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交手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陆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深伏在地的陆方,白眉一把上前将其拉了起来。

    被白眉搀扶着,陆方满目宠爱的望着一旁的陆瑶:“我这妹妹,从小跟着我。我天赋资质不好,登顶大道已是无望。这些年我带着她东奔西走,也是为了能给她找一个好的师门,不知师兄能否答应。”

    “这……”若是放在前一阵子,白眉自然会满心欢喜的接下这个送上门的徒弟,可是这几日他用心想了想,这收徒之事,还是不能操之过急。

    首先白眉自认自己也是刚成为修士才不久,手头上除了一门青莲宝诀与青石剑法,没有可授之技。

    再者说了,白眉现在孤身一人,养活自己还尚且自足。要是再多一个人,还是一个女子的话,那肯定会有多方的不便。

    蜀山剑宗系统的最终目的,是让白眉建立一个压服诸天,万界第一的宗门。

    这头要是没开好,还拿什么来争那万界第一。

    思来想去,白眉最终还是狠下心来,一咬牙:“此事,真的要对不住陆师弟了。我师门门规严谨,向来不允许私自收徒,这事恕我不能答应。”

    “那尊师……”听到白眉拒绝,陆方眼神顿时一黯,随即又燃起一丝希望的问道。

    “师傅回归宗门,连我都不知道何时能归。”白眉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白师兄了。”面色闪过一丝失落,虽然有过心理准备,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希望落空,还是让陆方感到一阵心灵疲惫。

    “哥,我哪也不去,我就要陪着你。”轻摇着哥哥的手臂,陆瑶眼里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宠溺的笑了笑,陆方轻抚着妹妹的头发:“就你会说话。”随即有扭头对白眉道:“白师兄,刚才的话若有唐突,还请见谅。”

    笑着摆摆手,白眉道:“无妨,陆师弟爱妹之心,为其操劳多年,当真是让白眉佩服。”

    “师兄谬赞了。对了,师兄依我之见,这怨气之源已经找到范围,我们应该尽早行动为妙。”话锋一转,陆方建议道。

    “哦,师弟刚才可还说此去危险之极啊。”知道刚才陆方是故意吓他,想要他帮忙收下陆瑶入门。白眉不点破,却调笑的说着。

    “师兄莫要取笑我了。”脸上一红,陆方拿起罗盘指着道:“依我多年行走除妖的经验和乡公等人提到的线索。

    那崔地主定然是化作了一种怨气极深的恶鬼,只不过还未来得及出世害人,就被那位佛门高人镇压,之后的三次超度虽然没能彻底化去其怨气。

    但必然对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以至于他三年前脱困,却未当时就来报复。甚至到了今日,也只是驱使一些恶鬼来害人。

    如果他本体无恙,亲手复仇的滋味,难道不比假借他人之后要痛快的多吗?

    所以陆某断定,这崔地主化作的恶鬼,定然伤势未复,且不知我们已经探得他的范围,我们此刻前去,雷霆出手,一定可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一举将其镇灭!”

    说完,陆方气势飞扬的望着白眉,若论修为白眉自然要比他高上一筹,但是论起对付这些鬼物妖魔,陆方在外行走奔波这么多年,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经验与技巧。

    “好,就这么办。”白眉答应道。

    ……

    木林外,乡公谢文茂带着三百多名镇上的青壮年站在木林外的野地上,此刻正值午时,天空中金日浩荡,再加上人多势众,所有人都是胆气十足。

    将一根拴着一枚枚古旧铜钱的红线,交给谢文茂,陆方交代道:“你让这些人手持着红线,将木林包围起来,一旦有东西冲出来,切记!手中的红线不能松,紧闭双眼,这青天白日,那些邪祟的东西,根本奈何不了你们分毫。”

    小心翼翼的接过陆方递来的红线,谢文茂点头道:“法师放心,老朽一定安排妥当!”

    交代后一些事宜,陆方扭头对陆瑶说:“小妹,你就不要进去了。这次有你白师兄同行,你就等在外面防止那东西逃脱。明白了吗?”

