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请求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饶……饶命……”竭力的嘶吼求饶,恶鬼狰狞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恐惧。

    “嗯?会说话。”松开手,白眉站在恶鬼面前:“说,谁让你来镇子上袭击人的。”

    听到白眉问这话,恶鬼眼珠一转:“没……没有人指使,上仙饶命啊。”

    “哼,不识抬举!”一看恶鬼的样子,白眉就知道它有所隐瞒,脸色一冷。白眉再次探出手来狠狠的按在了恶鬼的身上。

    被白眉的青莲真气灼烧的抽搐不已,恶鬼却半个字也不肯吐露。耐心渐渐被消磨完,白眉的脸色也越来越冷。

    “不想说,就永远别说了。”声音如三九天的寒风,透着一股肃杀的寒意,白眉体内真气滚动,下一秒就准备将这个害人性命的恶鬼,直接灭杀!

    “师兄留手!”后一步赶来的陆氏兄妹,刚一进屋子就看到白眉举起右掌,浑身透着杀机显然是准备将那只鬼物彻底灭杀。

    听到陆方开口,白眉疑惑的转过头来,陆方几步上前,从身后的背囊里取出了一个小葫芦:“师兄是想逼问它怨气源头在哪是吧,这事就交给我吧。”

    知道自己手段甚少,白眉点了点头让开了身子。

    拿着小葫芦,陆方咬破手指在葫芦口画了一圈,随后催动真气在葫芦底部轻轻一拍,轻喝一句:“收!”

    小葫芦被催动,葫芦口处顿时掀起了一阵不小的吸力,见到陆方拿出小葫芦后,恶鬼的脸上恐惧色便暴增。

    狂吼着不甘,恶鬼徐徐缩小最终被陆方收进了小葫芦里。

    眼中透着新奇,白眉对于这种新鲜的手段着实感到很有趣。

    恶鬼被收复,谢文茂带着一大群人也赶到了这里。

    看着又被夺走的两条性命,谢文茂脸上的愁容更甚,可是听到白眉他们已经抓到了一只害人的东西,谢文茂脸上顿时又添了几分活力。

    乡公府特意空出来的一间房里,白眉与陆瑶坐在一旁,看着陆方在房间里摆弄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先是用公鸡的血在地上画出一枚古怪的符文,陆方随之又搬出了一块两尺大小的石块,这石块上下分明,上面呈土黄色,下面为深黑色,表面还有一些树枝的根岔衍生出来。

    “这是黄泉土,拿他压着鬼,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见白眉一脸好奇,陆瑶轻笑着解释道。

    摆好黄泉土,陆方掏出一根银针穿上了一张黄符上,拧开葫芦口,陆方拿针往里一引,那头恶鬼顺着陆方的银针缓缓飞出来。

    也不知那葫芦里装着什么,恶鬼刚一出来是就浑浑噩噩,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微笑的陆方,张嘴就要大骂,可是话刚到嘴边,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白眉,脸色一惧,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笑了笑,陆方将手里的银针插在了黄泉土上,然后对着恶鬼问道:“姓甚名谁,何时成鬼。”

    听见陆方的问话,恶鬼本不想开口,可身体里突然涌上了的一股劲力,竟让他不自觉的开口道:“姓王名进,十八年前成鬼。”

    “为什么袭击镇民!”陆方接着问道。

    “主上让我逐步袭击镇民,不可全杀,要一户户杀,要让他们一点一点的都活在恐惧中。”恶鬼如实答道。

    果然,背后还有人……眼睛微眯,陆方沉声道:“你主上是谁,身在何处?”

    “吾……吾主乃……”说话突然结结巴巴起来的恶鬼,满脸具是挣扎痛苦的神色:“我……不能说……”

    见恶鬼竟然开始反抗起黄泉土的威能,陆方冷笑一声,伸手捻下一根黄泉土上的根须,随手捏碎成沫,洒在了那银针黄符上。

    “啊!吾主是……”那根须粉末一撒上去,恶鬼顿时惨叫一声,眼看就要吐露出幕后的黑手,可就在这时,恶鬼突然面色一滞,随即大吼道:“不!”

    砰!

    寻常人身形的恶鬼猛然炸开,成了一团浮在空中的黑雾,只见那黑雾中阴影重重,忽的一声冰寒冷峻的男子声响起:“既然这么想找我,那就来吧!”

    呼呼的破空声响起,黑雾中倏然伸出了一只苍白如雪的大手,那手五指如钩,带着丝丝阴冷的气息朝着陆方的面门抓来。

    突然的变故让陆方始料不及,猛然伸出的大手几乎眨眼间便到了陆方的面前,心胆俱裂之余,陆方有心躲避可是身体却已经来不及反应。

    “我来!”

    一声沉着气定的声音响起,陆方的肩膀上突然按上了一只手,将陆方拨到一旁,白眉右掌青光闪动,握掌成拳,扭腰沉胯,白眉一拳重重的轰在了苍白手掌的掌心。

    “唔……”拳掌相交,那黑雾中顿时传来了一声闷哼,苍白色的手掌急速回撤:“这事与你们无关,你们最好别多管闲事!”

