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起因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下次任务无奖励……念动着这几个字,白眉眉角舒展开来,主线任务的任务奖励有多丰厚,白眉已经彻底见识过了。

    仅仅是一次的任务奖励,就已经几乎让白眉脱胎换骨。而如果这次任务失败,那可就意味着白眉将直接失去两次任务的奖励。

    光是想一想白眉就觉得心里隐隐抽动,可是要镇灭这次鬼祸,我完全没有一点头绪啊。

    虽然已经确定冯老三的死是鬼物所谓,可是那鬼物藏身在哪,数量多少,有没有更厉害的鬼,这些白眉全部都不得而知。

    告别了冯家,白眉一个人走在镇子的街上,突然白眉猛地一回头,身后两个鬼鬼祟祟的男子来不及躲藏,一下暴露了出来。

    面露不善的缓缓走过去,白眉面色如冰,拿着剑鞘杵在其中一人的胸口:“为什么跟着我?”

    “回……回禀大人,小的……小的是乡公家的仆丁,是乡公老爷派……派我们来找你的。”被白眉拿剑指着,这名仆丁顿时吓得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

    乡公……皱眉回忆了一下,白眉顿时想了起来。那些镇民曾经说有镇上的老人说冯老三是死在了不干净的东西手上,那些老人是怎么知道。这个乡公是青石镇资格最老的人,问问他说不准能弄清这个鬼祸的缘由。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带路吧。”

    见白眉答应,两名仆丁顿时松了一大口气,点头哈腰的说着请。

    跟着两名仆丁一路来到了青石镇最为阔绰的一间府邸,白眉跟着仆丁指引来到了乡公府的会客厅。

    会客厅里方才白眉见到的那位老人正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双目微阖,呼吸沉重,看样子是睡着了。

    讪笑着请白眉稍等片刻,仆丁小跑到老人身旁将老人轻轻摇醒:“老爷,那位道长请来了。”

    迷迷糊糊的被仆丁摇醒,老人轻打了个哈欠,看着等在屋里的白眉,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啊,人老了,一坐下就容易打盹。”

    “没关系。”这等小事,白眉自然不会计较。

    在仆丁的搀扶下,老人缓缓站起身来,又冲着仆丁摆摆手,示意其下去:“老夫谢文茂,承蒙镇民们看得起,封了个乡公。不知小道长怎么称呼?”

    “您叫我白眉就可以了。”白眉答道。

    “白眉,好。人如其名。”笑着点了点头,谢文茂转身从桌子上的茶壶中倒了一杯茶:“白道长,可知我托人请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乡公请有话直说。”白眉道。

    “好好,道长莫急。”递给白眉一杯茶,谢文茂接着道:“这一次冯家老三的死,让镇子里流言蜚语四起。我们这里此处偏域,人口不旺。能够形成此等规模的镇子,是前前后后数代乡公呕心沥血的成绩。

    今日出了这样的事,一旦无法善终,必然会有大量镇民逃离这个镇子。

    所以,我想请白道长能够出手相助,帮我们解决这场危机。”

    “仅仅是些许流言蜚语的话,我想是不足以让镇民们舍弃家业,不顾一切出逃的。谢乡公,有话可以直说,我不太喜欢被人绕圈子。”

    对于这位乡公的拐弯抹角,僻重就轻。白眉感到些许的不满,既然是想找他来帮忙,那就坦坦白白的说明情况,就这么含糊其辞的就准备蒙混过去,糊的自己帮他解决问题,那也想的太过简单了。

    “唉,不是老朽不说……实在是这件事,难以启齿啊。”背对着白眉,谢文茂长叹了一口气:“罢了,为了青石镇,老朽也不妨让道长看不起一次。”

    声音透着一丝朦胧,谢文茂微微昂起头,思绪开始陷入了回忆当中:

    “那是四十三年前,当时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小伙子。那个年月赶逢百年不遇的大旱,连着七八个月都是滴雨不落,没有雨水,当时所有的庄稼就全部颗粒无收。

    庄稼没有收获,也就没有新的粮食供应。

    无奈大家只能吃着家中的余粮,等待下雨,可渐渐地大家家里的余粮都吃完了,没有吃的,就只能到处挖野菜,甚至是啃草根。

    我记得那年,镇子上到处都能看的被饿死人的尸体,每一家每一户几乎都饿死过人。

    当时镇子上有一户人家姓崔,因为他家那时是做米铺生意的,所以被人戏称过崔地主。在全镇都没有粮食了的情况下,乡公心里明白,这个时间,只有崔地主家还会有粮食。

    之后当时的乡公就跑到崔家去和崔地主谈,可是那个时候,谁会嫌自己的粮食太多。

    借着这个机会,那崔地主趁机把粮价一下提高了十倍,而且只肯卖出一部分。

    虽然价格贵的离谱,但为了救人,乡公还是咬牙买下粮食。

    原本乡公的意思是打算用这些粮食煮成稀粥,看能不能勉强带着大家渡过这次难关。可是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说崔地主家还有很多粮食。

