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出发!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清晨

    山上的阳光比市集城镇多了几分通透,一身素色道袍的白眉,拿着一把扫帚仔仔细细的打扫着庙宇小院。

    不像平时那般扫的急切,今天的白眉动作格外舒缓,将院子打扫干净,白眉将东西归置妥当后,望着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庙,若离之时的伤感不由的涌上心头,毕竟是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甩了甩头,暂时忘却了诸多的繁杂念头,白眉出了小庙转身将两扇木门合上。

    拿起锁头,将木门锁好。白眉抬头最后望了一眼小庙,轻轻放下了手中的铜锁,随手将钥匙扔掉,甩袖飘然离去。

    唯有一道朗朗的轻喝在此山之间余扬悠荡:

    “他日此锁再开之时,便是我蜀山剑宗名扬天下之日!”

    ……

    下了山,白眉远远地就看见了谢文茂一行人等在青石镇的镇口。

    见白眉来到,谢文茂拄着拐棍上前来:“白道长,听闻你要走了。乡亲们是百般不舍,你看,这不托老夫为道长准备了一些金银细软,和一匹快马供道长路上用。”

    大手一挥,谢文茂背后顿时走上了两个端着朱红木盘的侍女,木盘上公正摆放着二十锭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耀眼的银光。

    一个木盘二十两,两个就是四十两。而在青石镇,一两银子足够一个三口之家舒舒服服的过上一个月。

    即使是老道人在世时,庙里钱最多的时候,也不过三两银子,这还是老道人辛苦积攒了很长时间才攒下来的。

    虽然已经踏入修途,但是这些凡人的黄白之物对于白眉目前来说,还是很有帮助的。毕竟白眉在青石这个地上生活了这么久,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也不清楚。

    有钱在身,至少底气会硬上不少。

    白眉帮助青石镇灭除了鬼祸,这钱拿着也不算亏心。

    思索了下,白眉点点头:“那就多谢乡公好意了。”言罢,袖袍一挥,那木盘之上的银两顿时消失不见,被白眉收进了纳戒之中。

    白眉不经意间展露的一手,顿时又让围观的镇民起了一阵惊呼,暗叹果真是道家高人。

    白眉收了银子,谢文茂的脸上顿时放松了许多,在他看来白眉肯收这钱,就说明白眉愿意承青石镇的这份回报,日后有机会或许还能照拂他们一二。

    银子收下,谢文茂又让人将一匹身材高大的骏马牵了上来:“白道长,这是镇子里为数不多的几匹好马,道长要远行,总得有个代步的东西。快,扶道长上马。”

    “不了,不了。”好意的避开要来扶自己的两人,白眉道:“乡公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修行修行,终归还要靠自己才对。”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强求了。斗胆问一句,道长还会回来吗?”谢文茂道。

    轻笑一声,白眉转身回望了一眼背后的青山:“会的,一定会的!”

    ……

    三日后

    清徐城外的荒道上,白眉满头黑线的拿着一幅地图,额头上青筋抖动显然是在压抑着不小的怒火。

    咬着牙把手上的地图撕成碎片,然后一把摔在地上。白眉郁闷的坐在一块碎石上。

    出发前,谢文茂特意给白眉准备了一份地图,好方便白眉认路。可不止是那绘制地图的人记忆有问题还是时间太久远,一些路线都已经更改。

    按理说一天半的路程,白眉足足走了三天可还是没有见到一丝城镇的影子。

    眼看着太阳又要落山了,白眉叹了口气,暗道自己这也算是出师不利吧。虽然心有不忿,可无奈现在孤身一人,休息了片刻,白眉也只要咬着牙继续朝前走去。

    太阳的余晖划过西山的最后一抹边际

    清冷的月牙开始悬挂上天图的一角,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没有现代城市的各种尾气污染,这个世界的天空格外的明净,月光通透的挥洒下来,即使是黑夜也能让路人清晰的看见道路。

    顺着依稀能辨的小路一直朝前走着,忽的白眉耳垂一动,遥遥的似乎听闻到了一些特别的动静。

    缓缓扭头看向身侧的田间,一道狼狈慌张的身影正跌跌撞撞的朝着白眉这边跑来。

    待那道身影走近,白眉定睛一看,这才看清楚。原来这慌张逃窜的身影是一位背着小木箱,神色慌张的中年男子。

    似乎也看到了白眉,那男子逃跑的方向顿时朝着白眉而来。

    手脚并用的爬出田间,上了荒道土路。中年男子大口喘息着冲白眉说道:“快……快跑……那些阴人又来抓人了!”