    色厉内荏的丢下一句话,黑雾迅速消失在空气中,没有一点痕迹。

    “哥,你没事吧。”方才的一幕,如果不是白眉反应快,陆方真的就是凶多吉少了,快步跑到哥哥的身旁,陆瑶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兄长。

    “没事没事。”摆摆手,陆方走到白眉面前,深深一拱手:“多谢白师兄救命。”

    “无妨,可惜让他跑了,线索也没有了。”眉头微微皱起,刚刚得到的线索就这么丢了,让原本有些希望的任务,又变得的暗淡起来。

    “嘿嘿,师兄莫急。你看这是什么。”突然得意一笑,陆方伸手从背后拿出了一个罗盘,在罗盘的正中央一缕细小的黑气正在不断的扭动:“这时我方才正那人不注意,截取的一缕气息。有了这缕气息,我就能溯本归元,找到那人的藏身之所。”

    一听陆方这话,白眉顿时喜上眉梢笑道:“师弟大才,厉害!”

    ……

    木林地深处一间土石垒成的石洞中,崔富望着掌心处还火辣辣的一处伤痕,猛地握紧了手掌:“青石镇什么时候冒出来这么多的修士……”

    倏然站起身来,崔富一身遮住脸面的黑袍罩体,拿起石洞中的一个金坛,口中念诵有词。不一会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金坛中浮出。

    正是那日去偷袭白眉不成,反被其割下一半躯体的女鬼,顾宁。

    鬼体损毁了一半,顾宁此刻的身影稀薄缥缈,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散,声音透着虚弱顾宁望着崔富道:“主上,有何吩咐。”

    “王进死了。”崔富淡淡道。

    “什么?”声音一下提高了几分,顾宁惊骇道,王进与她同在崔富麾下,但是王进乃是成型十几年的老鬼,实力强劲,且谨慎多疑。

    难道是那天的那个修士……

    “青石镇最近有高人保护,未恐计划有变,你即刻去木林外监视,如有人前来,离开通知我。”崔富吩咐道。

    “是主上。”压制住心头的惊惧,顾宁答应了一声,身形浮动向着洞外飞去。

    待顾宁离去,黑暗中崔富的眼眸里滔天的恨意甚至溢出眼眶:“我等了这么多年,报仇雪恨的时刻终于要来了,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来破坏它!绝不允许!”

    ……

    客栈的厢房中,白眉闭目盘坐在床上,体内的真气按照青莲宝诀的行功路线徐徐转动,自从踏上仙途,现在每日只要一有空闲时间白眉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修习功法,感受着真气涓流在体内缓缓的流动,丝丝感悟也飘荡在白眉的脑中。

    半晌,门外传来轻声的呼喊,正是陆方的妹妹陆瑶。

    “我哥已经找到那缕气息的方位,请白师兄过去商议一下。”自从白眉悍然出手救下了险些被袭的陆方后,陆瑶感恩所为。

    再加上白眉本身实力强劲,陆瑶对白眉的态度愈发恭敬起来。

    点了点头,白眉一行来到了陆方的房间。房间中陆方正坐在一方桌子前,手捧着罗盘调试着范围。

    一见白眉进来,陆方抬头笑了笑:“白师兄来了,快请坐。”

    白眉落座随即开口道:“方位找到了?”

    “嗯,找到了。”点点头,陆方拿起罗盘指着上面的一道黑线:“这黑线所指的方位,便是那幕后黑手的所在之地,不过,白眉师兄,有句话我想和你说一下。”

    “但说无妨。”白眉道

    “师兄现在知道了,那黑手的位置,是想如何处置。”陆方放下罗盘目光灼灼的看着白眉。

    “你这话什么意思。”隐约猜到了陆方话里有话,白眉蹙眉望向陆方。

    “那黑手的实力,白眉师兄想必是见到了,师兄有必胜的把握吗?且那人能够驱使鬼物为害,难道其手下就只有一只鬼物吗?

    如果那人手下豢养的鬼物数量繁多,我等寻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思索了下,白眉也觉得陆方讲的有些道理,不由问:“那陆师弟以为如何?”

    “师兄与镇上的人,非亲非故,真的要一管到底吗?”语气透着异样的味道,陆方站起身来:“我辈修士,求的是大道,为的是长生。凡人事,管得多了,心就杂了。

    我十二岁修道,今天二十有七,十五年春秋,我却还是个练气二层的修士,其中原因便是我在红尘中熏染已久,凡人的财欲贪枉种种俗念,早已取代了当初的向道之心。

    有我之鉴,师兄还要如此吗?”

    “师弟一番话,如钟鼓交鸣,让人心腹自省。只是镇灭这怨念,乃吾师交托,白眉不得不办。”不能和陆方道出蜀山剑宗系统的白眉,只能推脱这是师傅交代的任务,不得不办。

    见白眉不肯放手,陆方紧接着道:“尊师仁德,不忍见平民受祸。如果白师兄愿意将舍妹引入宗门,方,愿舍命为师兄镇灭那幕后黑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