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我无情?汝不明矣

作者:阳君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蜀山剑宗系统最新章节!

    从昏迷中苏醒后,苏秦带着六年时间却老了十多岁的妻子重返朝廷。

    六年卧床,当年在官场与他相交甚欢的好友们,没有一个人对他伸出援手,让苏秦彻底看清了人世间的冷暖。

    回朝之后,苏秦凭借自己的能力,再次展现出了让燕国国主瞩目的才华,职位也是越做越高,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朝堂的高处。

    在苏秦四十岁生日的那天,燕国国主的寝宫里,苏秦握着睡卧在龙榻上的国主手掌,面色平静的接过了气若游丝,即将升天的国主留下的遗诏。

    “国主薨,立遗诏。命三殿下承国主之位。”

    颤颤巍巍的宣读着遗诏,身为已逝国主的亲信侍从,大内官满头大汗的将遗诏向朝内百官宣读。

    “苏……苏太尉,遗诏……遗诏读完了。”

    满眼畏惧的望着身旁一脸漠然的男人,大内官颤抖着将手里的遗诏递给了苏秦。

    “大内官做的不错,本官受国主委托,辅政新主,日后宫内事宜,还望大内官多多配合。”留着寸长的青须,四十岁的苏秦俨然与当年的文弱书生判若两人,身居高位的威严气质和那双漠然的眼神,让所以面对着这位燕国太尉的人,都会由衷感到一种胆怯。

    “太尉哪里话,小人虽是大内官,但不过是伺候国主的奴才而已,太尉要小人做什么,直说便可,小人无敢不从。”

    深深的俯下身子,大内官不敢直视苏秦的眼睛,因为他明白,眼前的这位,在老国主死后,已经是燕国的天了。

    老国主薨逝,新国主即位。

    燕国的朝堂上,文武百官望着坐在国主位置上不过四岁稚童的新国柱,又看了看端坐在一旁,名为辅政的苏秦。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敢问太尉,先主遗诏为何要立三殿下为新国君,三殿下年幼,不过四岁。而大殿下明明已然成年,又有明君之才,国主为何不立大殿下为国君。

    究竟是先主执意如此,还是……有人私换了先主遗诏!”

    面露愠怒的郎中令,怒视着苏秦,话里的意思直指苏秦偷换遗诏,为自己的摄政行为铺路!

    “放肆!太尉乃先主心腹,先主生前对太尉最是信任,太尉一心为民在民间极具声望,怎会偷换先主遗诏。

    王长茹,你如此污蔑太尉,是不是有人指示的!难不成是大殿下!”

    王长茹的话音一落,苏秦尚未搭话,另一名朝官便跳了出来,大骂斥责着王长茹,甚至是怀疑王长茹是否是受人指使,矛头一下指向了大殿下的身上!

    “你放屁!史立轩,先主生前何等圣明,怎么会做立幼不利长这等荒唐之事……”

    “放肆。王郎中令,你敢说先主荒唐?”

    这边王长茹被史立轩一激,出言有误。端坐在上方的苏秦随即出声喝止了王长茹。

    “下官失言。可是……”

    “没什么可是。来人,王长茹辱骂先主,蒙悔圣恩。现将其革去职位,打入天牢候审。众卿可有异议?”

    根本不给王长茹解释的机会,苏秦一声令下,朝堂内侍上前,直接将这位郎中令给押了起来。

    “我等无异!”

    望着头顶这位权倾朝野,已是燕国之天的太尉,朝内的百官无一敢与之抗衡,甚至连坐在一旁的燕国大殿下、二殿下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言语。

    一个月后

    出使齐国的燕国丞相回归,当其听闻先主薨逝,却立了四岁的三殿下为新国主后,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气的差点当场破口大骂。

    当晚,这位孔紫松丞相便去了太尉府。

    那一晚,有好事者在太尉府的墙根下,听见了孔紫松与苏秦大吵了一番,最后孔紫松摔门离开了太尉府。

    隔日,丞相孔紫松以自己年老体弱为由辞官隐退,国主批准,这位为燕国奉献了四十年岁月的老丞相就这么毫无声息的默默离开了燕国。

    一年后,在新国主的再三要求下,太尉苏秦被封为丞相,总领燕国大小事务,国主以相父相称。

    三年后,楚国与燕国发生征战,不到半年的时间,燕国连丢七座城池,三分之一的疆土论为他人之物。

    为了对付强大霸道的楚国,苏秦亲自前往赵、徐、魏、韩、晋五国,联和五国之力一起抗楚。

    以自己惊人的口才和抱负想法,苏秦终于赶在了燕国彻底被楚国征服前,带着五国联军将楚国打退。

    合纵连横,齐力抗楚!

    在见识到苏秦的才华之后,赵、徐、魏、韩、晋都予以了苏秦极高的权力,配以相印加身。

    六十岁生日那年

    腰系六国相印,在外征战了十余年的苏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见到了自己已经足有八年未曾相见的妻子。

    年过花甲,又加上常年外在奔波,六十岁的苏秦已是白发苍苍,看着和自己的妻子,反倒是般配了不少。

    看到自己的丈夫回来,苏孟氏先是一愣,随后眼眶便止不住的涌出了水雾,一边擦拭着,一边帮苏秦卸下身上的盔甲。

    夜晚

    未能长寐的苏秦侧过身子看着身旁的妻子,对待旁人一向都已威压苛刻的苏秦,这一刻却展露出了一丝暖心的笑容。

    在家待了没有半个与,苏秦便再次上了路。

    八个月后

    苏秦正在陷龙谷组织一次对楚国大将卫寒的绞杀,可就在他即将成功的时候,探子却突然来报,楚国突起异军绕过了前方城池,杀向了燕国国都,并且已经快要攻破防守。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秦整个人都蒙了,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双拳握紧的苏秦,内心正经历着一场疯狂的抉择。

    是留在这里继续将卫寒绞杀,断掉楚国的右臂

    还是立刻领兵回防,返回燕国国都

    “继续攻击!”

    眼中的挣扎被镇压下去,苏秦咽下一口鲜血,沉声向着传令兵命令道!

    半日后

    楚国大将卫寒与陷龙谷被苏秦围杀至死,卫寒一死,楚国等于断了一臂。

    同时间,燕国国都被楚军攻破,除了皇宫因为禁卫军的拼死抵抗外,整个燕国的国都都遭到了屠城,平民无一幸免!

    “后悔吗?”

    六年后,卧病在床弥留之际的苏秦恍惚间来到了一片纯白的空间里,在他的面前正是年前时候的妻子。

    “不后悔!”

    直视着妻子,苏秦言语坚定,眼神更是没有半分摇晃。

    “我还比不上那个卫寒?”

    面露悲愤,苏孟氏大步走上前,看着近在咫尺,脸上没有一丝后悔之意的苏秦,苏孟氏的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没有回答苏孟氏,苏秦默默的没有出声。

    一只紧盯着苏秦的眼睛,苏孟氏脸上的悲愤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蔑视:“又是一个无情之人,尔等卑劣,也敢来此,死吧!”

    抬起右臂,苏孟氏的指尖宛如尖刀一般,嗤的一声抓向了苏秦的胸口。

    啪!

    “我无情?是你不懂而已!”

    垂垂老矣的面容一瞬间变得年轻起来,苏秦的一双英武眉宇也在呼吸间被一层刺目的雪色侵染。

    抬起头,抓着苏孟氏手臂的白眉微微一笑:“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本宗唬入这幻境之中,你有点本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