    “我不,我要跟哥一起。”听到陆方想把自己留在外面,陆瑶小嘴一嘟,当即抗议道。

    “听话!”溺爱的掐了一下陆瑶的脸,陆方道:“好好在外守着,这单活报酬丰厚,干完这单咱们就能好好歇歇,到时候哥带你去大城吃最好菜,买最好看的衣服。”

    见自己哥哥语气笃定,陆瑶嘟着嘴勉强答应道:“那好吧,哥你一定多注意安全啊。”

    “放心吧,哥又不是第一次干了。在外好好等着我吧。”笑了笑,陆方背起行囊,跟着白眉缓缓走进了木林的深处……

    ……

    “主上,主上!那……那人找来了!”满目张皇失措,顾宁在木林外见到白眉朝着这边走来,惊骇的险些魂体溃散,一路遁地潜行回归,赶忙和崔富报告。

    “既然这么快就找来了……”隐坐在黑暗中,崔富手捧着一方巴掌大小的丹炉,丹炉之上细纹雕刻着无数面目狰狞可怖,扭动着身躯张牙舞爪的鬼怪,双目透着一丝暗红,崔富抬起头来看向顾宁:“宁儿,你跟我不久。此事与你无关,这金坛你拿走,另谋他路去吧。”

    随后抛出骨灰金坛,崔富低声说着。

    看到地上的金坛,顾宁眼中顿时亮起了光芒:“多谢主上、多谢主上!主上仁恩,顾宁永世难忘。”连连冲这崔富磕了几个头,顾宁赶忙去抓地上的金坛。

    我终于自由了……触碰到金坛,顾宁的脸上扬起了压抑不住的喜悦。可就在这时,崔富的脸上同时浮现了一抹残忍的笑容,掀开手上的丹炉,崔富张口吐出了一道黑气,然后举起丹炉指向顾宁:“收!”

    莫大的吸力顿时从丹炉口喷出,刚将金坛捧在怀里正准备离去的顾宁,猛地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机从身后用来,惊骇的回头,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朝着丹炉里飞去。

    “主上你骗我!”凄厉的惨叫声在丹炉被盖上的瞬间戛然而止!

    “嗬……”冷笑一声,崔富起身将丹炉放在了自己刚坐的蒲团上,双手掐起法印,崔富口中低颂着一段阴沉诡异的道文:“南屿鬼道,叱命奉天;化极东英,聚我神明……”

    ……

    木林深处,陆方手捧着罗盘细细的比对着方向,持剑一旁的白眉,不时仰头打量着四周,体内的真气蠢蠢欲动。

    额上的汗水吧嗒吧嗒的滴在罗盘上,陆方卷起衣袖,抹了抹脸上的汗珠。

    木林深处的气候潮湿闷热,白眉与陆方的修为都还尚低,未达到不惧寒暑的境界。

    “罗盘反应剧烈,这怨气的源头应该就在这不远了。”看着罗盘上不断剧烈跳动的黑线,陆方转头对白眉道。

    “好。”答应了一声,白眉刚想说话,一股熟悉的臭味从前方飘来,且还在不断接近。眉头一蹙,白眉锵的一声抽出长剑,体内真气攒动,剑刃之上盈盈青光浮动。

    “陆师弟,那东西过来了……”轻声提醒陆方一句,白眉持剑而立,感受着那股刺鼻的臭味愈发浓郁,终于左前方的木林中一道通体罩着黑袍的人影,缓缓出现在了一个枯树旁。

    掀开头上的兜帽,一张年岁四十长相普通的脸,显露在了白眉与陆方的面前。

    看着眼前两个少年郎,崔富的目光略过陆方,专注在了白眉的身上:“就是你一剑斩了顾宁半身鬼体?”

    顾宁?那天的女鬼吗……上前一步,白眉望着面前的这个一脸平淡的中年人,微微蹙眉:“是我,你是崔地主?”

    “崔地主……好熟悉的称呼,很多年没有听到过了。”浮现一丝回忆的神情,崔富道:“没错,我就是崔地主。你们俩是来帮外面那些畜生的?”

    感受着崔富平淡语气里的滔天恨意,白眉心中暗忖一声,看来这件事是不能善终了。

    “想必你们也知道我的事情了。杀我全家,夺我财产。你们难道不觉得那些人该死吗?”轻踱着步,崔富缓缓道。

    “你已经害死我五个人了,还不够吗?”盯着崔富,白眉沉声道。

    “五个?不够不够,我要的是整个青石镇鸡犬不留,化为死地!”大手一挥,崔富面露疯狂之色:“你们二人与此事无关,若此刻退去,我可以不与你们为难。”

    见崔富一点回旋的余地也不肯留下,白眉只好道:”恕难从命。”

    “虚伪!”伸手在腰间一抹,崔富取出了那枚丹炉:“既然你们求死,那本座就成全你们。”

    掀开丹炉的炉盖,丹炉中倏然涌出了一团不断挣扎扭动的紫黑色气体,面露一丝沉醉,崔富深吸了一口气:“好好享受吧。”

    吼!