    这下,早就饿红眼的镇民,也顾不上什么纲常律法,人度法度了,直接一股脑的冲进了崔地主家,抢夺粮食。

    在争抢的时候,崔地主的老婆被人失手推到,一头撞在了柱子上,当场死亡,儿子则被人推倒在地践踏重伤而死。

    粮食被抢,妻儿死亡。崔地主发了疯似得驱赶着镇民,可那种情况下谁会管他。

    直到崔地主拿菜刀砍倒了一个人后,噩梦开始了……

    看着举着菜刀,猩红着眼的崔地主,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这些被已经不再正常思考的镇民,清醒又糊涂了起来。忽然不知谁偷偷喊了一句,他杀人了,我们把他杀了,也没错,而且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这话就像是魔鬼的低语,一下子开启众人心里的恶念之门。

    在众人的围攻下,崔地主奋力逃出了家,可镇民们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一路追赶他到了镇外的那片木林地。

    精疲力竭,无处可逃的崔地主,凄惨的望着眼前的这些人,突然发疯似的狂笑了起来:“夺我家产,杀我妻儿。哈哈哈,好!非常好!”

    “今日,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千百倍的还我!”

    手中的菜刀慢慢划过自己的脖颈,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下,崔地主割下了自己的头。

    崔地主死了……被崔地主死前的恐怖行为吓到的镇民无一人为他收尸。

    崔地主死后的第三天,下雨了……雨下的很大,像是瓢泼一样。和雨一起来的还有一位身穿白色僧袍的老和尚。

    老和尚说,我们的镇子怨气冲天,如果不设法消除,四日后全镇将人畜尽灭,鸡犬不留!

    听到老和尚这么说,当时的乡公一下就联想到了崔地主,赶忙求教解决之法。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起因之后,老和尚长叹一声,那崔地主虽然有坐地起价的贪欲之恶,可是镇民将其赶尽杀绝,却更是有失人性。

    在老和尚的要求下,乡公一行人来到了崔地主殒命的地方。

    可一走近那个地方,所有的镇民包括乡公全都惊骇的不敢说话,唯独老和尚面露不忍的宣了一声佛号。

    只见崔地主的尸体倒在一旁,而那被割下的头颅,此刻却不知怎么的被扶了起来,正对着青石镇的方向。

    面朝青石镇,崔地主的头颅上是一幅狰狞如恶鬼的笑脸,我记得我当时凑在人群后面看了一眼,吓得直接就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后,听镇上的大人们说,崔地主的遗体被那位大师就地埋在了木林之中,大师言:每过十年他会回来超度一次,七次超度之后,这崔地主的怨念便可消除。

    之后每过十年,这位大师都会准时来到青石镇,在木林中枯坐七日后离去。

    可是五年前,老朽刚刚当上乡公的时候,一位面容年轻的小和尚突然找到我,说那位大师已经在一个月前坐化,临终前嘱咐他让其赶来这里,通知这里的乡公。

    超度未完,怨念恐复;为保周全,尽快迁移。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十分震惊。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恐惧与惊骇早已随着时间被冲淡,而且那个时候镇子已经步入正轨,甚至是当年的那片木林也成了镇子上人打柴的地方。

    鬼迷心窍之下,我隐瞒了此事。三年前,第四个十年到了,那一年很平静,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于是我就以为,崔地主的怨念可能已经被消除。

    直到今天早上我听闻了冯家老三死在了那片木林,四十多年前的恐惧一下子回来了。

    这或许就是天意,四十多年前我们害死他一家,现在他回来索命了……”

    枯槁的面容上恐惧与后悔交织其上,谢文茂抬起头浑浊的眼眸望着白眉:“白道长,我知道当年的事是我们做的不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过这件事的人很多都走了,只剩下十几个老家伙还在。

    要是可以,我愿意用我们这些老命换取镇子的平安,拜托你了!”

    说着,谢文茂膝盖一软,就要朝白眉跪下。一个箭步冲上前,白眉双手一托撑住了谢文茂的身子:“这件事我大概知道了,具体原因你先不要公布出去,尽量让镇子上的谣言不要再传播,我会想办法的。”

    在谢文茂千恩万谢之下,白眉出了乡公府。走在街上,白眉心中念头闪动,刚才谢文茂说的,白眉大致听懂了,但是有两点白眉很疑惑

    首先谢文茂口中的崔地主是个男子,而白眉昨晚遇到的却是个女鬼,而且照谢文茂说的,崔地主因为没有老和尚的超度,三年前就已经复苏,那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报复?

    难道是两拨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