    阴人?从没听过的词汇,让白眉眉头一皱,而男子的话音刚落,白眉也确实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正顺着男子逃跑来的路线,迅速蔓延过来。

    “大叔,你先别急。我是山中的修士,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追你,阴人又是什么?”扶住慌乱的男子,白眉问道。

    “修士?你是修士?太好了,终于得救了。”一听白眉是修士,男子脸上顿时一喜:“具体那些阴人是怎么出现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三年开始,清徐城就发布榜文,命令所有百姓,日落后不许出城,实行宵禁。

    一开始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有一些住在城外的人说,明天晚上太阳落山之后,城外都会冒出一些,穿着盔甲,脸色惨白的人到处晃悠,见人就抓。

    而那些被抓走的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九年里,起码有好几百人被那些阴人抓走,全都生死不知,消失不见。

    听说那些东西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只有修士才能制服他们。唉,我也是财迷了心窍,隔壁王村的村长姑娘生产,让我去接生。

    我一开始是不愿的,可是那王村村长给的价钱……实在嘿嘿……你明白的。我这才铤而走险一次,没想到就这一次,还被那阴人撞上,真是倒了血霉了。“

    这边郎中男子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白眉的眼神却忽然变得凝重起来。

    一把拉住还在叽哩哇啦说个不停的男子,白眉脚下运足了力气:“走!”

    反应都没反应过来的郎中男子,就这么被白眉拖着半个身子硬生生的拉走了。就在两人离开不到三五分钟的时间

    一队四人,身穿冷盔,面如白灰相貌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阴人倏然出现。

    僵硬冰冷的脸上,鼻翼轻轻翕动两下。

    其中一名阴人张开嘴,一嘴渗人的尖齿漏了出来。伸手从嘴里掏出一条不断扭动的白色蛆虫,阴人低声喃喃了几乎低沉的话语,随后将那蛆虫放到地下,转瞬间便钻进了土地,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这对阴人倏然化作一阵阴风消失,不见了踪影。

    拉着赤脚郎中一路狂奔,白眉一言不发的时刻感知着身后的阴寒气息,狂奔了好几里地,那股阴寒气息才渐渐淡下,白眉这才停下脚步,放开了已经快要翻白眼的郎中男子。

    “哎呦……哎呦我的老天爷啊,你……你差点……我的妈呀,累死我了。”跑的嘴唇都发白没有血色的郎中,一股脑瘫倒在地,上气不接下气的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整话。

    “知道去清徐城的路吗。”等郎中喘好了气,白眉蹲下身问道。

    “当然知道。”抚着胸口,郎中点点头。

    “那快告诉我怎么走,一会那些阴人追上来。我可不一定管得了你。”白眉道。

    一听这话,郎中一下就从地上窜了起来:“啊?不是说阴人就怕修士吗?你不是修士吗?”

    “我是修士,那些阴人要是追来,我绝对可以全身而退,但是能不能带上你,就不一定了。”白眉看着郎中道。

    听到白眉这话,郎中哪还能不明白,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带着白眉快步往清徐城走去。

    ……

    “你是修士?怎么证明?有宗门标识吗?”守城的将士,狐疑的看着一声素色道袍的白眉,显然不太相信白眉居然是那些掌握着强大力量的修士大老爷。

    “我是散修,没有什么宗门标识。证明的话……这样可以吗?”想了想,白眉竖起一根手指,指尖上顿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青色圆环,徐徐转动着,发出赫赫的风声。

    “可以可以。您请进。”看到白眉手指上的青环,守城的将士赶忙换上了一幅讨好的嘴脸,弓着腰请白眉进城。

    “嗯,问一下,城里的住宿地方在哪?”走了两步,白眉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住的地方,于是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听见白眉问话,守城将士想了想道:“这点了,城南的卷云楼应该还没打烊,您可以去看看。”

    微微点了点头,白眉迈步进了城。

    等白眉离去,守城将士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些修士大老爷性情多变,有的和善、有的却乖张暴戾。前些日子便有一个守城的将士因为一句话开罪了一名修士,结果被其一掌打碎了胸骨,险些丧命。

    “我说胡郎中,你现在胆子可以啊。天黑了还敢出城,嫌命长了?”白眉离去,将士看了看一旁还在的郎中,不由的打趣道。

    听到将士的话,胡郎中吹了吹胡子:“本郎中福大命大,治病救人,福报多了去了。要不然怎么能被阴人盯上了,还能逃出生天。”

    “什么?你遇到阴人了?快说说,快说说那阴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听到胡郎中居然遇到了阴人还侥幸逃生,这些守城的将士顿时来了兴趣,纷纷围了上来,要胡郎中细细讲讲。

    “讲倒是可以,只是我这跑了这么久,口渴的很,要是能有几口酒吃,就好了……”

    “你这郎中,罢了。弟兄们,给胡郎中拿酒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