    紫黑色的气体蓦然凝聚出形体,那是一具身高三米,脖上三头,胸腹长满了利齿的人形怪物。

    “白师兄小心,这是阴妖——肥掣!万不能让他胸腹的利齿咬中,否则三息之内就会化成一摊黑水!”修为不高,但是见识渊博的陆方,一见到那怪物出现,顿时瞪大了双眼,高声提醒道白眉。

    双脚一点,躲过肥掣的一记重拳,白眉趁着间隙回头问向陆方道:“知道他有什么弱点吗?”

    “我想想我想想……”努力回想着自己曾经看到的肥掣记载,陆方嘴里喃喃自语:”肥掣,十八万三千阴妖众之一,头生三首,胸腹皆牙,触之必死;唯腋下一独眼,为之要害!独眼,对,腋下独眼!

    白师兄,肥掣腋下有一独眼,那便是他的要害!”

    腋下……看了看肥掣粗壮的两条臂膀,白眉道:“哪边的腋下?”

    “呃……”一时语塞的陆方,想了想这典籍中确实没说是哪边的腋下:“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左边就是右边。”

    这不废话吗……白了陆方一眼,白眉运足了气力,横剑挡住肥掣的一击击猛攻,身形灵活运转,白眉时刻寻找着能攻击肥掣腋下的机会。

    可是这肥掣头生三首,视角几乎没有缺陷。而且它也明白自己的弱点在哪,丝毫不给白眉攻击他腋下的机会。

    “青罡解!”轻喝一声,白眉手中的长剑青光猛涨,半尺长的剑芒吞吐不定,一剑狠狠斩在肥掣的左臂上,嗤啦一声,肥掣的手臂便被剑芒撕扯开了一个大口子。

    弥漫的黑雾从肥掣手臂的而伤口处涌出,身体受损,肥掣顿时怒吼一声,攻势再次凶猛几分,胸腹之间的尖牙发着咯吱咯吱的磨动声,一股浓郁粘稠的黑色液体像是雨点般朝着白眉喷吐而去。

    明白这肥掣的毒液不好对付,白眉也不硬抗,脚下像是踩着一道旋风,身形扭动着远远避开毒液的范围。

    这肥掣被白师兄砍了一剑,这体型似乎小了些许啊。站在一旁的陆方,虽然未进入战场,可所谓旁观者清,并没有直接面对肥掣的陆方,反倒是比白眉观察的更细致了些。

    “我明白了!”一敲手掌,陆方冲着白眉喊道:“白师兄,继续伤他。这肥掣并非是本体前来,一旦体内的黑雾泄完,他便不复存在了!”

    听见陆方说的,白眉心中顿时明了。

    调动着体内的真气涌入手臂,白眉手中的长剑青光再次暴涨,整把长剑都开始发出嗡嗡的轻吟声,眼中闪过一丝昂然的战意,白眉猛地扭动手中的长剑,口中低喝:“青罡崩裂!”

    已经被青色光芒包裹住的长剑,随着白眉手腕一催,轰然间炸裂成了无数锋利的碎片,这些飞散出去的碎片,无一不包裹着那锋锐的青芒,眨眼间便轰在了体型庞大的肥掣身上。

    肥掣庞大的身躯瞬息间便被白眉青罡崩解射出的碎片,在身上划出了无数道伤口!

    嗤!

    浓密的黑气止不住的顺着这些伤口狂涌喷出,不消片刻,肥掣便在一声极不甘心的怒吼声中化作了一团黑烟烧尽。

    胸口微微起伏,白眉看着肥掣留下的最后一抹灰烬被吹散,心中一松。这青罡崩解,是白眉突发奇想的一式剑法,将已经灌满了真气的剑刃继续灌注真气,直到其坚持不住,随后崩散而发,形成的碎刃附着着真气,激射而出威力确实不俗。

    只可惜,每用一次都要浪费一把剑。看着手中空荡荡的剑柄,白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可是他唯一的一把剑啊。

    看着白眉一招便解决掉了自己辛苦招来的阴妖肥掣,崔富的脸色顿时变得有几分难看。

    阴妖乃是天地阴邪之力聚集而生的一种至邪生物,无一不是强大无比,生命力强悍,白眉的这一招青罡崩解若是用在真正的肥掣身上,那些细小的伤口肥掣可以一个呼吸便将其愈合。

    可现实是,他召唤的这头肥掣不过是肥掣本尊一缕气息的幻化,没有肉身实体,所以才会被白眉一式灭杀。

    知晓白眉不好惹,崔富的目光一下盯在了陆方身上:“巧言乱舌,本座先杀了你!”

