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再灭一族!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砰的一声巨响,天崩地裂的震动后,一座大山被一名身着白衣,皮肤白净如与的男子随手砸裂。

    一脸阴鸷,这名男子身上的白衣一尘不染,干净的让人心生畏惧。

    冷目望着身旁跪伏着的两名巫族,大巫相柳轻哼一声:“这都多长时间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查到那群凶手的踪迹,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被相柳怒斥的体无完肤,两名巫族长老却一声都不敢吭。

    作为巫族中最为凶残的几尊大巫,相柳的恶名不仅远传外界,在巫族内部也是让无数人惧怕不已,天知道有多少巫族就因为得罪了这位大巫,被其浸泡在了毒沼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请大巫恕罪,我等已经全力在查,只是那伙贼人手段极其狠辣,不仅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就连所有的痕迹都一同抹去,着实是让我等无从下手啊。”

    满头大汗的解释着,两位负责调查的巫族抖若筛糠。

    目光阴冷的注视着两名巫族,相柳的背后隐隐浮现了一头巨大青黑色的九头大蛇,这只九头大蛇满嘴乌黑,粘稠剧毒的涎水不断低落,连续虚空都被腐蚀出一枚枚大洞!

    就在相柳准备让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尝一尝他毒沼的威力时,整个相柳部族所在的世界猛地出现了一阵巨大的震动,一道恐怖地剑光从世界壁垒中横插了进来,轻轻一划,便有无数大山河流被其毁灭。

    眼看着那道恐怖的剑光就要横推向部族人口聚集之地,相柳顾不得惩戒这两个办事不利的下属,两腿一蹬飞跃着半空中,摇身一变显化出了万丈真身,喷涌出如洪水般的毒液扼住了那道恐怖的剑光。

    “何人来我相柳部族放肆!给我滚出来!”

    满嘴乌黑毒液,相柳的九首仰天怒吼,层层浓郁被这一声怒吼吼散,显露除了操控着那道恐怖剑光的主人。

    望着头顶上那雪眉银丝的男人,相柳巨大的心脏狂跳,从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死亡威胁!

    “大巫?”

    负手看着形如九头巨蟒的相柳,白眉轻轻点了点头:“也罢,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就先从你们这些小辈开始吧。”

    自顾取出了那口将妲己吸成了干尸的黑碗,白眉随手一抛,这黑碗迎风便涨,顷刻间便化作了一口遮天蔽日的黑洞,骇人的吸摄力从碗口涌出,将地面上大量的巫族人都吸进了黑碗之中!

    “你究竟是什么人!”

    强自稳住身形,抵挡着那黑碗的吸摄力量,相柳张口大吼,这个雪眉银丝的男人一言不发就直接出手,让相柳既愤怒又无奈!

    “扫平你们巫族的人。”冷目看着怒吼连连的相柳,白眉伸手一点,天空中的黑碗发出的吸摄力顿时成倍增加,地面上无数巫族人再也抵挡不住这股巨大的力量,纷纷惨叫着被吸进了黑碗之中。

    眼看着族人被吸走的越来越多,相柳奋力鼓起了所有的力量,万丈的身形再次暴涨,竟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如同黑洞一般的黑碗。

    “快跑!”

    感觉到自己的血肉精华不断地被黑碗吸走,相柳只得勉力转过九颗狰狞的头颅,对着那些还在地面上发呆的族人们大吼着。

    “跑?即是扫平,那就一个都别想走。”

    竖起一根手指,白眉轻轻一划,一道极细如丝的剑光唰的一声划过了相柳的身子。

    歇斯底里的大吼戛然而止,九对硕大的蛇眸开始迅速变得灰暗,被白眉一剑切掉了九颗头颅,这尊大巫相柳的生命,也随着一同消失。

    庞大的身躯与九颗蛇头一同跌入了黑碗的深处,失去了相柳的封堵,黑碗的吸力再次汹涌而出,将整个相柳部族剩余的巫族人全都吸进了碗里。

    目睹着这样一座人声鼎沸的巫族大部族就这么变成了一方死寂荒凉的世界,白眉的眼中却看不到一点的怜悯和犹豫。

    或许,在万归心消失的那一瞬,白眉心中硕果仅存的温和也随着她的消失,一同堕入了永世不得超生之中。

    吸收了所有的巫族之后,白眉伸手一招,黑碗顿时自行飞回了他的手中。

    望着通体变得更加阴沉黝黑的大碗,白眉转身离去,空留一座已经化作死地的世界以及躲在一旁瑟瑟发抖,不敢有半分动作的守护魔神。

    继巫族三大部族被血屠之后,巫族的一等大部族相柳部族,再遭巨祸。

    这座有着大巫镇压的部族,在一夜之间化作了一方死绝荒凉之地,连带着镇守的大巫相柳在内,足足八千万巫族族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此巨案,顷刻间震动了整个上界宇宙,无数势力纷纷猜测是哪一位巨擘犯下了如此滔天大案!

    众人怀疑的对象,首先便直指了那占据了天庭高位的两位妖族帝皇,毕竟在上界中,也唯有妖族与巫族有着如此仇怨。

    而面对无数势力的猜测,妖族天庭方面则是大大方方的直接承认,没错,巫族的这几次大血案,就是他们干的!

    妖族此言论一处,上界宇宙一片哗然。

    原本这些观望着以为那被屠戮的巫族部族之所以被清理的那么干净,就是下手之人不想被知晓他们的身份。

    可现在妖族这么一承认,那不就是等于把它们之前做的事,全都一举打破了吗?

    巫族方面,在妖族大方承认了就是他们犯下的血屠大案后,两族之间短短十年间,就爆发了不下于百次的剧烈摩擦。

    两方各有损失,而摩擦则仍在继续。

    海魔崖,祖巫共工的修行之地

    这一日,行色匆匆的祖巫玄冥来到了海魔崖,找到了正在闭关修行的祖巫共工。

    诧异于玄冥的突然造访,共工一边将玄冥迎入崖内,一边问道:“玄冥妹妹今日怎么得空来看哥哥我?”

    “出事了哥哥。”取出了一卷斑驳的竹简,玄冥神色凝重的在共工面前展开,只见那泛黄发黑的竹简上,无数细小的痕迹遍布其上,密密麻麻。

    指着竹简上的剑痕,玄冥声音低沉:“这是相柳临死之前以血脉回溯给我的最后信息。血屠我巫族近一亿族人的并不是妖族。

    是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