层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

    此次前来遗冢的修士,大多数都是练气初中期的,也就是练气六层以下的修为,赤金山练气五层的修为,即使有人能够与之抗衡,也不会愿意为一个无亲无故落霞门而出头。

    “前辈息怒,前辈息怒。晚辈只是好奇而已,既然前辈对着异宝有兴趣,晚辈甘愿让贤。”见赤金山动了真火,赵玉吉也知道自己这伙人不可能打得过赤金山,赶忙识趣的退下。

    但赵玉吉心里明白,虽然赤金山强势,但也不代表他就可以一举夺魁,拿下异宝。

    毕竟在这里,修为高强的可不知他一人……望了一群人群,赵玉吉低首轻笑一声,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毒蛇般的光芒。

    ……

    从幻尸录的房间出来,白眉跟着会发一路狂奔,感受着前方愈发浓郁的阴秽气息,白眉甚至都能听到慧法砰砰的心跳声。

    穿过一条细长的甬道,白眉的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座泛着紫光的大殿映入眼帘。

    可还没等白眉稍作欣赏,慧法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

    看着前方聚集一片的修士,慧法念头一动,身子一偏转向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这一边,一百多名修士眼巴巴的望着那块神异的虎符,虽然都想要占为己有,可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最终由修为最高的五名修士:夜行魔头赤金山、竹叶剑毛文轩、白云双翁以及毒娘子叶霞共同商议这枚异宝的归属!

    一番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在付出一笔尚能接受的代价后,竹叶剑毛文轩最终获得了这枚阴兵虎符的归属权。

    而就在毛文轩准备上前摘取这枚异宝之时,两道突然窜出的人影却一下子拦在了那宝座之前。

    “尔等是何人?”停住脚步,毛文轩面色阴鸷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慧法和白眉,语气森寒,充满了危险。

    “施主听我一言,这阴兵虎符是大祸患,绝不能出世!否则定会有大灾降临。”拦住毛文轩,慧法诚恳急切的说道。

    “哼,哪里来的小和尚,速速滚开。在不让开,就休怪毛某了。”好不容易就要得到这枚异宝,毛文轩哪能仅凭慧法的三言两语就轻易放弃。

    大袖一挥,毛文轩继续上前,腰间挎着的一柄淡青长剑嗡鸣作响,几欲出鞘!

    “既然如此……”一咬牙,慧法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小巧的钵盂,铜褐色的钵盂上雕刻着百位金刚模样。

    拿出钵盂,慧法面色一正:“吾乃金刚法门寺之徒,慧法!今奉师命前来收取阴兵虎符,还请诸位能够见谅。”

    “嘶,居然是金刚法门寺的人!”

    “金刚法门寺居然也派人来掺和一脚,我看毛文轩这回是没戏了。”

    “嘿,这回可有戏看了。”

    背后的倒吸凉气声让毛文轩的脸色也陷入了阴沉,握紧了拳头,毛文轩暗道一声可恶,就差一点他就得到这枚异宝了。

    憋着一肚子愤恨,毛文轩道:“这异宝是我等辛苦探索而得,金刚法门寺一来便要收走,此举是不是太霸道了!”

    “我佛慈悲!我金刚法门寺收取此物,实在也是为了苍生着想,还望施主见谅!”慧法双手合十朝着毛文轩解释道。

    “老毛,你要是再给我两瓶竹灵丹,我就帮你做了这两小子,怎么样?”看到毛文轩脸色一阵青白,犹豫不决,显然是舍不得着即将到手的异宝,赤金山大嘴一咧凑到毛文轩身旁说道。

    指着慧法和白眉,赤金山说道:“这两小子不过练气初期修为,老子举手就能灭了他们。两瓶竹灵丹换一枚异宝,绝对值啊。”

    听着赤金山的建议,毛文轩也有些心动,可还是下不了决心:“这小和尚可是金刚法门寺的弟子,杀了他你不怕金刚法门寺找你麻烦?”

    嘿嘿一笑,赤金山一拍胸脯,朝着毛文轩挤了挤眼:“反正老子正在被大理寺和宣亲王追杀,也不在乎多一个金刚法门寺。你给句痛快话,干不干?”

    眼神挣扎晃动,毛文轩一咬牙道:“好!富贵险中求,干!”

    看到赤金山和毛文轩两人嘀嘀咕咕谈了半天,慧法和白眉对望一眼,隐约都感到了一丝不妙。

    果然随着毛文轩和赤金山相望一点头,那壮如黑熊的赤金山揣着一脸的坏笑,一步步朝着慧法和白眉走来。

    靠着慧法身旁,白眉低声道:“他们是想杀人灭口,咱们还是先走吧!”感受着迎面走来那大汉一身浑厚的气势,白眉显然不觉得自己和慧法能够扛得住。

    眼珠子一通乱转,慧法猛地举起手喊道:“等等!”

    被慧法一嗓子喊停,赤金山瞪着铜铃般的大眼:“干什么?!”

    目光越过赤金山,慧法高声朝着毛文轩道:“毛前辈你确定借刀杀人,就能彻底撇清关系了吗?我金刚法门寺的手段你应该清楚,且在场的可不止你两人,你让这个黑大汉杀了我们,这下面的一百多人可都看得真真。”

    眉头一皱,毛文轩道:“赤金山杀你们,与我何干。尔等休想诈我!”

    耸了耸肩,慧法挑着眉毛:“您这话,到时候等我师门追查起来跟他们说,你觉得他们信不信。”

    面色一滞,毛文轩清楚慧法说的不是假话,金刚法门寺是当今八大佛门圣地之一,行事作风一向是刚硬果决,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如果这个慧法当真是奉了金刚法门寺之命前来,却死在了这里,恐怕到时候在这里的人,都免不了往伏魔塔一行。

    看到毛文轩被镇住,慧法赶忙趁热打铁:“要不这样,咱们来赌一局怎么样?”

    斜眼看着慧法,毛文轩戏谑道:“佛门弟子也能赌吗?”

    面露尴尬,慧法摆手解释道:“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嘛。”

    “那你说,怎么个赌法?”抱起双臂,毛文轩抬头道。

    “简单,咱们各出一个修为相同的人比斗,三局两胜。你们赢了,我转身就走,绝不再拦。要是我们赢了的话,哪就得请诸位前辈高抬贵手,让小僧完成师门嘱托。”慧法道。

    “这赌局……倒也算公平。”犹豫片刻,毛文轩扬起笑容:“好!这赌局毛某答应了!”

    听到毛文轩答应,慧法也暗自松了一口气。金刚法门寺的名头确实可以压服许多人,让他们不敢妄动,可是对于赤金山这种亡命之徒,却没有半分效用。

    奉了师命,慧法不能就这么逃了。可是死扛下去,也不见得能讨的了好。无奈之下,慧法只能想出这么一个赌局,能拖延一会是一会了。

    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慧法一转身拍了拍白眉的肩膀:“白兄弟,小僧能不能完成师命,就靠你了。”

    “……”满头黑线的白眉翻了个白眼拍掉慧法的手,要不是慧法曾经救过他,他此刻真的很想撂挑子就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