    身形陡然化成一团漆黑的浓墨,崔富急速接近陆方。

    “嗯?上次老子是被你偷袭,你还真当老子这些年在外面是吃白饭的。”听着崔富的口气,自己就像是随意被拿捏的软柿子,再加上之前的那次偷袭,陆方的心里早就憋着一股火。

    抓起一大把杏黄色的道符,陆方指尖一点,道符燃起火光,手心攥着道符燃起的火焰,陆方嘴一张将手中的火团一口吞了下去:“道神傍法,于我正心;灵宫谕旨,黄巾天力!”

    口中大喝着道文,陆方的背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土黄色虚影一晃而过。

    看见那土黄色的虚影出现消失,白眉隐隐感觉到了陆方似乎是沟通了某个地方的一个神秘存在。

    果然那土黄色虚影闪过后,陆方浑身气息暴涨,面对着朝自己伸出鬼爪的崔富,陆方哼笑一声,臌胀到沙包大小的拳头狂啸着轰出,掀起的劲风呼呼的刮动着地方的枯叶飞起。

    轰的一声!

    陆方闷哼一声,连连倒退十几步才止住身形。两人对招之处浓烟滚滚,待烟雾散去,白眉眯眼看清,只见崔富站直了身子立在原处。

    望着陆方,崔富嗤笑一声:“以卵击石,可笑。”

    甩着右臂,面带一丝痛苦的神色,陆方抬起头来,看着崔富却突然咧嘴一笑道:“是吗?”

    土黄色的虚影倏然间在崔富身后显现,一尊体型魁梧,身材高大身披黄巾的力士,冷眼高居俯视着崔富,轰然挥拳重击!

    崔富脸色的笑容蓦然一滞,背后一股呼啸的劲风狠狠刮来,来及不闪避,崔富只能运起所有修为聚集在背后硬抗。

    梆!

    被狠狠打飞出去的崔富,重重的撞在了一颗大树上,将这颗一人粗的大树直接撞断。

    “好!算本座轻看你了!”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崔富手一招,那枚掉落在地上的小丹炉晃晃悠悠的飞到了崔富手中,掀开炉盖,崔富大吸了一口,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股迷醉的神情。

    连吸了好几口,崔富才放下丹炉:“好,之前算我小视二位了。想必两位肯帮外面的那些畜生,肯定是出于什么原因。是钱财、资源或者是别的什么。

    但是身为修士,这些东西都是外欲之物,再多也只能享受一时。

    如果二位现在愿意就此罢手,不再保护那些畜生。本座愿意将手中的几卷功法典籍赠予二位,这其中有一卷可是能让人族修士,一直修到筑基期的绝世功法!”

    强攻不成,果断改为利诱的崔富,语气诱惑的吐露着自己的筹码。

    只不过白眉并非是因为什么报酬来帮助青石镇,而崔富说的所谓的功法秘籍,对白眉也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他本身有着蜀山剑总系统的存在,会缺功法?

    可是一旁的陆方却瞬间不淡定了,这么多年来,他带着自己的妹妹走南闯北,浪荡江湖,不仅仅是为了生计,同时也是为了能够找到其他的修行之路。

    感受到陆方的呼吸瞬间的紊乱又很快掩饰下来,崔富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取出一侧卷轴,崔富微微举起:“二位请看,这边是那卷典籍,如若二位答应我的要求的话,这典籍崔某双手奉上。”

    “陆方,别信他。可能是假的。”心里也清楚陆方心中的希冀,白眉不由的出声提醒道。

    “师兄放心,陆方可不是那见义忘利之人。”收回目光,陆方给了白眉一个放心的笑容。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休怪崔某不留情面了。”冷面收回卷轴,崔富袖袍一挥,猛地化作一道黑风呼啸着朝木林深处遁去。

    “追!”轻喝一声,白眉与陆方拿着罗盘,快步朝着崔富离去的方向追去。

    转眼间便也消失在了木林的深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